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5】

那什么,TAG真没错(´·ω·`)相信我(´·ω·`)




刘小别说那票是给戏剧社社长的倒也没错,但他没说他也得跟着去——一共四张票,戏剧社有个小姑娘是他的脑残粉,每次都巴着他没话找话。社长只当他俩两情相悦,每次出去聚餐刷夜都把这俩人安排到一起。

但刘小别其实不是戏剧社的,他班上一个哥们是戏剧社的干部,有一次社团缺个合适的男角,那哥们急得抓耳挠腮,最后在班上抓壮丁抓上了刘小别。

一介白丁刘小别友情客串,据他自己说要是把录像剪剪寄到老美他能直接拿下今年的小金人,唐昊跟孙翔表示你别逗,邹远倒是去看了一次,回来说小别演得真挺好——还有小姑娘给他献花呢!

唐昊立刻就精神了:“长得怎么样啊?不是托儿吧?我跟你说我给不少人当过托儿,就他们这种表演啊底下鼓掌的都是五块钱一个租的……”

刘小别说滚你的,哥这么英俊潇洒还用得着托儿!只要哥一招手,那是想有多少妹子就有多少妹子啊!

唐昊埋头嚼果丹皮。

那个献花的姑娘就是对刘小别芳心暗许的戏剧社小学妹,社长一听刘小别拿了四张票,立刻做老怀大慰状拍了拍刘小别的肩膀:“可造之材!”

刘小别没好意思说实话。

 

一枪……一枪穿什么来着的见面会是在周六下午,刘小别死活记不住这人笔名叫什么,你说一个写网文的搞这么复杂的名字干什么?!底线俩字最多仨字,你看人家苍老师每个字都简单低调奢华魅惑,看一遍记三年。

刘小别陪着三个女生往会场一坐,立刻感觉自己是个十足十的人生赢家——满会场的手持实体书准备扑上去签名的宅男里头他简直就是标新立异鹤立鸡群。

戏剧社社长跟她同好一起嘀嘀咕咕,小学妹坐在刘小别身边细声细气地跟他聊天,刘小别看那作家好像是堵车堵在路上了,实在有点坐不住,一拉学妹胳膊直接把她扯到外头去了。

另外那个姑娘问他俩干吗去了,社长面露哲♂学,只说这就是命运啊!

刘小别和学妹在命运里颠沛流离了十多分钟,回来的却只有一个学妹,眼眶是红的,鼻尖也是红的,社长一看就急了:“他欺负你?”

“没,”小女孩还能笑出来,“他说他这儿有人,不能耽误我。”

她指了指左边胸口,心脏还砰砰跳着,仿佛从未被伤害过。

 

刘小别站在后门口看着妹子回到座位上,刚要走就听见从前面开始传来一阵阵亢奋的嘶吼——这是召唤出绿巨人来了还是咋的,他回头一看,正是几名保安跟记者簇拥着一个穿黑风衣的男人走了进来。

那人先是站在前台被蜂拥而上的相机照了一通,然后就一声不吭地坐下来朝台下笑了笑。

刘小别都能听见戏剧社社长仿佛要窒息一般的尖叫。

刘小别用他5.2的两只眼睛仔细端详了一下台上那男人,心里怏怏地承认了这小子——还真他妈挺帅。

他看见学妹立刻被帅哥转移了注意力,啧了一声也就转身带上门走了。

 

手机嗡嗡响了一下,发件人——“许老师”。

 

“在路上了吗?”

刘小别也知道自己迟到了,就坦白道歉说还没出发,不过这就要上地铁了。

“帮我从楼下711捎一支红色圆珠笔。”

他笑嘻嘻地回了个“好嘞”,然后在那人小区外面的便利店里抓了一打圆珠笔。

 

“我说,许老师?开开门呐——我知道你在里面,有能耐发短信没能耐开门吗……哎呦,”刘小别被骤然拉开的防盗门搞得趔趄了一下,又抬手朝给他开门的人晃了晃手里的便利袋,“我还买了一袋速冻饺子,晚上咱俩吃这个呗?”

许斌看着他笑:“你晚上不回学校?”

“明天这不是周日嘛,我又没课,再说我们那个破地方也不怎么查寝,我还打算多跟许老师讨教讨教经验呢!”

“少拍马屁,”许斌侧过身子让刘小别换拖鞋进屋,“我就没见过当家教还要找人指导的。”

“你这不是见识了?”

刘小别比许斌脚大一圈,趿拉着许斌的拖鞋时后脚跟还蹿出去一截,但这人颇为不以为然,就这么踢踢踏踏地在屋里转了一圈,指着许斌的躺椅说上头这个靠垫什么时候换的,新靠垫上面的这是考拉还是什么玩意儿也太难看了。

许斌黑线:“轻松熊。”

刘小别表面上马不停蹄地胡吹说许老师这品味着实高大上,心里头却偷偷摸摸地有那么一丝窃喜。

等许斌转身去把速冻饺子放冰箱的时候,刘小别一脚迈进洗手间,对着自己通红的猴屁股脸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没出息。

他声音压低,脸色紧张,呲牙咧嘴的样子任谁都不会猜到这他妈是刘小别在害羞。

许斌跟他第一次见面时,他就穿着一身粗制滥造的轻松熊布偶装,那张熊脸也松弛得能捏出一打皱纹,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看着一个个子挺高、白衬衫西装裤的男人走过来问他:“麻烦您一下,能过去跟我侄女儿拍张照吗?她特别喜欢您……不是,诶,她特别喜欢这熊。”

男人眼睛是浅褐色的,看上去温暖得简直像块太妃糖,舔一舔就能甜到心里去。

刘小别隔着轻松熊呆滞的小眼睛看他,半晌才从那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错愕感中惊醒过来——刘小别朝着男人点点头,毛绒的熊头太沉重,他却浑然不觉自己后脖颈处早已经汗水涔涔。

他妈的!

“她在那边,您稍等一下,”男人把小侄女叫过来,这小孩子大概五六岁,扎着短短的双马尾,一双眼睛跟她叔叔一样漂亮。

刘小别走过去摸摸小孩的脑袋,对方立刻抱住了他的熊腿,男人宠溺地笑一笑,走到不远处掏出了手机。

刘小别变换了百般姿势跟小姑娘合影,最终那人还是收起手机回来跟他道了谢,小孩倒是不想走,扯着男人的裤脚说叔叔我再跟熊熊玩一会儿好吗?

男人道:“今天不行,叔叔下午还要回家批作业——我们下次再来找熊熊。”

 

批作业?

 

刘小别一把摘下熊头:“那什么,您是老师?太好了我正好有事儿想找人请教——能耽误您几分钟吗?”

小姑娘被他吓了一跳:“叔叔……熊熊……”她眨巴眨巴眼睛,“是大哥哥?”

男人苦笑一下:“是大哥哥,”他看了眼手表,抬头跟刘小别说,“我是教初中语文的,不知道能帮上您多少忙。”

刘小别心里想只要不是教高数的,他今天就有信心把几分钟聊成一上午。


评论(19)
热度(150)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