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13】

 

 

孙翔端坐在方桌边沿,扯起桌上一方餐巾,抖了抖。

这张方桌实在太特么玛丽苏小说了,不,不如说周家这超现实的大院子本身就已经足够写满一本三十万字的玛丽苏小说,其中男主角每天从十万平米的大床上醒来最后在热气球上举着牌子向女主角求婚。

啧。

万恶的网络小说家。

孙翔五指分开轮流敲着温润的石质桌面,餐巾塞在他t恤领口不停往下掉。他抵着头挤着下巴塞了又塞,听见肚皮下面胃又咕咕喊了两声,孙翔摸着肚子奇怪地思忖着:周泽楷呢,怎么这么慢。

慢倒是次要,慢工出细活嘛,土豪家的饭菜,那肯定是得按照顺序一个个上。几个女仆在门边一字排开,吱呀一声主厨推开那扇大门走出来,还得稍微挥手致意一下,露出几个神秘的微笑,然后孙翔和周泽楷负责坐在旁边鼓掌,跟上次孙翔做节目分析的时候在唐昊电脑上看到的维多利亚的秘密年底走秀似的,型。酷。帅。

不过,这也太慢了。

周泽楷区区一个一家之主,安排一下菜单而已,用得着这么慢吗。

孙翔低头看表,琢磨着今晚估计赶不上寝室关门了。

然而周泽楷还没有回来。

卧槽。

用VOA慢速朗读国宴菜单这时候也该特么的念完了吧!

孙翔不能再等了。

他一拍桌子站起来,英俊地扯掉餐巾,朝着厨房方向走去。不如说孙翔一直都是个言出必践的男人,想什么做什么,完全体的行动派,这时候想到自己是客而尊敬的——虽然已经走下神坛的——网络作家周泽楷大大显然遇到了难处,有句话怎么说的?助人为乐,胜造七级浮屠。

行动派的孙翔带着在电影高潮部分登场的男主角惯用表情推开饭厅大门,望着左边错综复杂的房间和右边复杂错综的房间,傻了。

 

..............厨房在.................................哪儿?

 

他正犹豫着,从左边走廊尽头隐隐约约走过来一个人,两只胳膊架着往前小心翼翼地走,一步一顿像是在迈宫廷步。左右眼都是三百七十五度戴着隐形的孙翔眯着眼看了会儿,得出结论:

这事儿完了之后他得重新去验一下光。

 

那人慢慢走近了,那人是周泽楷。

端着锅的,周泽楷。

 

黑色休闲裤,黑色马甲,卡其色风衣。装饰用的围巾还挂在他脖子上,扔了锅和防烫的毛绒手套这人分分钟能拍一套Vogue封面。孙翔怀着莫大的违和感瞪着眼睛,看周泽楷走近了,男人见了他,低下头腼腆笑着,脸颊上还红扑扑的,说:“吃面。”

孙翔说,啊?

“吃”“面”中间还真没有哪一个字是比喻或者暗喻,周泽楷平时说话言简意赅可见这时候根本不会和他去玩文字游戏。锅端上桌压着餐巾随意放好,一揭开盖子一股白烟冲着孙翔脑袋顶直冲而来,奇葩的咸鲜味道让孙翔有了相当不好的预感。等那白气散尽的过程像是在蹲守妖怪现形,他俩围着锅,不约而同地低下头,看着里头那一小坨干巴巴的,上面因为调料没泡匀还留着些胡椒结块的,方便面。

周泽楷轻轻褪下手套摸了摸鼻尖。

“只有这个。”

孙翔愣愣地,看了看他,看了看泡面,老式布谷钟一般机械地点头,停顿,再点头。

“....好。”

 

周泽楷,真是一个谜啊。

 

邹远这么说的时候于锋猛然惊醒了。他直到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睡着过,脸贴在玻璃板上呆呆地等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看着邹远。

“你说什么?”

“啊?”邹远回过头,冲着他温柔笑笑,“学长你醒了,我在看咱们这期的样刊,一枪穿云专访做版头的那个。”

“哦哦。”于锋心不在焉,摸了摸嘴角,还好没失态。想要直起身子坐好的时候发现脖子有点落枕,而一件外套擦着他的背脊滑落下去。于锋低下头抓住放在眼前看了看,邹远身上淡淡的青草香透过布料表层悠悠散发出来。他捏着邹远的外套,自己揉了揉颈侧僵硬的肌肉,那块地方现在一上手指就疼,他坐在台灯光线下头脸都快扭曲了。邹远余光见了,起身过来问:“学长你怎么了?落枕?”

于锋还想硬撑,结果下一刻脖子上就落了双手,指尖柔柔软软带着点凉。他的学弟有双特别好看的手,依于锋看倒像是打小弹钢琴练出来的。此时此刻那双手在于锋泛着痛的肌肉上慢慢捏着,力度适中,态度温柔。原本于锋坐着,坐一会儿舒服了改成趴着,最后几乎都要再睡过去一次。

邹远一直没说话,临到于锋眼睛眯缝着又犯了困,他忽然低下头来看了看。

于锋迷迷糊糊地看着他,问:“.....怎么?”

邹远笑了笑,他凑得很近,于锋几乎能够闻到他刚才吃过的口香糖那股柠檬的酸甜味,气氛不算尴尬,却有些奇异,他于是闭着眼想着要说点什么。

“........小远你........还不休息会儿?”

说出口的时候他心里有种微妙的不适,大概是说了不合时宜的话,又或者是因为语气的唐突,奈何他太倦,连足以思考的余地也没有。直到面皮上一凉,终究于锋错愕地睁开眼,直直看到了对面空了一半的饮水机。

颈侧上的手重新开始工作。

重新站起身来的邹远答应着他,语音还是平平淡淡。

 

“我一会儿就睡。”

 

他说,声音像稀释在空气中的柠檬清香一般在于锋耳中变得渺远。

学长倦怠地嗯一声,带着剂量微弱的歉意,慢慢坠入第二次沉眠,等第二日太阳升起,凌晨里所有的故事兴许都会变成一个不复重来的梦。

而他最好的拍档,最为推心置腹的好学弟垂下眼睛,望着他经过一个夏休的日晒而泛着蜜色的肌肤和微微闭合着的薄唇,表情藏在台灯的阴影中,分辨不清。


评论(2)
热度(116)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