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20】


 

那一瞬间,说实话于锋有点被吓着了。

他和后辈的嘴唇贴在一起,温软却又陌生的触感让人着实不知所措,这种经历他从未有过,这种事情他更是从未想过,也不可能去想。此时此刻越过邹远看去台上台下尽是一团漆黑,于锋脑子里却热热闹闹活像是轰然炸开去的节庆礼花,漫天飞舞零落成泥,带着永远也散不尽的烟尘和五彩斑斓刺目的光。

邹远退开去些,额头抵着于锋。离得有些太近了,甚至都不用特别注意他就能感到邹远说话时候的热气拂在自己脸上,一阵一阵的烧着心。

他首先想到的是:邹远的身上有股特别好闻的淡淡柠檬香,既不像是人工香料也不像是糖精气味,而是种天然的,带着股清新的甜。

隔了几秒,于锋后知后觉的想:

完蛋了。

 

邹远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剧场的灯亮起来的时候他第一个站起身,暖黄色的光下一排一排人影耸动成暗涌的地下河流,而于锋坐在逆光里。这人神情带着点茫然,好像还觉得自己在做梦似的,心里头却又明镜一样清清楚楚,知道这晚上好比是他俩之间的一道分水岭:自此之后他便是还能和前眼前人一起校稿子吃烧烤,但一个小时之前的邹远,和他们曾经存在过的那种性质上的联系,已经永远不会回来了。

走下台阶,推开门,再进电梯,下楼。十一月底的晚上,没有什么风,邹远步调压得又慢又稳当,一步一步像在打着拍子。旁边路人走动说话,机动车辆轰鸣着引擎从他眼前来了又去,总像是隔着块玻璃似的无关紧要。这天晚上太暖和了,压根不像是秋天——于锋想——不然就不能解释他和邹远相扣的手掌心里满满一层汗水究竟因何而起。那种姿势从一开始就不曾放开,彼此卡得死紧,热乎乎的掌心里好像裹了层胶水,把他和邹远粘成了一个人。

走了很久于锋还觉得自己周围绕着圈柠檬的香味,他之前对这种东西格外不敏感,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闻得久了,竟觉得还有些喜欢。

 

回去的时候已经不早,寝室里除了他另外三个全都回来了,孙翔又抱着他那手机埋头攻读网络小说,前几天他说自己已经补到了一枪穿云的出道作,显然现在剧情正是推进到关键时刻,他眉头微微皱起来恨不得自己跳进小说里帮主角揍人;坐在他斜前方四十五度的唐昊点开大众点评网,他托着单边脸颊眼神空茫,呆望首页上的烤肉团购,吸了吸鼻子。而在他身后刘小别铺开了一张本市地铁公交线路图,然后半边脸贴在市中心商业街附近,睡颜安详。

等邹远走近了,唐昊一把抓住他:“哎,邹远,你圣诞节晚上有安排没有?”

刘小别猛然惊醒,低哑着嗓子吼:“邹远别理他!他丫就是一怂包!叫他去约那姑娘出来他不敢,还知道跑回来找哥几个求安慰,别跟他磨叽!”

孙翔注意力全在手机上,还腾出空来趋炎附势地乱点头:“就是!没出息!”

唐昊太生气了,把关节捏得咔咔响:“操他妈的孙翔我今天不揍你你是不是不知道谁他妈是寝室长!”

趁他俩在孙翔床上扭打成一团的功夫,刘小别揉了揉脸,看着邹远:“回来啦?”

“嗯。”

“哎问你个事儿。”

他拿手捋直地图。

“从咱们这儿,到商业街吃饭,对吧?再到这儿,如家,怎么走比较好?我刚才用百度地图试了试,换个词儿连路线都变了,真没法弄。”

邹远俯下身,他俩运筹帷幄似的拿尺子在刘小别新买回来的地图上比比划划。刘小别这人主意又多,一会儿说去这儿吃饭,一会儿又指着地图上截然相反另一头说这儿有家日料特别有范儿,邹远垂着头听他说了半天,建议道要不咱们团购一下吧?圣诞节那餐馆一准要翻台,要是都出去就一起团购个地方吃吃看?

他这声音说的有点大,意在询问全宿舍的观点。

结果他们233寝室妖孽横行平日里七拱八翘的,这时候却居然能众志成城团结一心,刘小别孙翔唐昊三个人同时转过脸来瞪着他:

“NO!”

“不!”

“滚!”

大概是嫌不够整齐划一,喊完了还互瞪几眼以示不满。

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此言得之。

 

邹远苦笑一阵,想着自己大概是里头唯一一个没什么圣诞节愿望可许的人,结果刚坐回位置上手机就震了。

出乎意料又意想之中地,于锋给他发消息说:下来。

这有些不符合这位好人学长的平日习惯,尤其在邹远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过了门禁之后,更是满腹疑惑。他莫名其妙地走下去,门果然一丝侥幸也不留地紧紧关着,好人学长抠着那推拉门的菱形图案看着他,咬着嘴唇一副自我纠结表情。邹远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耐心,索性垂着手安安静静等他,斜对面路基上路灯的橙色光线有一点没一点地照着于锋侧脸,气氛顿时凝重得跟探监似的。

过了一会儿,过了好久,于锋始终不说话,邹远有点于心不忍,张了张嘴。

“等!等会儿!”

于锋打断他,咳嗽了一声,终究倒豆子一般顺利地说出了他足足酝酿快一晚上的话。

“平安夜晚上我没事儿,你给我出来。”

他说,说完了猛力一推那铝合金的门,背过身疾走开去。邹远贴在咿咿呀呀呻吟着的门上默目送于锋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方才掩上内侧玻璃门缓步走回寝室。

 

一个多月后,送子夜,血拼夜,堵车夜抢钱夜随便你怎么叫它,总之城市在这个据说是耶稣诞生前夕的日子里,迎来了属于它的第一场雪。


评论(3)
热度(92)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