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喜福会(1)

写着玩,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就是,搞笑嘛。诸位看的开心就好了。

TIPS

1.这章中间有段借梗《黑社会老大的超能力女儿》,给大家强推这部漫画☆

2.全员向

3.本文正篇可能涉及CP:黄包韩叶喻王刘许(羽策)(锐),乐平(敬言)(波涛)

请注意CP,祝您食用愉快。






1

 

电话响的时候黄少天正在睡觉,一转身,手臂重击在一个不明物体上,梆一声响得他腕骨都震痛起来。一大股隔夜红烧牛肉面的诡异香味扑鼻而至,恰似独特叫醒音乐。他裹紧了被子闭起眼深嗅两下,肠胃是时候高亢地吟唱起了饥饿之歌。

手机咕咚一声被他屈起来的两条腿踢飞到了地板上,打电话来的人耐心依旧,显然不是叶修就是喻文州。

黄少天痛苦地呻吟两声,抱住膝盖在被窝里磨蹭两下,以蜗牛赛跑一般速度伸手,撑住冰凉地板。

“嘶——”

冬季地面,温暖肉体。

简直如同满清十大酷刑。

然而手机还在不厌其烦地扭动着宽敞扁平的肚子。

划开接听键的时候黄少天声音嘶哑性感,仿佛天生烟嗓的实力派影星,又好似历经多次安可之后筋疲力竭的天王级歌手。

“哪位?”

就算听到听筒那头的江波涛和和气气地用他那种婉约派语气问好的时候,黄少天也是一点都不惊讶。

半分钟后黄少天惊讶了,当然也不是因为江波涛。

 

叶修今天遭遇了“被”换班。

实话实说,发自肺腑地说,今天本来就是不该叶修当班。刚连续在工作岗位上奋斗了五天凭什么还要接着加班啊?领导还有没有人性?上头还有没有精神?可不管领导再通情达理,上头精神再如何声嘶力竭,一遇上韩文清那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千篇一律的臭脸,全都玩完。

“分房文件下来了,你再处理一下,加班费一分钱不会少你的。”

这话叶修不太爱听。

“我是这么没品的人吗?为国奉献为党牺牲就图区区几百加班费?”

他刚想这么掰扯两句,就对上韩文清不耐烦视线。

于是乎——

于是乎他掰扯得更起劲了。

“老韩同志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说的哪里不对?领导同志指出一下,我也好改正。句句实话,有道理没有?”

韩文清指着门。

“去做事。”

叶修耸耸肩,两手插兜朝着门口晃悠而去,片刻之后又晃悠回来。

“领导,请示一件事儿。”

“说。”

“请把我的办公桌暂时设为不禁烟区。”

韩文清抬起眼睛扫他一次。

“想得美。”

 

叶修的不禁烟要求遭拒,感到了一小点缺憾。可他前脚刚跨出领导办公室,屁股还没挨近自己那舒适皮椅的边,黄少天就带着一阵狂风从外头冲进来了,啪一巴掌重重按在他桌上。

“叶!修!你个混蛋!傻逼傻逼傻逼傻逼!”

改动一下一个总也上不了头条的男歌手的专辑名,叶修他,生来从容。坐人事部办公室坐久了,什么破事儿也只能让他动动眼皮。从容的叶修从容取出烟,打火机掏到一半意识到点什么,咳嗽一声拿下烟条来,镇静道:“怎么了?”

“说好的指标呢!说好这次分房轮到我了呢?!驴我是吧?!以为我是外地人就好骗了!是吧!我靠,我还真就不信了我跟你说,你今天不把分房这件事跟小爷我好好解释清楚了,我就不走了!”

叶修这时候稍微动了动眉毛。

他发现了华点。

“黄少天。”

“搞啥!”

“你先冷静,我问你。”

“啊?”

叶修扬了扬手上文件袋。

“分房指标现在还躺在密封文件袋里,我刚从尊敬的领导老韩同志那儿拿到,你现在和我说说。”

他啪一声,把档案袋拍在桌上。

“你是怎么知道你没分到房的?”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站着不动。

他现在一点也不紧张,一点也不。只是他此时此刻此分此秒,大脑里瞬间飞速运转,开始反复思考着一件事:

——江波涛,究竟是炸着好吃呢?还是炖着好吃。

 

是夜,他与自家老同学喻文州畅谈人生路。

“你小子现在好了,早脱身早富裕,开开心心走一条直线,舒舒服服奔上小康道路。可我呢?”黄少天耸耸肩,“五平米全方位多功能卧室,每天上班赶不上七点十二分地铁必迟到,赶上了就是活活在一号线被挤成人干,我图个什么我。”

“嗯...”

京城私企老板喻文州长长嗯——了一声,拿起酒杯慢慢把玩,半晌回了句。

“那分房指标,有你吗?”

“有。”黄少天秒答,但声音仍旧不太高兴,“叶修那家伙本来都说要替我瞒过去了,结果还是被韩领导同志明察秋毫,啧,上头说要研究研究再议。”

“希望很渺茫啊这下。”

喻文州喝了口酒,慢慢说。

“卧槽可不是,等我周一上班见了江波涛那家伙我跟你说,我绝对要把这小子给生吞活——”

“抱歉啊。”

喻文州冲他愧疚一笑,站起身接起震动个不停的电话,尚不忘拍了拍黄少天肩膀。黄少天整个人都有些颓废,额头贴在桌板上停了一会儿,手指不安地敲击着桌面。他像是蓄力似的,肚子里堆满了话却不知道该向谁倾吐,只好哼着歌缓解情绪,等喻文州回来。

然而喻文州还是没有回来。

卧槽好烦。

烦。

烦。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正好与慢条斯理擦着桌子的酒保四目相对。他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忽然一个男人挥舞着双手从外头跑进来,一边跑一面喊:“方老板!方老板!”

酒过三巡,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黄少天已经有些小迷糊了。作为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他揉揉眼睛看着那酒保方向。刹那间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却发现那人眼神凌厉起来,温度骤降至冰点以下。这种仿佛修罗将至的杀气令和平爱好者黄少天十分惊讶,刚想支撑着站起身挪动几下,背后却被人猛拍一掌。

此掌功力深厚,久坐办公室的小职员黄少天几近吐血崩溃,新仇旧恨翻涌而上,霎时之间心口火焰四射。他一个转身猛地揪住身后人衣领。

“你他妈搞啥!”

被揪住的人丝毫不恼,冲着他歪了歪头,两只手轻飘飘在黄少天手面上一搁,微微握住。自两手腕部蓦地传来一阵钻心疼痛,迫使本有雄心壮志想要干架一场的他呲牙咧嘴地松开了手。

卧槽...这人真练过....

结果那人嘿嘿一乐,伸手亲热拍了拍黄少天肩膀。

“方老板!今天格外有进步啊!求喝你上次说的新品种鸡尾酒,有还是没有啊?”

什么方老板...?

按道理这间清吧早过了打烊时间,因此室内光线格外黯淡,黄少天又有点醉意,因此怎样也看不清那人脸孔。只听见酒保在他身后说话,字里行间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思:

“对,方老板说他对这酒得意极了,立刻就能做给你。”

掌心里头忽然被塞了些奇妙物件,凉丝丝的触感。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做他想,就在迷糊中被推搡着进了吧台。那酒保犹豫了一会儿,在他耳边特别不好意思地说了句:“请您原谅。”

原谅....啥?

“拜托了,帮个忙....照我说的做就好。”

什么啊....

黄少天特别想睡,他微微垂着脑袋听那人说话,什么酒和什么酒先倒进去,如何摇晃,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机械又规矩。渐渐地,手上像是来了些灵感似的,上上下下倾倒酒液时候,竟有了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感受。黄少天隐隐约约觉得自己酒醒了些,连步子都能站稳当了。

“好....嗯,倒进去就好了,麻烦您。”

小意思嘛!

黄少天露出大彻大悟表情,哗啦一声隔开面上瓶瓶罐罐,把那调好的酒液干干脆脆倒进杯中,又在身后人惊异目光中兀自掳上袖子,给杯口夹上一片小小柠檬。随后淡定笑着把红红白白一杯还冒着气泡的玩意儿送到跑进来坐下的青年面前。

“您慢用。”

青年猛点两下脑袋,两手握住高脚杯细长颈部,一气倒入口中。

黄少天单手支撑着下巴看他。

身后酒保眼睛都直了。

青年一口闷下,用力拿胳膊蹭了蹭嘴角,动作豪迈好似梁山好汉。

“哎呦!好喝!!不愧是方大师!”

此时喻文州终于结束了那个漫长的电话推门进来,脸上带着点无法掩饰而又难以言说的微妙幸福表情,低头看路随口说着抱歉抱歉。等他进门站定一抬脸,看到的却成了在吧台之后,在酒保呆滞目光之中,带着CEO般恬静微笑镇定地与男青年握手,接受后者滔滔不绝溢美之词的黄少天。

仿佛在他接电话期间清吧之内风云变幻,时间已过百年之久。

恰似依然升职加薪,买车购房,出任总经理,迎娶CEO的黄少天抬起头,扯起半边嘴角,慵懒地冲着他比出一个V。

然后,打了一个长长酒嗝。

喻文州带着他独有的云淡风轻笑容冲着吧台后老友微微颔首示意,一面以不引人注意动作轻轻在自己胳膊上捏了一把。

哦。

Thanks God,现实万岁。

 






TBC?


评论(7)
热度(51)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