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10】

唐昊是不会向命运就此妥协的,如果屈服的如此轻而易举,他也就不是唐昊了。

此时此刻他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机会,不错,成败在此一举。

——为了之前无数次的失败的铺垫,和之后无数种成功的保证。这是仅仅属于他自己的明天,是唯一能够为他所掌握的幸福未来。

唐昊站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就像之前和之后无数个敢为人先的英雄那样,他们理所当然地注视着唐昊。但这没有什么,人们的注目并不会改变他坚定的决心和前进的动力,他迈开脚步,一步一步朝前走着。是的,那个穿粉色毛绒上衣的女生,她精心地将自己的发辫变成了鱼骨辫,这很巧妙,手巧的女生通常有一颗敏感而善良的心灵,所以她想必会答应的,只要唐昊能够诚恳的袒露心声,像这样——

 

“这位同学,我能和你换个位置吗?我坐在那边完全夹不到这锅羊蝎子了。”

 

邹远拿着手机看着唐昊俯身撑着桌子,他那条链子上的十字架垂在姑娘的耳边,毛衫和衬衣一起卷起到肘关节,骨节分明的手撑在姑娘旁边的桌沿上,低头说话时候碎发微微垂下,简直跟拍电影似的。他见那姑娘微微红了脸颊,侧过身子看着桌上沸腾火锅里头的羊蝎子仿佛在害羞,于是终究放下心来,冲着电话里说了句:“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直到他悄悄走出门唐昊都没空抬起头看向他这边,邹远欣慰地远观着唐昊和那姑娘彼此脸红却现出一副言谈甚欢模样,在233寝室微信群里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恭喜唐昊,祝明早正式脱团。”

 

结果回复的最快的居然是孙翔,那家伙不知道究竟在干什么,看上去闲的发泡,紧跟邹远其后回复道:“我了个草!唐昊那家伙不会吧?!趁着老子去上个厕所就出手,城府这么深!靠!看我回去不干死他!”

周泽楷站在他背后,不费什么功夫又夹起一只hello kitty,小心翼翼搭在那堆被毛绒玩具搭起来的金字塔顶端犹豫着转头问:“可以?”孙翔和他一样无意理睬周围围观人群,不过他是因为忙着回复微信讨伐唐昊,一面打字一面满不在乎地摆摆手:“随意啦,正忙着呢。”

周泽楷转过脸看起来有些苦恼地盯着夹娃娃机。

里面的娃娃已经所剩无几。

 

时间倒回约两小时前。

 

孙翔上完了厕所,觉得餐馆里头既闷又热,他的灰色椭圆领短袖上衣前胸全是汗水印子,嫩黄色小脚裤也紧紧贴在腿上,像是从上到下缠了两层保鲜膜似的密不透风。他的刘海全湿了,黏在额头上,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刚搬完砖回来的小模特,怎一个惨字了得。

成为一个街拍潮男果然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菜鸟潮男孙翔敞开两腿忧郁地坐在餐馆旁边中国银行的阶梯上,眯起眼睛看着远处被阳光晒得发亮的小店招牌。忽然从远处来了个人遮住了他的阳光,站在他的正前方从上往下直直朝着他投注视线。孙潮男皱着眉毛抬了抬脑袋想看清楚来者何人,结果还没等他看清楚,对方倒是先开了口:“怎么在这里?”

靠。

How old are you.

孙翔抬起手遮着阳光谴责他:“周泽楷你挡着我亮了。”

被谴责的人默默挪开了几步,接着问他:“怎么在这里?”

孙翔翻了个自以为帅气的白眼:“废话,坐在这儿当然是因为要吃饭!你有没有点儿眼力见儿?!”

周泽楷指着银行招牌:“吃饭?”

孙翔......................

孙翔特别不想和这人说话,于是他显出高贵冷艳模样:“是啊,我每天就吃吃钞票就能饱了,不像你这么穷,不想抱我大腿咱们就说再见吧,拜拜。”

想要用这种低端垃圾话话伤害到周泽楷只能说孙翔太天真,对方果然不为所动,坚持低着头直视着他的眼睛问:“你没吃饭?”

被他那股视线盯得有些不自在,孙翔只好移开脸撇着嘴承认:“没,不....一半...吃了一点。”

“一起?”

啊?

孙翔怜悯地仰起头看着这人。

他这算怎么回事?这么穷还想着要接济人?企图感动中国还是怎样?

左思右想,右想左思,他忽然有了个主意。

 

孙翔站起来,拍拍屁股后头的灰和土,一手抽出钱夹子冲着周泽楷扬了扬。

“别了,上次你请,这次轮到我。”

想了想,以悲天悯人的语气居高临下望着台阶下的周泽楷补充了一句:“你们这些网络小说家也怪不容易,叫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法式大餐,走起。”

他们还真就去吃法式大餐了。

孙翔全程陶醉在“今天的我做了一件好事”的自我满足感之中,连看起来烤过了头的牛排都显得格外美味。周泽楷始终埋头吃喝,动作看上去却不疾不徐,十分优雅。孙翔觉得他不说话这点太不让人满意了,没有话题只好主动挑起话题,他侧着脑袋做出亲切模样问对面男人:“好吃吗?觉得如何?”

周泽楷抬起脸看着他,有些茫然,接下来他垂着眼帘慢慢组织了一会儿语言,非常认真地答复孙翔:“行...”

好吃咱们就坦率地说好吃行吗!真是.....傲娇!

不过不戳破对方是美德,孙翔握着酒杯啧啧两声,斜眼看周泽楷细细地把牛肉切成小块,慢条斯理地吃完,又伸出手晃了晃高脚杯中红酒,斯文地小口抿下。仿佛稀松平常的动作,却慢慢叫他觉得成就感又不太明显了。

再也不请这人吃饭了,没劲。

付账的时候孙翔明显情绪不高,连周泽楷诚心诚意地和他说的那声“谢谢”都没能让他愉悦回去。之后出了门他塞着耳机一脸冷酷地跟在周泽楷身后走街串巷,前面那人忽然在一个满满当当的夹娃娃机前头停住了脚步。

“喜欢?”

周泽楷伸出五指按在夹娃娃机的玻璃上,转过头望着孙翔。

孙翔一惊,正想破口大骂时候忽然一低头,看见邹远给他搭配裤子的那条腰带搭扣上有一只大大的hello kitty,瞬间就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只好捂着眼睛默默点了两下头。

妈的邹远,妈的。

不知道他心理活动的周泽楷看起来非常开心,他认真摸了摸口袋,结果没有零钱。蠢了吧?孙翔高贵冷艳地呵一声,过去塞给他在自己裤子口袋里被捂得温热的一块钱。

“想玩就去吧。”

捏着钱的周泽楷弯着眼睛冲他点点头,伸手投了进去。孙翔稍微被他那笑容给闪了一下,心想哇靠还真是挺帅的,不过那也就是一瞬间的事,他马上就陷入了无尽的无聊中,倚在夹娃娃机旁边刷微博,就等着他那一块钱打了水漂满足了周泽楷微妙的童心之后他们好上路。结果左等右等换了好几个酷炫的姿势,老半天周泽楷都没来找他,只听见那头音乐声一阵接着一阵,待到孙翔定睛一看,下头的娃娃正以决堤之势乱七八糟地往下掉。

原来夹到娃娃之后还能免费再玩一回。

草。

这机器的设定真糟心。

孙翔叹了口气,捡起一只娃娃贴在脸边上,毛刺刺温乎乎的触感。他看了看表盘和周围渐渐围过来看热闹的人群。

 

街边太多人与车,繁华闹市人醉夜。

敢问:

今天晚上还能再更无聊点儿吗?


评论(10)
热度(138)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