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6】

本章刷的CP见tag,食用愉快。



那之后他们谈了什么一点也不重要,对于刘小别而言最重要的是——许斌不讨厌他。

不,不对,他应该还有点喜欢自己。

嗯......说不定还“挺”喜欢自己的。

反正自我陶醉不花钱,想怎么杜撰怎么来,刘小别就在脑袋里瞎琢磨,面上虽然是一点波澜不起,许斌却被他那不知觉飘移过来的视线盯得发毛。

“啊,”初中老师试着转移个话题,“那以后你....没去游乐园打工了?”

刘小别先想:什么游乐园?

然后他才记起来,啧了一声:“不去了,那种活计,该谁谁倒霉,春暖花开的天都能把人热成神经病。”许斌听了在旁边只笑不说话,提起紫砂壶给他杯子里加了点茶,刘小别拿过来就喝,许斌一惊,伸着手说不行那里面是开——————

晚了。

刘小别灌了一大口半开的烫水,脸上颜色都变了,灼痛感瞬时间在他口腔里扩散,像是撒下了一把针,刺得黏膜生疼。他站起来时候还能勉强保持冷静,迈开大步走向厕所。许斌着急地赶在他后面,想问他话又犹豫着,守着那人闷声不响涮了两次口。刘小别终于抬起头,随便擦了擦嘴边上的水渍看似镇定地瞪着镜子好一会儿,眼神凶狠,活像是在威胁那一大块玻璃似的。

“还好吗?”许斌在他背上稍微拍了两下,表示安慰。

刘小别顿时就好了。

但他还是要装成没好的模样,张口哑着嗓子说:“确实吧.......有点难受。”

许斌顺了顺他的头发。

刘小别递过去一个暗示眼神。

许斌专注于斜着眼鉴赏洗手池子边上一管上次刘小别来时候开封的中华牙膏,动也不动。

刘小别..........

刘小别着急了,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于是他躁地抓耳挠腮了一阵,终于憋出来一句:“你就,稍微安慰我一下成吗!”

许斌被他那横眉竖眼的模样逗乐了,差点没笑出声来。他伸手捏住刘小别下巴眯起眼睛:“说吧,想要什么安慰?”

但没等刘小别想好要说什么来活跃气氛,他就亲上去了。

幸福来得.....有点快.....

他俩暧昧了这么小半年,实质进展的契机居然是因为一杯白开水,想想确实有点逗.....但是吧,既然这一步都迈出去了,这就是人类的一大步。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刘小别心里高兴都来不及哪里还会细细琢磨,一不管二不顾,闭着眼揽着许斌脖子勾住他舌头就把主动权夺回去了。许斌两手摸在他腰上,正是吻得难舍难分时候,忽然刘小别裤子里手机唱起来,许斌手腕一翻就把手机给舀出来,退出半步,举到刘小别眼前:“接电话”

他嘴唇上水汪汪的,刘小别见了心里喜欢得不得了,本来还要耍赖再黏糊一会儿,结果抬眼见到来电人:邹远。

刘小别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不敢不接。

他们寝室四个里头,有事没事喜欢到处打电话的人一个都没有,平时都是短信微信换着用,真到了火烧眉毛的份上才会按下那个拨号键。结果,刘小别这边一接,那边邹远依然很淡定:“刘小别,你电脑被黑了。”

刘小别那台外星人二十四小时待机,屏保就是一般的windows自带,按道理来讲即使播放屏保也不太可能被认错,所以猛一听邹远这句话他有点摸不着头脑:“啊?”

“你听。”邹远说。

伴随着远处奇怪的口水歌垫乐,一阵窸窸窣窣声过后,邹远似乎是把听筒凑近了电脑。结果不凑近还好,一凑近刘小别就卧槽了一声,便是没想到那首《爱情买卖》是从自己电脑里头放出来的。他急急忙忙地问:“究竟怎么回事儿啊?上面有没有显示着什么?”

“嗯....屏幕上有字。”邹远说话速度又平和又稳定,平时听倒也还好,真到了这时候倒起了往刘小别心头一把火上泼汽油的反效果,刘小别刚想催他,那边像是猜到他想法似的,道:“写着:明天早上八点前刘小别你丫再装死不交出小组作业和报告就让你再也开不了机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句号。”

顿了顿,邹远又补充:“句号是我念出来的。”

“............................................”

刘小别扶住了额头。

他挂了电话,面色凝重。

“许老师,我要去刺杀秦始皇了。”

许斌非常理解:“需要我给你煮点饺子带着做干粮么?”

他说着一个转身就去煮饺子了,刘小别心情在水和火之间七上八下,最后还是笑得和中了五百万似的一路跟到了厨房里头,背着手围观许老师的厨艺课堂。

那头邹远收了手机拿着钥匙出来,于锋在外面走廊等他的过程中打了一通电话,邹远就在一边安安静静等着。于锋打完电话,转脸见到邹远,点一点头笑着和他一起下楼。邹远在于锋旁边闷声不响走了一会儿,问:“见面会结束了吗?”

于锋苦笑:“结束是结束了,但是咱们前面还排着搜狐视频网易新闻新浪和腾讯那一堆大网媒,不容易啊。”

邹远看了看表:“不,顶多再有十多分钟就能轮到咱们了。”

“你怎么知道?”

“一枪穿云这个人.....好像出了名的不爱说话。”

于锋笑起来:“你这是采访前做了功课?”

邹远勾起一个模模糊糊的笑,仰着头看了一会儿树杈:“其实他写的挺好的。”

 

结果这个一枪穿云比邹远料想的还要不爱说话,他们一去倒好,发现土豆网的记者像是都差不多准备撤了。上头一溜各家媒体的牌子,靠着他们这一侧的有六间房和56的,那群记者们还完全没放弃一枪穿云,坚持不懈的排队准备举手。邹远扶着栏杆朝下看了一会儿,说:“咱们新视野的记者在哪儿呢?”

于锋视力不是太好,他平时也懒得戴眼睛,这时候要看清楚人就有点吃力,他捏住栏杆使劲眯着眼瞅了一会儿,半个身子都贴在了邹远身上。紧靠着摩擦的温热触感叫邹远结结实实愣了半天,心思慢慢的就不在一枪穿云和那群七嘴八舌的记者身上了。

他发着呆的空档于锋看好了位置,完全没料想到他这些小心思,拽了拽他的手说:“那儿!我看到小菜了。”

小菜是他们社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记者,学播音的,短发双眼皮,采新闻时候挎一个单反满校园跑。她那台单反上拴着一只大兔子布偶,头发上也常年绑着各色兔子形状的装饰,这时候举着单反一个劲拍着,那大兔子就挂在底下晃来晃去,真要是认起来,倒也好认。于锋一看到小菜坐在那儿就乐了,拉着邹远胳膊就往下去。邹远心不在焉被他拽着,看着于锋背影想了会儿乱七八糟的事情。

到了地方小菜还在专注拍摄,于锋也很有礼貌,在旁边候着。小菜拍好了一抬头,笑起来:“社长副社是你们啊,一枪穿云这人可好玩儿了哈哈哈一句话都不爱多说的,一会儿等腾讯问了差不多就该咱们家了,这场负责我正好认识,我师妹,招呼都打好了妥妥的。”

邹远笑了笑:“辛苦了。”

“哎没啥辛苦的。”小菜举着相机想了一会儿,拍着膝盖说:“对了,社长您帮我看看哪些照片合用?”

于锋点点头,就凑过去了。邹远看这边没他什么事,转身去前排坐了一会儿。大学校园里的记者会比较简陋,把狂热的学生和粉丝隔离开之后基本没有什么特别的防御措施。一枪穿云这时候坐在上头,除了旁边站了俩保安之外根本没有多余的。不过邹远也没能担心安保问题多久,没一会儿他的注意力就被一枪穿云的说话方式吸引了。

只见这时候记者问道:“请问您最喜欢的一本自己的小说是什么?”

一枪穿云皱起他好看的眉头非常认真地想了一会儿:“.........都喜欢。”

“有没有最喜欢的呢?”

这句话潜台词已经非常明显了,简直就是逼着人一定要给个答案,说实话邹远也了解这种逼供似的说话方式着实不妥,基本上不符合新闻访谈的设问原则,但是——这可是一枪穿云啊。

果然不出所料,一枪穿云抿起嘴唇,腼腆地想了好一会儿:“都是我喜欢的。”

这句话如果换个方式说,其实应该挺让人感动的,比如“我写的小说都含着我的心血,每一本我都写的很用心,所以我都喜欢,没有谁比谁特殊。”或者“既然写出来给大家看的东西,一定都是我最想传达给大家的感情和情绪,它们都是我心中最想表达出来的东西,所以我都喜欢。”

结果没有,这人的说话方式永远是除去一大堆修饰词,只说要点。

“还真是.....看不出是小说家啊。”

邹远回过头,于锋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站在他后头,发表着感想。

“还好吧。”邹远转回视线看向台上“我觉得他其实说的挺好的,虽然没有扯什么特别浮夸的东西,但是每一句都完全归纳到重点上了。”

听完他这句话,于锋摸着下巴细细咂摸一会儿,慢慢点了两下脑袋“不过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说完了他自己像是对先前判断感到不好意思,笑着拍了拍邹远肩膀:“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是你喜欢的人,一准没错。”

邹远看了他侧脸好一会儿,最终什么也没说。




评论(9)
热度(128)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