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27】

光阴如箭,岁月如梭,眨眼都到了27章。

回首往事,该吃药了……




邹远觉得阳光有点刺眼,但又好像不只是阳光——还有点别的东西正灼热地烤着他似的,简直要在他身上烧出个洞来。可他四下看了看,却什么可疑的东西都没有。

于锋和他虚虚握住的双手忽然紧了紧,“怎么了?”

“没事儿,”邹远把文件夹举得更高了些,平平静静地抿出一个微笑来,于锋便也觉得阳光灼眼,惶惶然地闭了眼睛又跟邹远的嘴唇贴到一起。

明明是冷得不能再冷的寒冬,可阳光烈成这样,却也不是不令人高兴的东西。

邹远跟于锋在M记对付了一餐,幸亏没碰上什么熟人,邹远吃饱喝足地撑着下巴,可乐吸管被他咬成了扁扁形状,挤在牙齿间发出一点点轻微的吱呀声,“学长,下午我们去哪儿逛?”

于锋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坦白道:“不知道。”

他们俩之前同在一个部门,一起出门采购或是闲晃也不是一次两次,原本都是顺其自然想做什么做什么,从没感到过尴尬。但如今和邹远有了那一层关系在,他就总觉得任何行动都笼盖上了一层莫名意味。

这是和他的男朋友在一起,每当想到这个事实就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约会”,这个词光是听起来就能让于锋这个处女座的大老爷们儿彻彻底底地红了脸。

后来他俩还是决定出去随便晃晃,商场楼外面赫然一片阳光灿烂,两个人肩并着肩走在万丈光芒下面,好像什么也不用怕,什么也不用躲。

邹远斜挎着帆布包,两手背在身后,颤颤巍巍地想往左伸出去够于锋的手,但试了好几次,总是胆量不足似的,事到临头又缩了回来。最后于锋总算注意到他脸颊泛红,故作大方地一把牵上邹远的手——可他自己掌心里面,也浸透了湿漉漉的汗水。

邹远侧过头看到商场墙壁上硕大海报,女明星对着他笑得灿烂无比,可过了数秒不到,百叶呼啦啦翻转过去,恰似海面上一阵难止的劲风,吹着风帆一路席卷——漂亮人像整个消失,留下来的是海浪汹涌之上的船和鸥,一股脑儿地冲向了炎炎烈日。

邹远没注意到底是什么广告,只是心里觉得这世界平平坦坦一片开阔。

于锋看他脸上浮起笑容,就也悄悄扬唇一笑。

 

但邹远还不知道,他回寝室之后会遭到怎样的严刑逼供。

 

刘小别自己瞎盘算了一路,在路边买饮料的时候许斌才戳戳他的脑门,问他想什么呢。刘小别犹豫片刻:“亲爱的,你说,基佬会不会传染啊?”

许斌白他一眼,“别叫这么恶心。”

“咳……刚才咱俩不是从麦当劳过嘛,我看见两个男的凑在一块儿亲嘴儿……嗨,你猜怎么着,有一个是我室友!”他唏嘘不已,“妈的,就是最老实的那个,我平时老跟你说是我们寝室里除了我以外唯一一个智商正常的那位!想不到啊,想不到啊!”

许斌有了点兴趣:“跟他在一起的是谁?他原来没跟你们提过那人?”

“怎么没提——他天天说,那人是他社团前辈,俩人成天的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我靠该不会他俩在那么小的房间里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了吧?!”

“你别把别人想得跟你一样没谱行不行?”

“我怎么没谱了?”刘小别振振有词,忽然又低头叼着许斌那杯饮料的习惯嘬了一口,“再说了,我没谱你也喜欢我,是不是啊许老师?”

许斌抬手给了他一个脑奔儿。

“人家天长日久培养出感情来了,怎么着?你嫉妒?”

刘小别的眼睛跟探照灯似的刷地一亮:“肯定不是——许斌,媳妇儿,亲爱的,从实招来,我关心我室友,你是不是吃醋啦?”

许斌看周围没人注意他们,就凑到刘小别耳朵上,嘴唇贴着他敏感耳根小声说了句话。刘小别以为许斌大庭广众之下要跟他诉一诉衷情,乐得花儿一样,可没承想许斌贴的那么近,伴着嘴里温热呼吸吐进耳中的却是三个字:

“傻帽儿。”

——咳,反正是自家男人,怎么骂他都乐意。刘小别自己心里弯弯绕转得倒是挺快,立刻就给自己找好了台阶下。

许斌看他没头没脑傻乐的模样,实在是觉得当代大学生的前途堪忧。

 

刘小别一阵风似的回了寝室,邹远果然还没回来,脸上扣着书睡觉的换成了孙翔,唐昊不顾旁边睡死过去的队友大呼小叫地打着游戏。

“堕落!”刘小别站在寝室门口,痛心疾首,“大好青春就被你们这样浪费掉了!堕落!”

唐昊匆忙地一抬眼皮,游戏里正好被谁轰了一炮,骂了一句就继续在键盘鼠标上大爆手速。

孙翔开始打鼾。

刘小别决定换个语气。

“亲爱的盆友们,你们造吗?我们的室友小远,他恋爱啦!”

唐昊一脚踢掉了电源:“我靠?!”

“唐昊你妈比动静小点不跟你一个床都要被你震醒了!”

刘小别心满意足地放下从许斌家楼下商店拎回来的水果,脸上散发出柚子皮一样灿烂的八卦之光。

唐昊跟邹远是一个地方来的,大一开学前在同乡群里还搭过话,后来分到了同一寝室之后差点就把对方当成亲人——虽然后来大家二逼本性暴露,谁也没那个脸说别人。唐昊后来受过他妈嘱托,小远看起来这么老实,可千万照看着人家一点,唐昊天生一颗拯救世界的超人之心,觉得关心邹远实在是个小任务。

唐昊跟孙翔都竖着耳朵坐在床上,等刘小别把事实和盘托出。

“我今天跟许——跟别人去逛街,正好经过一家麦当劳,我无意中扭头一看正好看见了邹远——他跟一个人坐在窗边,拿了本书挡着,脸对脸正亲着呢!”刘小别慢悠悠地卖了个关子,“你们猜,那个人是谁?”

唐昊“卧槽”一声,“我们认识?”

刘小别:“当然。”

孙翔现在一听到接吻就想起头两天他跟周泽楷亲上那事儿,红着脸想了一会儿之后,他忽然福至心灵醍醐灌顶,一拍床板大喊道:

 

“于锋!”


评论(5)
热度(91)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