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24】

海带配上披萨酱食用,有烤鸭味。






圣诞之夜真是太美好了。

孙翔稍微有一点点点点点感动地想。

除了他掉了两只周泽楷给他夹的毛兔子,这并没有什么,因为周泽楷作为新时代夹娃娃界的king,根本不缺这二三十多只兔子。在孙翔和手机微信谈笑间,整整一个娃娃机眼看着就快被他搬空。自从发掘出自己这项新技能之后他好像特别享受这种整装拆卸的夹娃娃行为,如果不是站在旁边的孙翔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很可能这种行为还会继续。而孙翔其实也没比他好哪儿去,如果不是旁边有个看上去才七岁的小姑娘一直用怨恨眼神企图击沉周泽楷,他也不会尝试练习不常使用的嫌弃表情。

因此,不能怪他打击网络作家好容易培养起来的兴趣爱好,一切都是社会体制的错。

整夜荒废时光的下场是一枪穿云在凌晨三点仍旧苦苦与键盘死磕,奋斗在不旷更第一线。孙翔为了表现他对偶像大师的不弃不离彻夜守候,第二天简直困成狗。好在周泽楷生性温柔体贴,自己都已经脚步蹒跚还要挣扎着花十多分钟从大屋里出来走到路上替他拦车,孙翔握着刚打开的嘀嘀打车界面看了看,终究心有不忍的关上。

快一个小时后他爬下来自郊区的出租车,脚步虚浮,腾挪过程中还不小心压住了一只软乎乎的毛兔子伙伴。缓步穿过清晨的校园回宿舍,在楼梯拐角处遇到了神清气爽几乎OOC,仿佛刚参加完奥黛丽赫本和迪迦奥特曼的青春回顾握手会的刘小别。二人互看一轮,心照不宣慢慢上楼,孙翔还没睡醒,看人都眯起眼睛用上下眼皮中间腾出来的部分,扑朔迷离。等打开门锁,睡在上铺的邹远迷迷糊糊在被窝上蹭了两下,哼哼一声:“.....唐昊?”

刘小别开门的手停住了。

孙翔一直没睁开的眼睛瞬间明亮如白炽灯泡,放射出刺目的理性的光辉。

 

“唐昊还没回来?!!!!!!!!!!!”

 

两分钟后三个人围坐在寝室中央共商寝事。

“不论如何!他背叛了革命!”

以示愤怒,孙翔猛拍一下桌子,手掌用力之后吃了大亏,嘶一声拼命揉着自己红肿起来的掌心。现实主义者刘小别并没有这般无聊,削他一眼以示鄙视并马上提出自己的议案。

“首先,咱们得给他打电话。”

邹远摇头,举起手机随意晃了晃。

“从昨晚到今早我打过好几次了,关机。”

咯咯咯咯。

孙翔咬牙和刘小别掰指关节的声音混在一起好不热闹,邹远带着点犹犹豫豫的笑旁观一会儿,既不煽风点火也无意救人于水火。就在两人显然已经有些把持不住想要翻遍荣耀大学寸金寸土找出唐昊这社会的渣滓寝室的败类并且唯一一个非暴力主义者完全听之任之时,忽然有人推门进来。唐昊穿着黑乎乎状似医院大型垃圾分装塑料袋一般的米其林羽绒服,系着已经看不出具体颜色的大围巾,手里拎一碗汤粉,脚踩一双UGG,抬头见到满寝室向他投注而来的视线如魔似幻,遂带着推门时候窃喜表情僵在原地。

“孙翔。”刘小别两手抱臂,目光如炬,面无表情。

“啥。”

“拿下。”

昨日今晨,朝闻天下,今天早上八点十二分,彻夜不归233寝室大案犯罪嫌疑人唐昊已被警方布控。据悉,犯罪嫌疑人被捕时正准备吃早餐,神态放松,未作抵抗。

唐昊被孙翔新仇旧恨一起算,拿脚丫踩在床上,气得骂道:“孙翔你丫放开我!”

刘小别一只胳膊搭在桌沿上,挑起半边眉毛看他。

“唐昊。”

“毛线!”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邹远和和气气地说。

“对对!”孙翔应声附和,“老实交代你他妈的为什么要脱团!背信弃义!”

刘小别眼角抽了一下。

“和姑娘,脱团。”他迅速补充。

孙翔充耳不闻,刘小别有点生气,但他们都没有唐昊生气。体育生烦极了,一翻身把孙翔坐到屁股下面,抓了两把头发吼道:“我他妈又没跟妹子出去!忘带钥匙了!懂吗!特么手机充电器也忘了带,麦当劳晚上冷死!”他越说越火大,又使劲在孙翔身上磨了磨屁股。刘小别此时隐隐有大仇得报之感,但看到孙翔被唐昊压得嗷嗷叫唤又于心不忍,最后还是邹远先说话。

“唐昊,你让孙翔坐起来。”

艺术生孙翔在这一天终于意识到自己处于寝室食物链的最底层,这里又潮又湿,日日阴雨。

他非常难过,于是进行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到周泽楷家。

网络作家已经对他的到来十分习以为常,打着哈欠来给他开门,眨了眨眼睛:“法式大餐?”

孙翔赶紧摇头。自从那次之后周泽楷请他吃法式大餐上瘾,顿顿鹅肝红酒活活腻死了孙翔的味觉,简直没法好好过日子。结果看他摇头,周泽楷居然显得有点伤心,闷声不吭地跟在孙翔后面上下楼梯,过了几秒,他又小声问了句:

“法式大餐?”

孙翔心说这人怎么回事,严肃地转回身同他谈心:“你是不是不请我吃法式大餐就不知道该吃什么?嗯?你谈一下,想到什么说什么。”

男人站在他对面抿了抿嘴唇。

卧槽这怎么行呢....孙翔真情实感地想了想,意识到这种资封修的思考方式要被封杀在摇篮之中的必要性。于是他耐心教导网络作家:“你这样不对,你知道吗,因为除了法国菜之外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你这样岂不是显得我很挑食吗?但其实我不挑的你知道吗,我什么都可以吃,我是一个随便的人。”

周泽楷受到了启发,于是他又想了想,顿觉心领神会,朝着孙翔方向稍微露出一个羞羞涩涩的笑来,像是一弯月牙,道:

“方便——”

“不。”

孙翔挥起手掌冷酷地打断他。


“除了方便面以外,我是一个随便的人。”

“.......哦。”


评论(10)
热度(121)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