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25】

周泽楷到他们家人民大会堂那么大的厨房里鼓捣了大半个小时,终于端出来一碗颜色有点偏深的鸡蛋羹。孙翔端详片刻,抬头问他:“勺子呢?”

周泽楷变戏法似的摸出一根勺子,孙翔深刻地怀疑了一下他是从哪儿掏的,但鉴于勺子上没有异味——没有他以为的那种异味——他就忧心忡忡地舀了一勺鸡蛋羹。脆弱的奶黄色固体在他勺子上颤颤巍巍,他啊呜一口咬下去,熟的。

味道比他想象得好一点。至少没糊,至少没多加盐,至少……好吧还挺好吃。

“不错啊一枪穿云大大,新技能get了?”孙翔叼着勺子把儿呼噜呼噜地说话,神态活似一头餍足的小京巴儿,“三日不见刮目相看,下回我再来你还能不能学会新的?”

周泽楷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还是真的在考虑这个提议的可能性,温和地看了孙翔半天,才抿起嘴来笑了笑:“我尽量。”

孙翔一时被他看得脸有点红,扭过头去拼命吃完了那一小碗鸡蛋羹,再一回头端着碗往外走:“给你好评,我去刷个碗……对了你自己是不是还没吃?我给你……泡……”孙翔想起自己发下的豪言壮语,决心不拿方便面摧残心爱的写手大大,可他又确实从小不沾阳春水,他妈让他剁个黄瓜都能光荣负伤,“……那我给你叫个外卖?”

周泽楷扑哧一笑:“不用,我不饿。”他又顺手把孙翔手里吃得干干净净的白瓷碗接过来,“这个,也不用你。”

孙翔虽然没心没肺,但起码的尊严还是要讲的——饭是周泽楷做的,碗是周泽楷刷的,那他成什么了他——周泽楷他儿子?!

有理想有追求的当代有为大学生孙翔同学一个猴子偷桃把碗抢了回来,“我刷。”

周泽楷对他有点无奈,但还是坚持着自己来刷,试图从孙翔手里拿回那只碗。

俩人僵持了一会儿,孙翔极其迅速地大喝道:“外面有唐昊飞过去了!”趁着周泽楷没搞清他到底在胡扯什么的时候,抱着碗水蛇一样地从周泽楷手里蹿出去了……

然而碗没拿稳,光滑的瓷器没能和他手心纹路产生什么有效果的摩擦,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碎成了稀里哗啦的无数瓣。

孙翔站在旁边,两手还保持着刚才准备飞向蓝天的姿势,他慌张地瞅了一眼周泽楷,赶紧道歉道:“那、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收拾……!”

周泽楷倒是反过来安抚他:“没事儿。”句尾那个儿化音发得轻柔和缓,治愈效果一流,然而孙翔心里揣着点小秘密,闻言只觉得耳根处红了一片,热腾腾的让他从脚底板一直不安到脑袋顶上当不当正不正的发旋。

周泽楷家房间太大,大得让他那点小秘密无所遁形。

房主人却好像浑然不觉,一片好心地靠过来让他停手别去捡碎瓷片。孙翔差一点被周泽楷握住了手,动作就越发的胡乱无章,他嘴里嘟囔着不清不楚的道歉和一点儿用没有的拒绝话语,结果手指捏着一片瓶盖大小的碎瓷,一抖就划过了食指指腹。

孙翔喊了一声靠好疼,扭脸一看周泽楷,男人攒着眉心,表情就像是在说“我刚不是劝过你……”。

“不疼,就是血多了点……”孙翔嘴硬。

周泽楷看看他,扯过他的手指拉到唇边,探出舌尖轻轻地舔在了伤口上。

“疼。”周泽楷只说了一个字。他纤薄唇瓣之间气息温热,舌尖动作灵活,如同最细心的情人给予那处伤口以爱抚。

孙翔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想起当年他二表姐给他看的言情小说里一句对白:

伤在你身,疼却在我心。

——卧槽这个画风不对啊?!

周泽楷不解地握着孙翔的手:“在想什么?”

在想你光天化日与我行如此苟且之事,万一被刘小别发现了,铁定要拉我出去游街示众……孙翔脑袋里面万马奔腾,痛苦地闭上眼睛之后却觉得自己的造型可能有点不对。他这种时候闭上眼睛,总好像在等待什么一样。

但周泽楷没给他机会,单手扳过他的脸,带着一丝血腥味儿的俊俏薄唇就稳稳地覆了上来。

要说孙翔没想到,那是假的,但来得太快,他大脑跟不上,嘎嘣一声就崩断了弦。

周泽楷隔着一地的碎瓷片在孙翔唇上辗转厮磨,孙翔到底是没有把他推开,一条软得要命的舌头在孙翔嘴唇上打转,小年轻犹豫片刻,张开嘴给了周泽楷一个允许的示意。

著名网络写手一枪穿云在这一刻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写了多少篇文就有多少个开了挂的主角同时附体,他不用睁眼就迈过了地上的障碍物,手法娴熟地把孙翔按着坐在了椅子上,然后他俯下身,重新深深地低头和这个男孩子接吻。

好想他曾经在心里演练过无数次,好像他们一人拿了一份台本,此时此刻只是按着剧情在走,有种千百遍后的烂熟于心。

后来孙翔觉得自己嘴里没有一处不被周泽楷舔了个透,他推开周泽楷,两手还揽在对方的脖子上:

“那你以后更新,都要先给我看。”

周泽楷咧出个大大的微笑:“没问题。”

 

刘小别说孙翔不见了,你们有什么头绪吗?孙翔那厮把内裤晾在刘小别的T恤上头,还没拧干,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

刘小别同志脸上赫然是我要手刃这头禽兽,邹远看他一眼,“孙翔出门了。”

“去哪儿?他除了学校居然还认识别地儿的路?”

邹远耸耸肩,“谁知道。”

刘小别怅然地眯起眼睛:“那我也出门了,你好好看家,等哥给你带回胜利的好消息。”

邹远埋头看书,连个白眼都不惜的给他。


评论(2)
热度(107)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