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8】

本文不涉及【邹于】【刘许】【周翔】之外的CP,请大家观看之前务必注意哦☆



学校就这么大,遇上熟人很正常。

偶尔遇见熟人秘不示人的特殊状况,也很正常。

比方说,他们在准备去面馆吃牛肉面的时候,看到了街对面孙翔和一枪穿云并肩走在一起最后还拐进了巷子里,这实在是非常特别相当正常以至于你都不会去想它为什么不正常的一件事。

....................

于锋举起手:“等等等等等,那个是一枪穿云?!”

邹远喝了口农夫山泉,有点甜。他边拧上盖子,歪着头想了想。

“我记得,数学领域有个叫‘六度分隔’的理论?”

于锋马上举一反三:“哦,那是说....孙翔可能是一枪穿云的亲戚之类的?”

邹远从善如流:“比如表哥?”

表哥?

他们几乎同时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两人身影消失的小巷,发出一种仿佛看到火星坠落在对面写字楼顶般的呻吟。

 

几乎同时,孙翔站在另一条街的街口。

他拎着早就干透缩成一团的汤面和只留一丝余温的饭,肃穆庄严地瞪着街对面法国菜餐厅金线勾勒的大招牌,一枪穿云站在他身前时不时看看表,沉默让他看起来像是从港片里走出来的便衣警。他们在等红绿灯,大马路很空,灯的延迟很长。赶时间的行人假装那盏灯坏了,低下头急匆匆地在他们身旁来来去去。孙翔觉得拎东西很累,但他在三十秒前和两分钟前以及三分钟前分别拒绝了三次来自一枪穿云的好意,男子汉大丈夫,放得下,也拿得起。

斜对面的青灯开始闪烁。

是的,还有几秒就能吃到法国大餐了,这点痛算什么。

换灯了,一枪穿云回过头温和地朝他示意,孙翔跟上,他加快速度走到一枪穿云前面,挺胸抬头,享受着做知名网络小说家向导的快感。他们保持这个节奏过了马路,孙翔在法菜馆前站定,胸有成竹地回过头,道:“你................啊?”

一枪穿云早转了个身走过去老远,听他喊,回过头眨眨眼:“我?”

孙翔抬起脑袋,看着一枪穿云斜上方大排档油腻腻的招牌,想问他:说好的法菜呢?

但仔细一想人家其实也,没和他说好过。

把人生想得太美好的大学生孙翔心中郁郁,伟人般摆了摆手:“没事,”又冲着前方比了个手势“走路。”于是埋头走路。一枪穿云腼腆笑笑,等他赶上来,与他并肩而行。几分钟后他们俩面对着面坐着摆开架势,中间隔着满山满谷的烤鸡翅烤土豆烤鱼烤虾羊肉串猪肉串烤韭菜烤金针菇以及两瓶七喜。一枪穿云为他掰开筷子,清脆的“啪”一声响,孙翔方才如梦初醒般抖了两下身子,抹了把脸。

“吃。”一枪穿云温柔地把筷子朝着他递过去。

“谢谢你...一...”

“周泽楷。”

“啊?”

对面那人张了张嘴,兀自微微一笑,指着自己。

“我叫周泽楷。”

孙翔捏着筷子,喉结上下动了动。

“哦....哦....”

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偶像,和偶像一起吃饭,偶像给他掰了筷子,告诉了他真名。

他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周泽楷本来话就不多,因此孙翔不和他聊天好像也并不显得怪异,他们两个人这顿饭吃得相当沉默。结账时候孙翔还是想付一半,掏钱包带出了钥匙,掉在地上啪一声。他闷闷不乐地捡起来,拍在桌子上。周泽楷摆了摆手,自己先把帐给付了,回来看到桌上的轻松熊,伸出手轻轻碰了碰,露出一个微妙笑容。

孙翔当他是在笑自己幼稚,揉了揉鼻子哼着说:“还好吧,就是丑了点,现在都讲求心里美,不爱看长相。”

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没过脑子,周泽楷似乎也不太在意,笑着把钥匙还给他。他们在店门口互相道别,孙翔一个劲疾走了老远忽然一拍膝盖。

“卧————————————————————槽!”他喊,“忘了要签名!”

他像是在桃花源逛了一圈的渔人,出来的时候两手空空,手里只有一个轻松熊,还是他自己的,上面可能有周泽楷的指纹,认真说的话——指纹又卖不了钱!

 

回去之后他整个人都像霜打的茄子,蔫头蔫脑地坐在椅子上不动。邹远托着腮观察他,视线简直能在他背后穿出两个洞,而他浑然不觉。

邹远转过头问刘小别:“你觉得,孙翔和一枪穿云是亲戚的可能性是多少?”

刘小别笑得在文档里打了一串莫名其妙的代码。

孙翔置之不理,一脸忧郁,直到唐昊在对面床上吼他。

“孙翔!我他妈的吃的呢!”

................

..........................

....................................

孙翔愣了几秒。抬起头。张嘴。

“草,我他妈忘拿了。”

 

这一晚最惨的人是唐昊,他骂骂咧咧地拿起桌上泡面,发现被捏碎了,更生气。最后他泡出来一碗像是被剪碎的扭扭薯条似的东西,一仰头,武松似的喝了一大口。

刘小别写完了小组作业偏过脸看着他,简直快要流出心痛眼泪。此时此刻罪魁祸首孙翔却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忽然露出探究表情转个身询问邹远:“网络作家是不是都特别有钱啊?”

邹远想了想:“我个人认为,还好。”

孙翔啧一声,恍然大明白,拍了拍大腿畅快道:“卧槽原来如此,难怪他没钱请我吃法菜,只请我吃了大排档,这样的话也说得通啊。啧,小说家,还真可怜,啧啧。”

啪。

唐昊捏折了功用形同虚设的一次性筷子。。

邹远收回了落在孙翔身上的怜悯目光拿起一本《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

刘小别重新戴上耳机写报告。

孙翔生命倒计时:

00:00:10


评论(8)
热度(143)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