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9】

唐昊认为这个一枪穿云耽误了他的吃饭大事,已经可以拖出去套个十次八次的麻袋了。但唐昊同学年方二十,实际上还是比较天真的。

比较天真,俗称图样。

 

周末是唐昊他们班和邹远他们班的联谊,组织者是两边的班长——两条上个月刚刚搞到一起去的脱团狗。

要说他们俩这一腿还是唐昊他们寝室帮忙促成的。

233寝室海纳百川,新闻的孙翔和唐昊,中文的邹远,计院的刘小别——刘小别尤其爱说自己来自光棍天堂大计院,目标是成为一只有理想有追求的新时代码农。当时分配宿舍三个系正好剩下四个人,随便一调剂就全扔进这间空房了。

后来这一寝室里头几个人常出乱子,各方班长时常前来降妖除魔,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新闻那位是个说话声音铿锵有力的东北妹子,中文那位却是个柔情似水的小男生,俩人搞到一起以后,刘小别瞪了瞪眼睛,只说真他妈天作之合。

后来俩人吃水不忘挖井人,决心回馈社会组织一次联谊。

233寝室四个人谁都没有女朋友,那女班长一拍大腿说了解,参与人员名单上就又多了四个人。

刘小别说我可不是你们系的,饶了我成吗。

男班长温柔一笑:“好多姑娘等着你呢!”

刘小别撸了撸胳膊上汹涌澎湃此起彼伏的鸡皮疙瘩,闭上眼睛准备赴死。

当天唐昊蹲在柜子旁边找衣服,整个衣柜里头乱七八糟塞成一团,他脑袋上顶着一件衬衫,脖子上挂着一条裤子,扭过头来问邹远:“邹远你说我穿哪一件好看?”

邹远正在做作业,刘小别替他回答:“你穿哪件都不好看。”

“刘小别你滚蛋,”唐昊扯出一条嫩黄色的小脚裤,“邹远你看这个!屌吗!我听说女生最喜欢这种可爱的颜色——操你妈刘小别你把裤子还我!”

刘小别把裤子扔给孙翔:“别让他丫穿这个,他敢穿我就把他拖出去揍到再也穿不上裤子!”

孙翔哦了一声,接过裤子在身上比划了两下,穿上了。

“好看吗?”孙翔问。

刘小别:“……”

刘小别掏出手机迅速拨了个号,“喂,许老师,你晚上有活动吗,带我一个——我他妈受不了了我需要治愈,对,就你,你最治愈行了吧!我跟你说咱俩吃顿驴肉火烧都比跟那几个逗比出门强!”

邹远好不容易从作业里头抽身,勉强评价道:“孙翔穿着合适点……唐昊你就穿牛仔裤吧,我上次陪你买的那条,上身,不行你别穿V领衫……这个太……”

刘小别打电话打到一半,看着唐昊挑衣服还能气出一肚子火来:“这个太傻逼了!你看看你自己,你有胸肌吗你,你那是赘肉——一低头还能看见金沟杯呢,赶紧换了换了,穿你高中校服都比这个强!”

好不容易揪着唐昊找了几件不那么出♂类♂拔♂萃的衣服穿戴好,刘小别汗都要下来了,斜眼一看旁边孙翔,一身浅色基佬装,邹远皱着眉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他好。

听着刘小别喘气声音都不对,许斌在电话那头差点笑出声来,“怎么了?帮人挑衣服,怎么挑得气喘吁吁的?”

刘小别一边笑一边叹气:“我这真心是个累活儿……要不我也帮你挑两件衣服?咱俩也气喘吁吁一把?”

许斌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明白过来,“过阵子吧,”他慢悠悠地说了这么一句,“这几天太忙,没时间。”

刘小别浑身上下过了电似的,寝室里其他仨人说了什么他全都没听见,脑子里头就盘旋着许斌这两句话。

他弯腰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扣在被子上,又拿枕头盖住了,防止任何一点声音传过去,他没搭理另外几个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眼光,抬起手像要挠出里头的脑浆一样凶狠地抓了抓头发,最后他攥紧拳头,大声骂了一句:

“——我靠!”

孙翔坐在他对面,伸手拍拍他:“刘小别!把你那双绿色的帆布鞋借我!”

但孙翔看着刘小别兴高采烈地把鞋递给他而且一句槽都没吐,吓得差点没敢接。

 

刘小别挂了电话说老子要去见小情儿啦再见吧你们这帮老光棍!

剩下三个人面面相觑,谁也没听刘小别提过这方面的事儿,而且他既不喜欢去联谊又不喜欢参加各种活动,他们还打哈哈说刘小别同志该不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看着刘小别抬脚蹬开门一去不回头,唐昊疑惑得不行:“他去网吧下片儿了?”

“宿舍又不是不能下。”孙翔深沉。

邹远揉了揉阵阵作痛的额角,“差不多到点了,咱们走吧。”

 

两个班联谊坐了满满一长桌,虽然是文科为主但男生人数居然能勉强跟女生持平,孙翔一打听,果然有外班人专门过来凑份子。唐昊他们仨来得有点晚,只能坐在最后面靠桌角的位置,离主菜远到必须得站起来夹菜。

邹远看起来倒是毫不在乎,校报那边好像又临时有什么会议要开,于锋的短信接连发过来,他一直埋头发短信,连个脸也不愿意露给外人。

唐昊一心奔着吃,但孙翔今天穿得太惹眼,中文班里几个不知道孙翔是什么德行的小姑娘眼神一直往这一侧瞟,唐昊不在寝室里时羞耻心还有那么一点,实在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抄起筷子大杀八方。

孙翔长得确实还不错,个子不低,时常是一副生机勃勃的劲头儿,不知道他有多二的陌生人总会给他打个高分好评。

就比方说现在,他左边是低头发短信的邹远,右边是举着筷子沉思的唐昊,没人跟他说话,就显得孙翔如同一个可以高唱《洋葱》的忧郁小生。

忧郁小生憋尿憋得膀胱都快裂了。

两位班长一个接一个地讲话,从十八大重要指示讲到上个月某明星带球结婚,两个人一唱一和滔滔不绝,底下两排单身男女已经开始眉来眼去。

唐昊他们仨坐在犄角,只能跟桌上的餐巾纸盒暗送秋波。

好不容易等他们致完辞,一人一杯啤酒下肚,孙翔眼泪汪汪地往厕所跑——啤酒涨肚,他快不行了……

 

唐昊寂寞地吃了一会儿,忽然听见隔壁两个女生小声嘀咕,一个说刚才在厕所门口看见的那个挺洋气的小男生怎么被人带走了,另一个说带走他的人长得更帅诶!

唐昊心里产生了某种谜之预感。

果然没过几分钟,孙翔发了条短信来:“我又遇见一枪穿云了!!!!!!!!!!!!我先走了!”

妈了个巴子,唐昊终于也忧郁起来了,他看了一眼干脆跟于锋打起了电话的邹远,心里想英雄果然是孤独的。


评论(13)
热度(157)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