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17】

中央三套有一档栏目,汇集各种语言类节目,通过相声小品等等多种类型展现了当代幽默艺术的现状,是时代与传统的结合,是推陈出新、培育新生代笑星的摇篮。

虽然这档栏目已经停播,但我们仍然能记住它的名字——

 

周末喜相逢。

 

在这个秋高气爽、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大好日子里,孙翔按着他随风翘起的雪白裙褶,好像刚睡醒的白雪公主一样迷茫地面对着这个残酷的人世间。

看着不远处眼神里百味杂陈的周泽楷,孙翔想起了几天前和周泽楷围坐而食的法菜和大排档,想起了他妈妈在他临上大学之前搂着他的肩膀说儿子以后可得出息了再回家啊,想起了小时候他们家没名字的杂种小狗,想起了多年以前他坐在电视机跟前百无聊赖地调到了CCTV-3之后对那个栏目名字醍醐灌顶般的深刻印象。

 

时值周末,大喜,相逢。

 

孙翔正寻思着说点什么才能让周泽楷转移注意力,忘记自己那条浅灰色还压出了不少皱皱巴巴的褶子的三角短裤,但当他以一个经典的回眸一笑造型转向周泽楷想要开口的时候,站在他身后半米、刚刚给了他痛彻心扉的一脚的Miss.唐熟门熟路地说道:

“哟,小周你怎么来了?请你吃饼干啊?”

孙翔脑筋打结,实在想不起来唐昊跟周泽楷有什么交集,想当初他说起一枪穿云的小说的时候唐昊还信誓旦旦地说网络小说都是渣渣,怎么会突然又好像什么时候见过一样?

孙翔又看看周泽楷,男人对着唐昊点点头,“嗯,你好。”

——还真他妈认识啊?!!!!!!!!!!

孙翔眼睛瞪得贼大,用嘴角气声跟旁边的唐昊说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唐昊一脸的你真是没礼貌,抬手指住周泽楷说:

 

“他不就是……啊,那个,捡过你钥匙又给你送回来的那个……叫小周的嘛!”

 

时间倒回本文开篇。

孙翔弄丢了他们宿舍人手一把的钥匙,有个人人ID是“周”的男人捡到了,还在网上找到了孙翔,但风水轮流转一年又一年……总之孙翔因为大圣杯的指引没能去拿钥匙,唐昊替他跑了一趟。

 

孙翔直到刚才还觉得他丢钥匙的事情早就终结在那个唐昊帮他买奥利奥饼干当谢礼但多讹了他五块钱的夏日,可世上就是有那么多意想不到,有时候你躲也躲不开,有时候你得想想——你到底愿不愿意躲开。

唐昊说哎呀人家小周专门帮你送钥匙回来,你个小混球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

孙翔心里想去你妈的,你俩才见过几回,怎么就“小周”、“小周”的叫上了!

孙翔还拽着他的女仆装,这件事的冲击性让他自己忘了周泽楷刚刚见到过他浅灰色带褶子的短裤,结结巴巴地问男人道:“那个……捡钥匙的……是你啊?”

周泽楷不容置疑:“嗯。”

“你俩挺熟?”唐昊搭在孙翔肩膀上,“那就不用哥给你介绍了吧?”

孙翔:“他是一枪穿云。”

 

“他是一枪穿云?”

“嗯。”

“你这几天非他妈要开着灯看到两点钟的小说是他写的?卧槽我要砍了他——”

“……”

唐昊冷静了一下,决定换个方向。

“你说跟一枪穿云出去吃饭开房,说的就是他啊?”

 

孙翔果断把唐昊扔去给他们班长蹂躏,周泽楷的报告刚才招了一大帮小姑娘在门口眺望,整场大会一结束报告厅后面立刻人潮涌动,高跟鞋平底鞋走过来的声音混杂成一片,周泽楷自己也知道现在自己性命堪忧,只好由着孙翔把他往学校的偏僻小路上带。

孙翔平时就好在学校里乱钻,他掌握的偏门拐角和羊肠小道足够写一张荣耀大学版的活点地图。此时他带着好久没回过学校的周泽楷,从两栋楼中间的无人过道里穿了过去。

两个人,一个高个子黑风衣,一个女仆装还露着笔直的两条长腿,亲亲热热的背影直接留在了资深校报记者的相机里。

“真是两只兔子一块儿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啊,”小记者调出照片指给邹远看,“啧啧,你看看这腿,远看感觉特别好,要是真有姑娘长这么一双漂亮腿我立马就跪地求婚。”

邹远接过相机看了一眼,孙翔个子比周泽楷矮一小截,而且从背后看不见脸和胸,只能看见他被唐昊操练过无数遍的挺拔站姿,再加上长卷发和女仆装,真要把照片发出去被人肉得比较多的还不知道会是周泽楷还是孙翔。

幸亏自己掌握着信息传播渠道的生杀大权……

邹远面色平静地当了一把广电总菊。

于锋憋着笑问他你真不发?邹远仰起脸看看于锋,“不行啊,妨碍别人恋爱会被驴踢的,我还没那么过分。”

小记者不怀好意地插了一句:“远哥还没找呢?我跟你说现在你这样温柔型的最吃香——要不我帮你物色几个?就咱这眼光,保证没说的!”

邹远挠了挠头,带着点歉意想要拒绝,可于锋拍拍他的肩膀,帮他回答道:“他还没这个打算,是吧?”

邹远慢慢地靠回椅子上,不易察觉地把头往于锋那边偏了偏,低头笑道:“是啊,不打算。”

小记者眼睛滴溜溜转了几圈,一拍巴掌接着干活儿去了。

 

周泽楷跟着孙翔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小路上走,俩人谁也没留意被狗仔队拍了去。孙翔嫌热,就把假发摘下来扇风,周泽楷看他这样子女装更显诡异,一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孙翔尴尬:“你别笑啊我靠,我这不也是被逼无奈嘛……”

周泽楷倒是老实地把笑憋住了,可脚下皮鞋一不留神踩偏,孙翔赶紧扶了他一把,小路上空间本来就不足,这么一来挨得就更是紧上几分。

孙翔怕周泽楷再摔出个手伤脚伤不能码字,干脆就一直没松开男人的手,走路时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周泽楷说话,他说之前钥匙那个事儿真是谢谢你啊,没想到居然是你……

周泽楷有点紧张地盯着前面不大平坦的路,声音还是平平静静的:“……早就知道了。”

“那你怎么不说啊,吓我一跳!”

男人低着头轻声道:“在等你……发现。”

孙翔觉得自己握着周泽楷腕子的左手布满了潮湿的汗意。前方路上几棵老树歪歪斜斜地挡在两侧,繁盛枝叶遮天蔽日,他却觉得阳光太烈,让他口干舌燥不得章法。

走出这巷子,果然就是一片阳光普照。


评论(3)
热度(127)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