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26】

跑起来胖友们!生命在于运动!



 

 

快乐又逍遥的一个学期眼见着快到了底,孙翔虽然没有被刘小别抓出去游街,却也没空再去周泽楷家;妹子的电脑修好之后唐昊也就老老实实和人家断了联系,往后人家问起,他也只是眼神游移一阵,翻个白眼:

“连她叫啥都不知道,有毛好发展的。”

刘小别点评一个字:怂。

唐昊想揍人,忍了许久,认了。不是别的,他自己也觉得这事儿上,他有点怂。

但没办法。

他自我安慰道。

——期末考试要来了,要好好学学天天向上,不能分心。

尽管233除了邹远之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句屁话,刘小别自从圣诞之后像是被打开了异世界的开关,每周末都外宿,美其名曰:“我这是找老师补习。”

邹远捧着书盯着他:“问题一,哪里的老师需要你住在他家补习?问题二,四六级考试已经结束,你专业课学的这些东西要怎么补习?”

刘小别抓抓头发,站在屋子中央朗声表扬今天天气真好,万里无云。孙翔从外面阳台收衣服回来刚想说今天的雾霾弄得自己嗓子都痛,闻言惊恐地从上到下打量了刘小别两轮。在他身后,唐昊拿一本传播学导论遮在脸上,复习得呼噜声此起彼伏。

但嘲讽归嘲讽,刘小别的格言是:脚长在我身上,学校大门朝西开,我想去哪儿你管得着吗。

没人管得着,所以刘小别又出门了。

屋子的主人系着围裙在灶台边烧排骨,一进屋就是满鼻子的肉香。刘小别心满意足咂咂嘴,踩着合脚拖鞋大步进屋,拉开门进厨房:“许老师我来——”

“卧槽,出去!”

许斌正忙得不可开交,一看到这个专注炸厨房二十年的家伙流窜进来简直头痛得不知道该怎么好,只能往外头赶人。任刘小别再怎么想给媳妇儿帮把手,思及过往那些不幸牺牲在自己手下的美食,他只好在沉默中小步退出,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复——

复习个毛。

就在这么一进一出的功夫,刘小别带来至少也要装装样子的专业教科书,和沙发一起,“爆炸”了。

而炸弹的引线是,许老师家新近养的一只萨摩耶。

这只萨摩耶长相极其甜美,那双杏眼简直回眸一笑百媚生。可刘小别自打第一天领它回来开始,这玩意就在许老师家中作威作福:一会儿把客厅里插花的花瓣全扯掉,营造大狗过境百花残之态势,再等刘小别辛辛苦苦把花瓣及其碎片全扫干净了,第二天它又把卫生间里长长一卷卫生纸扯出来一层一层绕在脑袋顶上,伪装成一朵头戴莲花的女子。

我呸。

刘小别气得狠揍了这破狗一顿,从此改名叫丫暴君。

他的许老师真真是个难得的好脾气,即便如此也没有生暴君的气,好吃好喝供着,还叫刘小别留着力别把狗给打坏了。暴君生了刘小别的气,从此只和许老师黏黏糊糊,承欢许老师膝下。每次刘小别想过去抱着许老师亲热一会儿,它就哀怨地抬着爪子扯住许老师裤腿,叫声如泣如诉,恰似离了洪洞县的苏三。

而在许老师不在家的一些日子里,刘小别则被深情喊饿的暴君逼得只好躲进厨房按照许老师留下的便贴做所谓的“营养餐”。

一做,就把好好的食材做成了精。

许老师回来之后认认真真看了他好久,最终只叹了口气,在刘小别肩上不轻不重地拍了拍。

刘小别.................

刘小别感觉自己被小看了。

从此刘小别更讨厌暴君了。而吃不到营养餐的暴君也更讨厌刘小别了。这个矛盾就这么一直积蓄着,激化下去,寻找爆点。

于是在这天——

放着刘小别教科书的沙发,爆炸了。

暴君哼哼唧唧地打了个喷嚏,拿前爪擦拭着鼻尖上棉絮,耀武扬威地瞪着刘小别。刘小别愣愣地看着自己化为一摊破纸堆的教科书,半晌还没反应过来,哗啦一声厨房拉门打开,许斌出来了。

结果这次暴怒的不是刘小别,成了许斌。

刘小别当时想,大约是因为这人是个当老师的,对于教材有种天然的珍惜,看到暴君如此之顽劣,自然要着急上火一番。暴君被许斌按在沙发前揍得嗷呜乱叫,才知道犯了大错,吓得浑身发抖,后知后觉地蹭了许斌老半天。许斌打完了又心疼,抱着呼噜了好一会儿毛,最后说:“下次别这样了。”

暴君埋在他怀里可劲蹭脑袋,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结果这件事导致的直接结果是,他俩下午吃过饭又得出去挑新沙发,再帮刘小别买教材应急。刘小别倒是乐在其中,趁着下楼时候抓着许斌的手自我陶醉了好一会儿,又问:“许老师,你是不是看到我那些书被撕了,心里特难受啊哈哈哈。”

许斌看看他,笑。

“你怎么就没自信说,因为是‘你’的书,我才特难受呢。”

哎呦——

我。操。

............

刘小别又被这男人的直球给弄得满脸通红,好一阵紧咬牙说不出话来。

说不出话他只好到处瞎张望。路过购物中心的时候无意间一抬眼,看到一楼麦当劳靠窗角落上坐着一对小情侣:手特别白的那个举着文件夹挡住光线,两人躲在人工制造出的阴翳下吻得难舍难分。

啧啧啧啧。

他缩了缩脖子,为了个人隐私着想没指给许斌看,心说这可真是春天要来了。

等走了几十米开外,他忽然意识到点什么。

等等。

等等等等等。

.............

那他妈是邹远和他那个好人前辈啊?!!!!!!!!




章末附上刘小别的美食制作过程一张。(笑)

摄影/制作By我の朋友


评论(6)
热度(79)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