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23】

在我的周围有些很好的事发生了w

生活就是这样,你若相信,它总会还你一个奇迹。

我愿看到这篇创造幸福的故事的你们,都能比现在更加幸福。

周末愉快。


 

 

许斌做都做完了,才知道不好意思。

出来结账时候刘小别拎着他没穿那件往柜台上一撂,指着跟导购说“这件,还有他身上那件,全要了。”小屁孩倒是一脸平静波澜不起,许斌站在他背后整个人耳朵尖都要烧起来,两簇明晃晃小火焰就在他心里头燃得旺盛,照亮了他和他的圣诞。

刘小别把账结完了,拎着带子晃悠过来一把捏住他的手。

“许老师。”他笑笑,“许斌。”

“圣诞快乐,媳妇儿。”

许斌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犹豫了好些时候,最终只好伸出胳膊箍住了刘小别脖子,紧了紧。大卖场的嘈杂声近在咫尺,喧嚣鼎沸,人潮涌动在他们身边来来去去川流不息。

但不知道怎么的,他站在那儿,却觉得自己只剩下刘小别了。

 

同一时刻邹远坐在广场上,仰起脸。

城市的灯光如同星间霓虹,从遥远的地方洒落在下来,铺散于这座孤岛的寸土寸方。他手里握着杯渐渐变得冰冷的奶茶,却毫无知觉,直到于锋走过来,来到他身边,手掌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摇晃两下,喊:

“邹...小远?”

邹远眨了眨眼,投射在视网膜上的于锋的图像渐渐清晰起来。

“学长?”

于锋心里装了满满一肚子话,可在看到后辈的那一刻却又没了章法。他总共不厌其烦的张了四次嘴又认命地闭上,最后他使用了一种他能想到最为恶狠狠的口气道一句:

“我请你吃饭。”

配上一个伸手抚净邹远发上少许落雪残留的动作,杀伤力顿时降到了负值。邹远在他指掌下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小的笑容来,像是在雪堆之下偶然开放的一朵素淡白梅。于锋看见了,怔住半晌,忽然无端生起气来,干脆撤回手收进口袋转身开路,一心想要先找个馆子坐下来再议。

可今晚是平安夜。

几乎所有他能想到的餐厅全都人满为患,迎宾在能让人流汗的不自然暖气中来来去去,脸颊通红,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等待空台的食客脸上带着漫无目的的期待与喜悦。街道上建筑物中大大小小的灯泡全都亮起来,视线能够感知到的地方尽皆是满眼明光,而他和邹远在潮湿的街道上一前一后默默跋涉,却毫无所获。

邹远终于站住了,而于锋在那个同时就迅速停下了脚步——虽然他几乎领先对方好几步。他背对着邹远静静站着,低头望着被路灯光与巨大圣诞树的LED灯照出一片闪亮银白的地面。

“学长...”

身后那人有些怯怯地喊他名字,像是捧出一只易碎漂流瓶。

“学长你先不要回头。”

于锋动了动,却没有表态——亦没有回头。

于是在他身后那个声音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知道学长想问我什么。”

“我确实是做了.....可能会让学长不开心的事,但我不后悔。”

说话间隙脚步声渐渐接近,一只手从后方伸出,慢慢按住了于锋的手背。一阵一阵再熟悉不过的温暖传递到他的四肢百骸,无数无数碎片记忆闪现而过:灯光、舞台、一些晃动的剪影、似有若无的柠檬香氛、湿润却充满着阳光暖意的触感。

于锋咽了口唾沫。

“我没后悔过,学长。”

邹远稍微抬高了些音调,并在那同时抓紧了于锋的手掌。

“我喜欢于锋学长!”

真是太过分了。于锋咬了咬牙,抽出手大步往前,猛地转过身。那一瞬间有车疾驶而过,巨大而明亮的光芒把他们两个人包裹在中间,像是一种光明的昭示。邹远带着点茫然的视线落在他眼底,于锋隐隐有些难受,但他很快克服了这种微不足道的心理障碍,冷淡道:

“你以为自己这么表白很帅吗?”

为配合情绪,他刻意哼笑一声。

回答他的却是邹远绽开的一个巨大笑容。

 

“可是学长你明明脸红了。”

 他笃定无疑地说。

接下去的几秒他走向有些失措的于锋,站定,强硬地搂住他想要逃开的学长的脖子,贴上去亲吻着,然后在那人耳畔落下一些如同烙印般的轻言细语:


“学长脸红的样子,真可爱。”


剩下的尾音消失在于锋发狠般掐住后辈下巴回敬的不顾一切的吻中,再无踪迹可寻。只有橱窗内电视在反复播放着真爱至上的片尾曲,女声躲在荧屏后一遍又一遍吟唱着相似旋律,它们盘旋而上回荡在这座城市上空:

 

I just want you for my own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Make my wish come true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伴随着从隔壁商场喷薄而出的响亮乐声,吃完网络作家回请的法式大餐后扶墙而出的孙翔捂住肚子,同时抬手用力想要将一个空可乐罐扔向垃圾箱。站在一旁的周泽楷按住他的手腕,垂下睫毛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将空罐接下。

孙翔有些不开心,但仍旧努力忍耐。他们俩于是慢慢并肩走了几步,把空罐送回它应该去的地方。

那一刻忽然在身后有尖锐哨声响起,周泽楷抬起头,然后轻轻推了推身边人的肩膀,指给他看。

“礼花。”

真的是礼花。

孙翔仰着头看了许久,看着那些如同星屑的闪光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点亮夜空,不知不觉中面色表情缓和下来。

他笑了出来。

“真美。”

周泽楷听见他的话,低下头,看看他,看看他们不知不觉松松勾在一起的手指。

“嗯。”

他悄悄地说。

像是许了一个愿。







评论(8)
热度(103)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