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18】

人为什么要谈恋爱。

人为什么要思考人生。

人为什么要........

啊。

 

好饿。

 

粉红色裙子的姑娘散发着阵阵清香坐在他身边,发丝从精心编织的发辫中漏出几丝垂在鬓角。她柔声问:“唐昊,我们去哪儿呀?”

谁知道啊...歌词里又没写。

等等。

唐昊想,我怎么会在这儿呢。

 

时间退回约一小时前。

孙翔又去跟那个和他开房的一枪穿云歌舞升平了,唐昊带着怜悯而洞悉万物的心情遂了那厮意愿去找班长。事实上再不找班长他也快濒临崩溃了,为了扮女仆唐昊被画了一脸彩妆,眼线勾得扬上去跟唱戏似的,上楼梯时候使劲抽抽鼻子还能闻见自己脸上那股脂粉味儿,奇奇怪怪。

卸了妆换了常服,唐昊泄愤似的推门跑进厕所放了场水,由内而外感到了自由与解放的可贵。可当他洗手之后无意间摸了摸脸,心情又瞬间down回去了。

卧槽,感觉油乎乎的。

当女孩子真可怜。

唐昊对着镜子在脸上揉来摸去,怜悯地想。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走出院办之后唐昊一直觉得自己眼睛上有种异物感,他伸手放在眼睛上搓了半天却一无所获,异物感却仍旧挥之不去。唐昊的心情非常差,于是他抬脚踢向路边空荡荡的矿泉水瓶,那玩意居然被他踹得飞上半空,做了个长长的抛物线,最后梆一声直直栽下去。

似乎没考虑到后果的唐昊抿了抿嘴唇,估算了一下着落点和最近垃圾桶的距离,结果越算越糊涂。在他还纠结着的时间里,对面走来一个抱着书的姑娘,见到矿泉水瓶一愣,过去轻飘飘一弯腰就拾了起来,扔进最近的垃圾桶。

霎时间唐昊就觉得脸上烧了把火,他紧紧皱着眉头说不出话。等那姑娘走近了,发现是相亲,不对,联谊时候认识的那个中文系,更臊了,低着头咕哝几句就想绕开。

“唐昊?”

“.........”

“啊,真的是你。”

姑娘笑了,露出一排整整齐齐的小白牙。

“我的电脑还没好呢,记得吗?”

 

所以,唐昊觉得这是可以解释的。

首先,女生化妆很辛苦,然后,姑娘的电脑是他当初拍胸脯保证能修好的。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寝室wifi路由器最近也老不给力没网速没法WOW,因此唐昊决定要做个好人。

可是他现在饿。

他们寝室原来谈过恋爱的就一个刘小别,自诩狂蜂浪蝶,邹远听完之后笑得连泡面都吃不下去,所以唐昊和孙翔觉得刘小别当时一定是用词不当。不过这人说话虽不靠谱,对于恋爱的见解有时候好像听起来有那么点道理。

比如他说:要充分尊重对方的意愿,不要做那种抢在对方面前提出要求无视对方想法意图的人。这句话唐昊自己举一反三的结果是:在你饿的时候你一定不能先说饿,而是要耐心等人家说饿了,你再附和她。

结果他陪那姑娘坐着修电脑,腹中空空,眼皮上又一阵阵的痒,唐昊坐立不安,不停拿手背揉两边眼睛,那姑娘站着看了一会儿修理师傅作业觉得没趣,过来缠唐昊问他一会儿有什么安排。

不行我不能说。

唐昊觉得自己像个烈士。

“咕噜——”

嗯,被胃出卖的,烈士。

姑娘忽然捂住嘴低下头笑起来,笑得整个人都在震颤跟地震似的。唐昊摸着肚子觉得特别恼火,自己锤了自己肚子一巴掌,结果痛得直不起身子。那姑娘幸好没见着这一幕,自己垂着头笑够了,抹了抹两边眼泪说:“唐....唐昊对不起....你怎么给饿哭了你......”

“啊?!”

这丫头,胡扯什么!

“因为....”

姑娘翻出小镜子递给捂着肚子的唐昊:“你看啊,眼睛都哭红了哈哈哈哈哈.....”

“......................”

去他妈的刘小别,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丫的忌日。

 

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室边上玩节奏大师的刘小别没来由感到一阵恶寒。他按下暂停搓了搓胳膊,心想我大计院办公室真是风水不好,设计的时候怎么没请大师看看呢,这时不时吹一阵阴风的德行还不能不能好了。

他这边思绪未断,走廊那头一声门响,见许斌朝着他过来刘小别整个人笑得跟晒了一天太阳的被子般蓬松柔软:“哟,事情办完了许老师?”

许斌低着头看他:“嗯....你怎么坐这儿?”

“等你呗。”

刘小别眨眨眼,呼啦一声站起来拉起许斌紧走几步拐到墙角压低嗓门问他:“许老师快老实交代,我辅导员跟你说了我坏话没有,不老实交代组织就办了你。”

“................”许斌看着他,指指顶上,“刘小别,这可是系主任办公室门口。”

“........”

 

许斌真是不想理他,今天早上和他打电话说自己可能会去他学校时候这人还高兴得跟中了五百万似的,到了下午就有了要急秃顶的面相。刘小别他们这级的辅导员确实是许斌老朋友,两个人都是师范学校毕业的,以前还一起去支教过,好久不见自然要促膝长谈一番。结果刘小别非要疑神疑鬼——这么说吧,大学辅导员,既不是爹妈又不是小学班主任,像他们这种大专业,班上几个人能对上号就不错了,还写观察日记说坏话呢.....人家也得有那个闲工夫啊。

刘小别见他真不说,急了,只好攥着他胳膊说:“总之....我考试没作弊也没帮人做过弊!还拿过国奖呢!许老师,我可是个好学生啊!”

许斌见他急成那样觉得一阵阵的好笑,但以他对这人了解,这种时候他是真在意得不得了,你就不能和他开玩笑:兔子急了还会跳墙呢,人一着急,能做出什么事儿来就真是不可限量。于是许斌只好也真情实感顺水推舟地和他说:“没有,真没有,你辅导员他......他好像就记得你的名字。”

刘小别歪着头看他,三秒钟,忽然炸裂开一个巨大的微笑。

“哎呦,早说吗!”

“....................”

 

忽然又想通了的刘小别插着兜哼着歌和许斌并排出了教学楼,走了几步,刘小别转个身看着他,笑嘻嘻地倒退着走。许斌看见他笑自己也笑,问:“傻乐什么呢?”

他先说“没什么”,想了想又藏不住,问他:“哎,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吧?”

许斌可没忘,站定了看他:“你这是在这儿等着我呢?”

“不敢不敢,岂敢岂敢,有贼心也没贼胆。”

“去你妈的。”

“人民教师口吐脏话,告你哦许老师。”

“去告去告,不过话说回来啊,我圣诞节事儿可多了,到时候可不一定有空。”

“.............”

刘小别差点撞了棵树。


评论(2)
热度(101)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