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4】

唐昊拿回来钥匙那天,孙翔一下课就被他们网视视频部那帮人叫走,去外面聚餐了。回来时候邹远钻围栏去隔壁那栋寝室找好人前辈商量问题,刚巧留了门,他本来喝了点小酒,夜里晚风一吹晕晕乎乎,唱着小曲迈着八字步就推门进来,身子一倒,歪歪斜斜地靠在椅背上自言自语,压根忘了找唐昊要钥匙。

 

到了半夜里唐昊翻个身,屁股被白天乱扔在床上的孙翔的钥匙串硌得慌,咕哝着伸手去摸,轻松熊的下巴被捏来按去的,亮了灯。唐昊整个人迷迷糊糊也没全醒,两根指头夹着轻松熊脑袋,手扒拉着床沿往下望,见孙翔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寝室里玩他的泡泡龙,为了不吵醒刘小别和邹远,唐昊只好沙着嗓子低声说:“孙翔......你的钥shi——————————”

他的“匙”字还没发完,酒还没全醒又摘掉了隐形的孙翔抬头茫然朝着这方向投以一瞥,轻松熊电筒一直没换电池,白森森又时明时暗的光正好斜着从唐昊下巴往上照。

孙翔........

孙翔被吓到了。

平时看鬼片里面那些男男女女随便遇上了个什么,还不知道是不是鬼呢,就怕得只会吱哇乱叫东躲西藏,兔子似的。这就叫艺术,源于生活,也高于生活。这要是真到了生活里,一受了惊就乱跑乱嚷嚷的极少,大部分人类都是跟孙翔这时候一样,直接在原地当机。

唐昊还没醒,只看到孙翔瞪着两只又大又圆的眼睛惊恐地看着他,脾气就上来了:“妈的,你的钥匙!喝点啤酒连中国字都听不懂了?!怂货。”

孙翔的灵魂这时候几乎已经是半出窍状态了,听到了这句话,幡然醒悟。

鬼是不会骂人的!会骂人的只有刘小别和唐昊!

刘小别这时候正在对床裹着被子睡得香,整个人跟只大团子似的窝在床垫上。孙翔眯着眼睛鉴定了一下那只起起伏伏的大团子,眼底闪过一道精光,露出了自以为酷炫的迷样近视眼微笑。

“原来你是唐昊!”

“我是你爸!..........傻逼你他妈以后不行就别喝酒!过来拿钥匙!”

“...........”

 

为了这把钥匙,孙翔又被寝室全体(主要是唐昊和刘小别)嘲笑了整整一个月。那俩从此多了个业余爱好,本来就是上下铺,一到了大家都在寝室的时候,唐昊就从上铺探下脑袋,严肃低沉地模仿国宝档案主持人开着共鸣腔道:“哈喽这位傻逼,你猜——我是谁?”

刘小别低头在平板上划拉来扒拉去,眼皮都不抬,淡然道:

“嗨逗比,我是你爸,数学作业做完了吗?没做完拖出去枪毙十五分钟。”

邹远乐得不行,笑得捂着肚子在床上滚来滚去。过一会儿又觉得不太好,一边抹着被笑出来的眼泪一边探头看坐在下面的孙翔,小声道歉。

孙翔哼一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他被这么一嘲,只顾着生气,基本已经忘掉了捡钥匙那人的事儿。他们几个后来有一次不知怎么聊起来这件事,唯一一个见过那好人兄弟真身的唐昊又是个语死早,摸着脑袋思索了半天,只悻悻道:“长得还凑合。”

刘小别啧一声:“扯,能让你丫说出这种话,这人九成九是个帅哥。”

唐昊自尊心收到了打击,勃然大怒:“滚!那小子来见我的时候戴一只特别大的口罩!我他妈又不是X光机,哪里知道他好不好看!”刘小别轻蔑一笑,居高临下地吐槽他:“你当然不是,你要是X光机,那才是真看谁都一个模样,我也就不问了。”

眼见占了下风,这人就马上开始强词夺理偷换概念,一路把话题歪成了“北京的空气质量太差了我一辈子都不想去北京”这种水平低下类似小学生午睡前胡扯的类型。刘小别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自顾自拿出kindle装冷高;孙翔倒是觉得这个话题从一开始就很没劲,半途中就打着哈欠爬回床上做白日梦,这时候早就开始打呼噜了。

邹远伸头看了一会儿刘小别的kindle,笑起来。

“魔兽世界的官方小说啊?”

“..............嗯。”

 

日子还在过,而那个叫做“周”的人,基本上就在他们生活中淡化并消失了。那么这一串钥匙引发的连锁事件,也随着时间流逝,慢慢被所有人淡忘................................了吧?

所以说做人不能太天真,有时候便是想不到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

 

在这个昭示着新故事开始的序章里,率先登场的邹远挥舞着手上几张看设计有点low的入场券进了寝室,喜气洋洋:“著名网络作家一枪穿云见面会,学长给的,谁要票?谁要?”

唐昊正折腾着AE,电脑卡得他快暴走,深吸一口气仰起脸,兴趣缺缺接话:“一枪穿云,谁?”

孙翔甩着手上的耳机线玩儿,随随便便回答他:“好像是个网络作家。”

刘小别喷他:“废话。”

邹远懒得听他们讲相声,撇撇嘴:“你们都不要是吧?别后悔啊。”

他这么一说刘小别忽然想起来什么,翻身坐起来:“慢着.....你给我四张。”邹远也爽快,拍下四张入场券在桌上,转身就出门。他前脚刚走,后头孙翔和唐昊的八卦雷达倏地就竖起来了。

“卧槽?!刘小别你有情况???!”

“可以啊啊?!不声不响就搞定人家姑娘了?!哪个社团的啊?自强还是舞蹈社的?播音还是表演的?进行到哪一步了?!上本垒没?!快说快说!”

刘小别斜着眼看他俩:“你俩这是诽谤知道么,放到国外咱们明儿就法庭见了,”他拿起票夹在笔记本里平淡解释:“戏剧社的社长是这人的脑残粉,她平时帮过我不少忙,我还个人情。”

这答案太没劲了,孙翔和唐昊顿时失去了兴趣。唐昊继续折腾他那视频后期,孙翔歪着脑袋发了会儿呆,然后掏出手机上网搜索。

“一枪穿云。”

刷一下,出来了1020,000条相关。

卧槽?

他随便点进百科看了看,小样长得还不错,居住地上海,射手座,畅销网络小说家。

嗯.....

............

孙翔终于意识到饶有兴致研究一个男人生日血型居住地的自己着实诡异,四顾一番见没人关注他行为,放下心来迅速退出浏览器,塞上耳机继续看电影。


评论(12)
热度(146)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