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15】

唐昊给孙翔发短信:“待会儿开班会,你还回不回来了?”

孙翔两腿哆嗦着还在四下张望,妈的周泽楷家里就不能在每个门上挂一牌子么,就那种左边一个蓝色小人穿裤子右边一个红色小人穿裙子的……他手抖抖地敲了几个字,“开啥会”……紧张得连个标点都没打。

“不是要校庆吗,每班要搞个活动啥的吧?”

荣耀大学,始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也算是个老牌大学,保留下来了不少传统玩意儿,每年一度的校庆就是其中之一。秋末时节天高云淡,路旁的景观树飘落满地黄叶,这样优美的风景之下,就是被学生们私下称为群魔乱舞的校庆。

孙翔他们班去年玩的快闪,先是在食堂里集体穿着各自的高中校服高唱了一曲校歌《我的荣耀》,隔了一阵子换了身衣服在学校人流量最大的广场上头齐声高呼校长的名字,最后一把玩的比较脱,四十来个人躺在行政楼下面的喷水池旁边摆出了两个字母:

RY。

孙翔现在也十分ry,汹涌的尿意让他真想找个墙根就地解决一下,偏偏塞在裤兜里的手机又震个不停,掏出来一看又是唐昊。

“班长说去年太显眼了,今年我们低调一点,都开会五分钟了,她问你还能不能行了,再不来罚你给每个人买裤衩了啊。”

“卧槽孙翔你干吗呢,你回我一句能死啊!”

“行了不用回我了,艹,我跟她说你被著名网络盲流带走了一晚上,现在不知道凶多吉少。”

著名网络盲流站在孙翔面前,看他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势夹着腿,尴尬地正打算敲门。

周泽楷还穿着睡衣,一脸没睡醒的迷茫:“孙翔……?”

孙翔以八倍速问出了你们家厕所在哪儿。

周泽楷带着他走到他睡觉的房间,右转,推开了墙壁上的一扇装饰效果特别猛烈的门,孙翔刚才还以为这是幅画儿,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冲过去了——他哪儿知道高富帅家里连厕所都这么非主流?!

气势磅礴地放了一场水,孙翔才有空想起来回唐昊短信问问他们班会定了什么活动。

 

唐昊:“女仆咖啡厅,刘小别负责提供特别指导。”

 

低调你妹啊!!!!!!!!

 

刘小别,资深帝都人,纯种理科男,心中的女仆咖啡厅是这样的。

进门,左右两溜儿穿着黑白经典款女仆装——注意必须是短裙——的小姑娘,从矮到高按顺序排着,一见客人就集体弯腰高声呐喊:“回来了您内——!”

然后分一个人领着客人入座,中间和客人交流必然不能使用中国话以外的语言,那样显得不屌,必须得说“爷您坐”,“爷您想吃点儿嘛”,然后送上金碧辉煌的菜单,第一道菜必须得是四喜丸子,每个上面用番茄酱分别写一个字,合起来是“吃好喝好”。

女仆人手一个白布小手巾,点完单往肩膀上一搭,填茶倒水也得用长嘴儿的那种茶壶。

吃完送客,还是女仆们各站一溜儿,齐声高喊:“走好吧您内——!”

 

刘小别决定不参加他们自己班的LOL联机大会,全身心投入在颇具挑战性的新闻二班集体活动上。再加上昨天晚上许斌答应他校庆时过来转一圈儿,他就更是文思泉涌一发不可收拾。

唐昊他们班长,东北妹子,颇喜欢刘小别的创意,大手一挥决定就是这个了,还特别提出到时候菜单上可以加一个猪肉炖粉条,她要亲自下厨。

 

唐昊开完会跟刘小别一块儿回宿舍,打开衣柜开始挑出门约会要穿的衣服——昨晚上他还是没能鼓捣好那个漂亮姑娘的笔记本,最后坐在人家寝室里答应她过几天陪她一起去电脑城问问送修。

姑娘为了感谢唐昊,还送了他一盆小仙人掌,她说本来是搁在自己电脑旁边挡辐射的,结果越辐射长得越好——这个刺儿球脑袋还挺像唐昊的头发,干脆送他算了。

“不错啊小唐同志,趁着我们都不在你还开辟第二春妈妈再爱我一回了是不是?”刘小别坐在唐昊身后,虎视眈眈地看他挑衣服。

唐昊扯出一条浅灰色的哈伦裤:“你看这个……”

刘小别没等他问好不好看就立刻挤兑道:“看着像你妈的秋裤穿旧了改的——我昨天没去不是嘛,那妹子长的怎么样啊?要不要带回来哥儿几个给你参谋参谋?”

唐昊努力回想了一下:“还行……?”

要说唐昊是真没有谈恋爱的那根神经,他一天24个小时三分之一在床上睡觉,其他三分之一在教室睡觉,最后三分之一在跟孙翔还有刘小别掐架,有时候也拨冗思考一下今天打什么游戏吃什么饭。

要是让他去想哪个女孩子,他脑袋里也只有这妹子品味不错跟我喜欢吃的东西一样啊!

刘小别深知唐昊的尿性,对他简直恨铁不成钢。

“你说说你,大学四年,是不是根本不打算把你的青春跟漂亮姑娘荒废一把啊?”

唐昊说我的青春不是都他妈跟你们在一块儿吗!

刘小别:“……”

刘小别循循善诱:“室友不算,你想想,你跟你喜欢的姑娘小手拉小手,一同去郊游,多好啊是不是——”

唐昊想了想:“哦,对了,你昨天晚上干吗去了?见妹子?是骡子是马也拉回来溜溜啊?”

刘小别心想自己一个就够让许斌招架不住了,要是再看见个思维走向奇特的唐昊,人民教师许斌肯定得对祖国的未来失去信心。

唐昊又从衣柜里拉出一件衣服来,白T恤,胸前印着个特大的阿拉伯数字3。刘小别一瞧,这是他们寝室的寝服,统一的款式,胸前分别拆开印着“2、3、3、!”。当时四个人抽签,孙翔一举抽到了“2”,唐昊和邹远瓜分了两个“3”,刘小别当时高风亮节说自己最后抽签,结果拎着印了个感叹号的T恤差点没吐血。

唐昊说穿这个怎么样,刘小别看了一眼,皱着眉说怎么都发黄了你快拿外边儿去晾晾。唐昊一看也是,好好一件白衣服愣是让他收藏出了六十年代水洗亚麻布的质感。他拎着衣服往阳台走,过了没有半分钟,刘小别突然听唐昊在外面喊:

“刘小别你出来看看!”

刘小别一边往外走一边问怎么了,唐昊指着阳台下面说:“你看看那个是不是邹远?”

 

男生寝室下头两排漂亮的银杏树,正值秋末,都换了遍身的金黄叶子,影影绰绰的灿烂秋景下头,有两个说说笑笑的男生,一个载着另一个,晃晃悠悠地从缤纷落叶中骑了过去。

 

“卧槽邹远竟然不打招呼就骑我铁驴?刘小别肯定都是你教的!”


评论(15)
热度(126)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