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14】

第二天。

 

对,第二天。

 

孙翔一点也不想回忆起昨天晚上两个人围坐在一起吃完那锅热气腾腾的泡面之后相对无话了半晌,然后周泽楷搬出他沉静气派一如主人的电脑说:“……该写更新了。”

什么叫一个职业写手的素质!

就是风雨交加不断更!饥寒交迫不断更!忘了喂狗不断更!猫趴键盘不断更!

即使是经历过深更半夜跟孙翔抱着一堆布娃娃在街上走了半天,还亲自下厨做了泡面这样的百般摧残之后,周泽楷同志,作为一个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好作家,还是坚持不懈地、锲而不舍地开始了他每天的码字时间。

孙翔原来作为一个拥有脑残粉之心的读者,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捧着手机刷新客户端,但凡一枪穿云更新了,他就能抛弃正在台上慷慨激昂讲课的教授迅速投身于伟大的看文事业中去。

可现在么,他坐在周泽楷身后的二十米见方大床上,看着一枪穿云大大在他面前真人秀……码字,总觉得哪里不对头。

孙翔寂寞地玩了一会儿手机,刘小别在微信群里大放厥词,号称圣诞节就让你们见见嫂子,但只有唐昊理他,唐昊说嫂子?!谁嫂子?!刘小别你在外面又乱认亲戚?刘小别跟他发语音对骂,孙翔就蔫耷耷地把手机扣在了床上。他看着周泽楷噼里啪啦地敲字,手肘摆动频率十分富有韵律感,好像个成竹在胸的指挥家,千万字符在他手下排列如同一场盛大交响乐。

他冷不丁想起来之前剧情,心里暗暗琢磨了半天才开口问了句:“……付平安死了吗?”

周泽楷停下来回头看他,“嗯?”

“我说……付平安啊,昨天中午的更新不是说他是主角队里第一个出去单独作战的吗,他现在怎么样了?死了吗?”

周泽楷看着他笑,抿了嘴问他:“剧透吗?”

孙翔在那一刻福至心灵,愣是从周泽楷这简单干脆的三个字里悟出了一个新世界,他斩钉截铁地摇摇头,又扬起了开好客户端的手机,“我等你更新。”

这回倒是轮到周泽楷愣了——毕竟粉丝追到家里等更新的情况实在不多见,他不知道思考了点什么,过了半天才放宽心一般地伸手拍了拍孙翔的——他开始时是朝着肩膀去的,可才伸到半空就默默垂了下来,老实地拍在了孙翔的手肘上,“放心……没死。”

孙翔:“……说了不要剧透啊!”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措辞:“这不算?”

他接着又用一种带着点微妙上扬的语气补充了一句:“第一个给你看。”

孙翔不敢置信道:“什么?”

“更新。”

 

孙翔认为任何一个一枪穿云的粉丝都无法抗拒这句话,尤其是在英俊度破表的作者还直面你的脸的时候……

 

总之孙翔接着蹲在床上等周泽楷写完,男人那一刻仿佛唐家X少、血X、林海听X同时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在一小时零八分钟之内搞定了六千字,如同神祗一般站起身把布满密密麻麻文字的word文档交给了孙翔。

 

被孙翔遗忘的手机还扣在床上发出一阵阵的嗡嗡声,唐昊骂得正欢,操起他家乡方言一连串骂了十多条。

他身边的长发姑娘听他讲方言讲得好玩,时不时发出忍俊不禁的笑声,唐昊按下发送键传出去一条长达五十二秒的贯口,心里还纳闷这姑娘笑点怎么这么低。

女孩托腮道:“唐昊,我电脑最近老死机,你知道这是什么毛病么?”

唐昊给她想了几个法子,姑娘都说试过了,自尊心受到严重挫伤的唐昊同志越听越气,拍着大腿说那我给你找刘小别,他学计算机的,电脑专修!

姑娘转了转眼珠,说行啊,那咱现在走?我晚上还要看剧,早修好早放心。

 

唐昊,20XX级新闻系,在与中文系某班的联谊活动中,成为第一个带走妹子的人。

 

但刘小别此时并不在寝室,他仰躺在许斌家的靠椅上,看着唐昊发过来的“你会不会修电脑”破口大骂。

 

刘小别,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平生最恨别人问:

你会不会修电脑?

 

“去你妈的修电脑,”刘小别把怀里的轻松熊靠垫压成一张扁平的大脸,“挖掘机技术哪里强,学电脑就要到蓝翔,老子一个搞代码的谁有空天天给你重装系统啊卧槽!”

许斌坐在旁边笑,“有人找你?”

“傻逼找我,”刘小别继续骂骂咧咧,许斌扯着他的衬衫领口,直接把人拉到面前亲了上去。两厢唇齿交缠,刘小别顺势猫着腰从靠椅上爬起来,像条黄鼠狼打算偷鸡吃似的、摸摸索索地压着许斌倒到床上去了。

许斌被他按着手,倒也没什么抵抗,由着这个小年轻在他嘴里头翻江倒海,他口腔里每一块黏膜都被刘小别舔舐过来,两个人甚至都有点喘气不匀。

刘小别亲了一阵儿,总算抬头让他俩不至于憋死,他四肢撑起来罩在许斌身上道:“许老师,我可跟宿舍里头哥儿几个夸下海口说圣诞节带嫂子回去了,你可别让我食言啊!”

“圣诞节好像还是工作日,初中不放假,但我晚上没安排。”

“哎呦,许老师这么年轻有为,风流倜傥,你们学校就没有几个年龄正好的女老师打算趁机跟你有所发展?大好的圣诞节,怎么会没人约你?”

许斌听他越说越没谱,毫不在意地继续道:“嗯,没人。”

刘小别吧唧一口亲在许斌脸上,“那行吧!我约你——算他们不长眼,让我拣了个大便宜!”

 

同样操心了一下圣诞节工作安排的邹远和于锋干脆在办公室凑合着睡了一晚。

 

第二天。

 

孙翔早上八点被尿憋醒,出了门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卫生间。

周泽楷家,太他妈大了。


评论(5)
热度(128)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