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21】



冬天总是昼短夜长,六点钟还没到,太阳的影子就一丝儿也没有了,雾霭和雪花混杂着飘到人脸上来,才刚碰到皮肤就化成了细细微微的一点水痕。他们这儿虽然位置偏南,今年倒也出乎意料地下了一场薄雪,虽然不是什么大型降水,但也足以让街上带着洋红色小尖帽分发传单的圣诞老人们显得不那么像某些暗之神秘组织派来的特务。

刘小别戴着顶毛线帽和一副配套的毛线手套,立在学校门口冻得直蹦。他出门前邹远劝他说多穿件衬衣也好,但刘小别严词拒绝了——“衬衣多他妈不好脱啊!”

邹远被他的回答气得够呛,自己立刻舒舒服服地换上了厚围巾和羽绒服,刘小别问他怎么又有出门计划了,邹远瞟他一眼,刘小别就乖乖闭嘴了。

他们寝室的生物链看起来是刘小别排最高,但实际上邹远完全可以碾压刘小别——反正孙翔和唐昊不分你我全都屹立在最低端无法翻身。

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人都有一颗乌漆抹黑的心。——刘小别。

 

许斌看上去就是个温温和和好说话的,但刘小别在他面前也是从来不敢造次,年纪跟阅历跟对方比都是渣渣,他也就跟许斌亲嘴儿的时候才大着胆子去咬男人的舌头。

“你想什么呢?”

刘小别看了眼手机,六点钟整,许斌踩着点儿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

“想您什么时候能解救我脱离苦海——我快冻成孙子了!”

许斌不以为然地抬手拍了拍他毛线帽下额发凌乱的脑门儿,解下围巾绕在刘小别脖子上,灰格子绒围巾上还带着男人微弱的体温,刘小别把脸埋在围巾里头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抬头望向许斌道:“大恩不言谢,圣诞礼物我就收下了。”

许斌把风衣领子立起来,没辙地让刘小不要满嘴跑火车,刘小别帮他扣好外套领口,乖乖跟着他上了出租。

 

原本仔细规划好的行程表到了今天毫无用处,寒风凛凛雪花漫天,徒步前行变得十分愚蠢,他俩只好一同缩在出租车的后座里挤在一块儿。刘小别在许斌遮遮掩掩的风衣下头找到了男人的手,确保了后视镜里啥都看不见,他就迅速地握了上去。

十根手指缠在一起,刘小别好比出门春游的小朋友,脸上红扑扑的尽是笑意。

他没想到他们会在拥堵的公路上度过三十分钟,正如同他也没想到吃完饭后许斌竟然如此简单地答应跟他去逛上一会儿街。

雪停了以后路上一片湿滑,刘小别拉着许斌窜进一家商场,在一楼买了两杯热奶茶,二楼匆匆经过,三楼男装,刘小别就兴高采烈地把许斌和一堆衣服一起塞进了试衣间。

刘小别手握两杯奶茶坐在外头的软皮凳子上等许斌出来,自己乐呵呵的颇有种陪女友买衣服的自虐快感。不一会儿许斌整理着西装衣袖从试衣间走出来,他马上一屁股弹起来,鞍前马后地说这件好咱们来来两件一件脏了还有一件!

许斌捏着领子上的挂牌抬眼瞄他:“哪儿来的钱?”

“自己挣的!咱也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型人才,绝不干借爹妈钱给对象献花的傻逼事儿!”刘小别砰砰地拍胸脯,“我不是给人当家教去了嘛,上个礼拜刚发的工资!”

许斌心说你还真去当家教了,但这话也就是逗他玩儿,笑了两声以后转身把西装外套脱了,“我家里正装太多,用不着它。”

刘小别举起手上三根衣架,上面赫然是两件毛衣一件套头衫。

“快去快去,我等着看呢!”

许斌的眼神都有点发愁。

过了几分钟许斌还没出来,刘小别心急火燎地站在试衣间外头对着门缝说话,“许老师,你好没好啊?”

“没有。”

“……那你让我进去。”

里头沉默了一会儿,外层镶着玻璃的木板门向里拉开,刘小别同志在这一瞬间腰如水蛇,跐溜一声就钻了进去。

许斌一件奶白色针织衫刚刚穿好,衬衫领子还没从针织衫的鸡心领里扯出来,皱巴巴地压在衣边底下。刘小别沿着领口往上看,男人往常只穿深色,现在换了浅色衣服只衬得他脖颈处肌肤仿若闪着蜜蜡似的光泽。

许斌自己整好衣领,侧了头问他:“怎么着,不好看?”

试衣间里空间极度狭窄,两个人基本上就是肩膀相抵地站着,许斌这一回头,刘小别心里就蹭地冒起了一蓬春光灿烂的小火苗。外头此时此刻究竟是零下几度,他是统统管不着了。

许斌被他按到墙上去接吻,腻腻乎乎地亲了好一会儿才从唇边漏着气笑道衣服还是新的,别给人弄脏了。

“买了买了,哥不差那点衣服钱。”刘小别牙齿咬在男人脖子上,从侧面舔舐到喉结上头,突起的块状物在皮肤下面战栗不安,他便放缓节奏慢慢亲吻,“再说了,许老师你肯定听过那个问题——给对象买衣服是为了什么?答案一,我挣钱就想给你花,答案二,我看着好看,答案三,我想跟你困觉。”

“我觉得答案三答非所问,扣五分。”许斌被亲着脖子上痒处,笑得不行,抬手环住刘小别以后又被对方干脆地扯开了皮带,两人身体互相紧贴,亢奋的热度并在一处好比火焰燎原。

刘小别向下摸索进去,许斌全无拒绝意思,和他搂在一起唇舌交缠,身下微微挺起的性器被刘小别掏出来上下套弄,前端湿液滑了对方满手。刘小别又拉着许斌去摸他那处,小年轻心里没底,被许斌一碰差点就涨涨得快要射出。

许斌握着刘小别那根,手上不轻不重地动了两下,不知怎么就觉得刘小别懊丧的样子可爱得紧,慢吞吞地在刘小别唇上吻了一下,他低声问:“你紧张什么?”

刘小别说:“我没……好吧我紧张了,我想到我青涩单纯的第一次就要交代在商场三楼的试衣间里,我就……我就觉得我跟花两块钱买彩票一不小心中了五百万似的,”他眼睛里头放光,“我觉得吧,我他妈怎么这么狗屎运呢!”


评论(2)
热度(92)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