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11】

孙翔看着周泽楷因为个儿太高所以只能弯腰撅屁股地夹娃娃,一点儿也没有原先潇洒型男的的风度,看了两分钟就情不自禁地开始钻研周泽楷的屁股。

知名网络作家的屁股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同,好吧,除了更翘一点,形状更好捏一点……孙翔把手牢牢插进裤兜里,防着自己什么时候一不留神就摸上去了。对方黑色的休闲裤质感看起来也非常舒服,比唐昊这条地摊上三十块钱一条扫来的货色要好出不知道多少倍。

周泽楷又连续夹上来两个,孙翔低头一看,娃娃机里还剩下孤零零的三四个娃娃——孙翔心里一动。

这他妈就是手残也能夹上来了吧?!

“那什么,我来一把。”

周泽楷刚伸手把下面掉出来的毛绒布偶们捡到怀里,米奇公仔和毛绒小熊衬得他那张漂亮面孔越发光鲜亮丽,孙翔都忍不住想给他发一朵小红花。

周泽楷抱着玩偶们往后退了半步,给孙翔让出了娃娃机前头的地方。

孙翔卷起袖子,猫下腰好比一头蓄势待发的小猎豹似的握住摇杆,正准备下手时忽然问周泽楷道:“还剩四个,你想要哪个?”

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他自己夹上来的娃娃山,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都行。”

但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一点也没有干扰到孙翔的耍帅之心,他嘴里嘟囔着那你瞧好吧,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总之他准确地操纵着那根红色摇杆,左转一下右转一下,稳稳当当地停在了一只小龙玩偶的上方。

“吸星大法——”

孙翔心里喊道。

他吧唧一下按住按钮,上方的夹子缓缓旋转着降落下来,一公分,两公分,夹子的一只钩爪一开始有点展开不灵,但僵硬了一瞬间之后立刻好转,三只钩爪张开到最大,然后在小龙的头上合拢起来——

小龙头大,很容易就被抓了起来。

孙翔直起身子朝向周泽楷,“很容易嘛,真不懂为什么那么多小姑娘死活夹不上来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表情有点微妙,至少谈不上为了孙翔的惊天一爪而高兴,他微微蹙起眉头,抬手指了指夹娃娃机:“掉了……”

孙翔回头一看,正好看见他刚才还胜券在握的绿色小龙砸到被周泽楷夹得空空荡荡的金属箱底上。

 

他心里的珠穆朗玛峰坍塌了。

 

“……正好,你再夹不完咱俩就回不去了。好好一个晚上怎么能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孙翔故作潇洒地解释道,“行了,现在终于不用浪费时间了——刚才没给你夹上来,我再满足你一个愿望吧!”

他像个集齐了七个龙珠的神龙一样手指不远处繁华街道,心里却暗暗盘算起干瘪的钱包里到底还有多少钞票。

周泽楷的眼睛在夜空和街灯的交相辉映下呈现出明暗闪烁的光华,他仍然是没什么表情,声音却是极清。

他看着孙翔道:“带我回家。”

孙翔:“……”

这他妈才哪儿跟哪儿啊上来就回家?咱俩才认识几天?喜欢你的书也不至于喜欢到你家里实地参观创作环境啊?作者又该吃药了是不是?

周泽楷眼神纯良,回手一指那堆娃娃:“回家……放东西。”

孙翔为自己的阴暗感到了惭愧。但是想到马上就能近距离参观一代人气写手一枪穿云的家,他立马又精神百倍了。

 

再见了!集体活动!

再见了!脱团狗唐昊!

 

邹远在微信群里看见这么一条,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旁边的于锋从文件堆里抬起头问他怎么了,他就合不拢嘴地把手机递了过去。

于锋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接过手机,也靠在椅子上借机休息了一会儿。

他们部门上交本月工作记录的小干事和团委那边交接不清,团委老师又是个典型的图省事儿的人,每次只在自己有空的时候处理事情,逼得学生组织集体吐血。那小干事交了两次文件才成功,团委老师手一滑就删除了,然后又赶上小干事电脑中毒,备份文件彻底找不回来,于锋没办法,随便说了两句之后只好赶紧重写记录。

大好的周末晚上,他们部门里十有八九全都出去狂欢,谁也不乐意枯灯残豆的面对着一打A4打印纸绞尽脑汁。于锋为了这份该死的记录独自查了两个小时资料,拨了几十个电话,才终于等到邹远带着一身的烟火气息闯进校报办公室。

两个人工作比一个人总要快些,但人手毕竟还是有限,最大的益处也不过就是多了个伴儿,累了的时候抬起头来,能看见对方勤勤恳恳奋笔疾书的侧脸。

于锋把手机还回去,邹远寝室的人他大致也都记得名字——邹远常跟他聊天,话题也免不了要涉及到233的光荣事迹——“唐昊脱团了?真没想到啊。”

“还没有,”邹远用原子笔支起脸颊,刚好戳出一个圆圆酒窝,“我们今天不是和新闻的联谊嘛,过来之前我看到唐昊和我们班上一个妹子聊得还不错,那妹子生冷不忌,可能真就喜欢唐昊这样的呢!”

——啃着羊蝎子回答我是白羊座的唐昊忽然有点想打喷嚏。

“那还不错,脱团有望,”于锋把整理好的文件摞在一起戳齐,似笑非笑地又问了句,“你们寝室其他人呢?都还单着?”

邹远眼帘微微垂下,睫毛的阴影挡住了里头模糊不清的神色:“小别今天说要去见他小情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孙翔嘛,他最近看小说上瘾,大概没工夫谈恋爱吧。”

于锋起身去拿邹远这边的材料,邹远写得慢些,五六个部门的记录只登记好了两三个的,薄薄的几张打印纸从于锋手里滑下来,男人蹲下去捡,弯腰时还问邹远,“那你呢?”

“我啊……”

于锋捡完东西,随手把一沓纸张放在邹远桌子上拢了拢。

邹远递过一张遗漏的人名单,沿着于锋手指缝塞进了那些顺序纷乱的打印纸。初秋的夜里凉风阵阵,只有两个人手指温度彼此接近,皮肤触感是最难抵抗的温柔。

邹远收回手,平静地两手交叠抵在唇边,“我当然还是单身啊,但是……姑且算是有目标了吧。”

于锋没说话,身后窗子里夜景一片辉煌。


评论(5)
热度(116)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