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12】

吃完饭刘小别掐指一算,说今晚好歹可以住你家了许老师,一定不要嫌弃我。隔着火锅的许斌看着他,半晌,终于相信眼前这人是真失忆,叹着气说:“你这是不记得了还是怎么的,上次在我家住完之后你不是脑抽把换洗衣服给拿走了吗。”

刘小别憋了半天,说我这是贵人多忘事。

许斌说扯,没听说这词还能用来自己形容自己。

他俩这时候到了寝室楼下,刘小别见这话题走势不妙,四下看着没什么人注意,伸头就在许斌嘴边上咬了一口。许斌斜眼看看他,扳正他肩膀还给他一下,刘小别就着月光看他的眼睛:接吻时候男人安安静静地阖上眼,像是暂时昏迷。他不自觉地勾出半个微笑,就着坏掉路灯制造出的气氛和那人吻得难分难舍。

刘小别拿换洗衣服时候许斌就在寝室外头等他,百无聊赖之间举起手机想上网看看新闻,忽然弹出个提示说手机已经连上wifi。

许斌一怔,调出来看时候才发现那没密码的雷锋wifi名字居然叫:shabiniyaolianwoma

Shabimiyaolianwoma

傻逼你要连我吗

.............

这谁想出来的破名字。

一看信号还是满格,许斌抬头望着233寝室的门牌,若有所思。

他还没看多久新闻刘小别就兴冲冲请好东西出来,抬起胳膊箍着许斌脖子往他耳根吹气:“我好了!走呗!”

许斌没急着走路,先把手机举在他眼睛前面:这是你们寝室wifi?

刘小别就呵呵了。

“唐昊那傻逼想的,说这样就没人敢连了,用不着密码。”

他举着两只手澄清自己和这件事没半点联系。

拿着手机的许斌露出费解表情。

 

“你没和他解释说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自动连接可用的wifi网络’?”

“没,他说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

 

真男人唐昊坐在烧烤店前喝雪碧,联谊已经续了第二摊,他在夜风中揉了揉鼻子又打了个喷嚏,低头嗅着自己衣襟上的孜然味儿,心想真是奇怪怎么会在这季节感冒呢。

离他所坐点为中心坐标往东南方向延伸五百米处,孙翔正陪着周泽楷拦出租。

事实上作为一个囊中羞涩的大学生他完全不想在请过一个网络作家法式大餐又在夹娃娃机前惨败之后,仍然土豪似的坐着出租送这个拿在附近商店买来的蛇皮袋装着毛绒玩具的风衣男回家。

但。

风衣男一手拎着袋子,另一手递钱包到他眼前:“用我的。”

紧紧捏着钱包表层细腻皮革的孙翔,胸中顿时一片开阔。他振奋地想:助人为乐,有何不可呢。

伸手,拦出租,上车,一气呵成。孙翔的笑容在霓虹照耀下分外灿烂,直到上高速之前他仍然在提醒自己:这次,绝对要他妈的周泽楷给我签名!签两个,挂淘宝卖一个我自己个儿留一个等升值。

嗯?

上高速?

 

...........

 

周泽楷是个谜。

准确的来说,孙翔但知道这人是个网络作家,却不知道这人到底有多少家底。就在几天前邹远和他说网络作家基本不赚什么钱,而此时此刻孙翔第一次发现他已经成熟到可以驳斥邹远的话了。

——以“这座每年就回来上个大学连路名都还没摸熟的城市郊外还有如此电视剧一般的电控铁闸门和门边上大大的烫金【周】字牌子特么当这是横店呢!”为起点。

 

我是孙翔,万万没想到,我认识了一个真正的土豪。

在233寝室四个人里头,刘小别和孙翔都算是小康之家出身,大风大浪虽然没见过,小打小闹还算撑得住场面,至少在有钱人面前,能够稳住阵脚不至于露怯。即使如此孙翔也彻头彻尾地被位居郊区背山临水的周家大宅给搞懵了,他下了车,脚下是散发着真正青草香味的草皮,平视前方是一个中型喷泉,上头立一尊罐子倒水小男孩的雕塑。孙翔背着手仰望苍穹,看着远处山里头星星点点的别墅灯火,觉得自己的境界都得到了提升。

周泽楷站在他背后拍拍他的肩:“走?”

说走咱就走呗。

孙翔迈开大步勇往直前,周泽楷在后面喊他名字,结果风太大,这人压根就没听见。那人没办法,只好追上去拉住孙翔胳膊,孙翔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太对,顷刻间像中了排云掌似的躲开老远。

“有话好好说!不要以为你的金钱可以让我动摇!”

周泽楷呆愣着虚张开双手看着他。

“那边是....车库。”

他说。

“哦。”

孙翔冷酷无情地应了一声,换了个方向接着走。

周泽楷接着喊他:“那边是地下室.....”

孙翔撂挑子不干了。

他保持原地不动的姿势,深深吸气,周泽楷垂着手等在旁边。这时候孙翔记起来平时刘小别教授与他说,每当要发火之前,得先吸三口气。可当他吸到第二口却觉得胃里头隐隐抽痛,只好捂着肚子强压怒意勉强问身后那人:

“你要我往哪儿走?你说。”

对方也挺委屈的。

“你直走就好。”

呵。

孙翔想。

要不是你这院子这么大,我轮得到你来指指戳戳吗,天真。

 

上一楼,左拐,直走,右拐,又上一楼,直走,右拐,右拐,直走,数三个房间,推开。周泽楷带点歉意看他:“我到了。”

孙翔觉得肚子又饿了,他勉强哼了一声,帮着周泽楷把毛绒玩具搬进屋里。里头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还大,中间那张床却没有床柱子也没床帘。孙翔歪着脑袋研究了一会儿,见周泽楷又要往外走,赶紧叫住他。

“你这是要做什么!你不可以把我扔在这里。”

实话说他刚才没记住路,第几个岔口右拐来着?

周泽楷温和地看着他。

“带你吃东西?”

求之不得啊。

但是孙翔是文明的社会人,他还是先摸着肚子假装客气了一会儿:“这怎么好意思。”

“.....你不吃?”

“..................我这是客气!”

周泽楷站在对面研究着他的脸,忽然毫无预兆地扑哧一声笑了,孙翔横眉竖眼瞪着他不懂这人笑点为什么这么低。等他笑过了,笑够了,伸出温暖五指抓着孙翔手腕说:“跟我走。”

哎呦。

孙翔瞬间就把一切不满抛诸脑后。

 

土豪家的夜宵。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评论(7)
热度(129)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