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28】

你有病,我有药,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你看这道菜——

群英荟萃!





刘小别是个聪明人,其表现是他在唐昊叉着腰满屋子乱走,担心邹远担心得直扯头发的时候,静悄悄地撤离了寝室。他一出门,看到蹲在地上仰起头虔诚望着他的孙翔。

“你瞅啥?”

“.......瞅你咋的。”

刘小别觉得他俩的口音设定发生了偏差,于是严肃认真地调整了一会儿,扶着门框俯视孙翔道:“哥去大操场打个球,邹远一会儿回来,前方情报就靠你了。”他刚抬起长腿要迈步,孙翔跟迪斯尼电影里那帮跳舞的狞猫似的,刷一声伸出他左腿恶狠狠拦住刘小别去路,脸上露出地痞流氓一般虎式微笑。

“不许走。”他使出平生酷炫之力,比出一根中指咬着牙说。

“要死一起死。”

“...................”

在他脑袋顶上,刘小别面无表情地抬起右腿,再抬起左腿,跨了过去。

“舍友本是同林鸟。”

他语带怜悯地摸了摸孙翔脑袋顶,展现完最后的温柔,瞬间抱起新买的教材一溜烟小跑而去。而孙翔顶着鸟窝似的头发保持着压腿似的姿势,蹲在门口望着已经在窗口站成一块望邹石的唐昊,深思熟虑。

“........................下面那句是什么来着。”

 

但孙翔还是跑了。

主要是他看到邹远脸上红扑扑地从道口一出现,就隐隐有种要坏事的预感。关键是邹远还喊了一嗓子:“孙翔?”

他喊这么一声不打紧,唐昊立在窗口的身影还跟着动了动,转过去看着门的眼神带着几分迷蒙,像是坐在最后一排高度近视忘了戴眼镜,点起来回答问题时候看黑板都扑朔迷离的高中生。卧槽孙翔可害怕了,竖起食指压在嘴唇上嘘嘘嘘嘘嘘这么一串地低声喝着,从邹远面前跑了过去。

跑下楼梯,跑出西校门,孙翔抓了抓头发。

三思而后行。

一.

二.

三.

他伸手拦出租,去周泽楷家。

网络作家家的暖气开得跟不要钱似的,周泽楷穿着长袖白t恤,盘着两条修长的腿坐在沙发上,垫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整个人都没什么力气似的松松垮垮,还不住打着呵欠。唯独两只手飞速敲击键盘发出剧烈响声,像是兀自脱离身体自行运转一般。孙翔从屁股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利利索索地拖鞋穿着袜子跑进去,嘭一声坠落在周泽楷坐着的软乎乎的沙发上,整个人被反作用力弹起来又落下。

周泽楷只是身子微微动了动,停下一只手来揉了揉眼睛,微微地笑。

“你来啦....”

他好像很高兴。孙翔呆呆地想。

周泽楷很高兴,他也就高兴,莫名其妙,不问缘由。

可周泽楷说完了之后还是笑笑地看着他,眼睛里头有点暖乎乎亮晶晶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却让孙翔心里头一颤。他实在是不习惯这种温馨又有点酥麻的气氛,僵硬地舔了舔上唇,思索着可以打破僵局的话,却破天荒被不善言辞的网络作家抢了先。

“孙翔。”周泽楷认认真真叫他的名字,微微抿起上唇。

“不生气?”

这人说话特别难懂,跟禅语似的,突然来这么一句你还得理性和感性并重地去进行一番深度分析。孙翔想得胸闷气短还不是很懂,只好不耻下问:“.....什么气?”

周泽楷歪着头想了想,轻轻把电脑从腿上搬下去,放在茶几上,转个头的功夫就把孙翔的脸捧住了。他的指掌保养良好,没有什么茧子,温度却低。稳稳贴在孙翔在风中跑了一阵发着点烧的脸上,遮住他的耳朵。孙翔更加莫名其妙了,皱起眉头扬起半边眉毛看他,说:“哎你这样我可听不见了啊。”

他嘴里这么说着,听不见的人却反倒像是周泽楷。他坐在孙翔对面弯着眼睛甜甜笑着,俯下身去轻柔地亲了亲孙翔唇角。然后他移开脸,捂紧了孙翔的耳朵,张开嘴。

“.........”

孙翔什么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太小,而他的耳朵被捂得太紧。他只觉得嘴唇上像是落下过一只羽毛,轻巧地扫过去又走,心里的一个角落突然就跟着一起空了。

他忽然有点不太高兴。

 

回头再看233寝室。

食物链顶端的邹远是什么人,一眼看见孙翔跑得跟兔子似的,心里明镜似的,就知道今天这风向要变。甭管东风西风,唐昊一准要犯人来疯。他在232寝室门口站了一会儿,自然而然地转了个身,走过回廊冲着楼下还呆呆仰着头看他的于锋大明星似的招了招手。

于锋傻乎乎地看着邹远从楼梯上下来,以为他忘带钥匙了,迎上去说:“怎么了?”

后辈嘴边上含着一抹似绽非绽的笑。

“想和前辈多待会儿,不行吗?”

好人学长简直被他这暗含上世纪九十年代台言风范,字里行间又淡淡透着些日式煽情的说话方式给镇住了,抹了两把脸,纠结地苦着脸说:“...................大概........行。”

好人学长,今天也依旧是个好人。

他俩亲亲热热肩膀碰着肩膀走了好远,邹远忽然停下来,背着手看他:“学长,咱们接着刚才的复习吧。”

闻言于锋一愣,心说他们刚才哪有什么复习啊,关顾着干那事儿去了。可他想着想着脸上藏不住,从双颊一直红到耳根子上,作为前辈做不好榜样荒淫无度,他自己引以为耻。遂站直了身子挺直了背,板起脸训斥邹远:“我说你能不能认真学一会儿啊,绩点还要不要了!”

这种闹着玩儿似的的责骂可吓不着邹远。他脸上笑意丝毫不退,眨了眨眼睛四处看看,赶着走了两步到于锋面前,一倾身子,朝着他耳垂上吹了口气。

“绩点当然要。”他带着点俏皮的声音响起来,于锋的耳根子都要麻了,刚要闪开身抢话道一句那你就给我好好复习!不要成天的想这种劳什子!有什么事儿都等考完试再说!

没成想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邹远小同学还有话没说完,两只看上去软软白白却劲大得能掰翻他们班熊胖子手腕的长手扳紧了于锋肩膀,趁四下无人,居然还有胆子在那人颈侧细细舔了一口。

“学长....我也要。”

他抓着于锋不放,好似鹰攫兔子,立场坚定。

“....................”

FU*K

于锋想。

于锋也只能想想了。

 

邹远凶猛。肉食中文系,可怕。


而在233寝室窗口,唐昊仍背手远眺,思及老乡小绵羊堕入饿狼于锋虎口,心如刀绞,呜呼哀哉。

万里春色藏不住,极目楚天舒。





评论(6)
热度(115)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