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2】

总是没人带钥匙,这是个问题。

邹远召集大家开会,一人手里发一包浪味仙,席地而坐。孙翔不与他客气,拆开就吃,吃到一半草一声,低头咂摸一会儿,痛心疾首:“妈的,番茄味,好酸啊卧槽,我的原味儿呢!”

理所当然的,所有人埋头吃自己的浪味仙,没人理他。

这边看到大家都落了座,邹远于是问:“寝室长,你怎么看大家都不带钥匙这件事?”

刷拉一下,所有人(包括刚才还为了没有原味吵吵闹闹的孙翔)的目光,全都转向了缩在角落里有一搭没一搭慢慢啃着浪味仙的唐昊。

对,其实唐昊才是寝室长。

至于唐昊是怎么当上寝室长的,这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俗话说上帝有时候给你关一扇门的时候,会好心再给你开一扇窗。这个故事其实可能非常深刻,它教育我们:没事儿别给自己乱开门,那是上帝他老人家才敢玩的业余爱好。

而唐昊当上倒霉催寝室长的悲剧,全在给人乱开门。

大一刚进来没几天他们四个就混得能有多熟就有多熟,彼时宿管大妈在外头嘭嘭嘭敲门用她那足可媲美关牧村的高音喊“233!233!开门233!”,在没空调的寝室里热得浑身上下只有三角裤的孙翔还在拼命给自己套睡裤,刘小别在阳台上给他妈打电话,而邹远去面试社团还没回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干身上穿得整整齐齐的唐昊眼前有,一个黄铜门把。

孙翔嚷嚷着:“等等等等....”

唐昊瞪着黄铜门把,咽了口口水。

他那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使神差,百分之八十可能是想叫还没穿好睡裤的孙翔出丑,百分之十二可能是想摸着那凉嗖嗖的黄铜门把凉快一会儿,最后剩下百分之八,学名叫做手贱。

手贱一时爽的唐昊,打开了那扇门。

宿管大妈一拳头差点砸他脑门上:“你们寝室长是谁?!出来一趟!”

被直播了一小半穿裤子现场的孙翔既悲且愤地戳着唐昊的脊梁骨。可怜又可悲的唐昊就在完全当机状态,被宿管大妈提着肩膀拖了出去,教训了快半个小时,原因是——孙翔在他们寝室用电水壶烧水,电表异常被大妈抓了现行。

刘小别终于打完了电话,揉着被手机烫得发红的半边耳朵拉开门进来,见孙翔被唐昊按在床上揍,惊道:“你们这是搞啥?!这么快就终成眷属了?!”

孙翔不明不白就被打得脑袋疼,气势汹汹地带着哭腔踹了唐昊一脚:“成你妈X!”

唐昊瞪着他,半晌,终于想起什么了,指着孙翔勉强克制着怒意道:“你他妈不许再用电水壶了我跟你说。”

孙翔抬着下巴:“凭什么!老子爱用不用!”

唐昊恨不得有个什么警徽能借来使使,一脚踩在孙翔的床上,点着自己锁骨一字一顿:“凭我他妈是,寝。室。长。”

围观了整个事件的刘先生对着从外面带着一阵热风回来,抬手拧开农夫山泉就咕噜咕噜往自己肚子里灌的邹远讲解完起承转合后摸着下巴感叹道:“我活了二十年,他俩是我见过最无聊的人。”

邹远当时瞥了他一眼,拿手背慢条斯理抹着自己嘴角,问了句:“那你干嘛一直在旁边看?”

刘小别:“.........”

总之,唐昊就这么成了寝室长。

此时此刻,寝室长唐昊斜着眼看着他的子民们殷切目光,啧一声。

“不就是个钥匙嘛,以后多配几把,每个人每个包里头全都带上,一准儿不会掉了。”

孙翔拍着他的肩膀感叹说唐昊不愧是上过一年大学的人,感觉有了不少智慧,然后被打开。刘小别在一片喧嚣中转过头问邹远:“你觉不觉着这方法哪里有些不对?”

邹远咬着嘴唇,想了半天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那就叫实践来检验吧,刘小别拿着钥匙翘了一堂课去配,他们还专门把几个人的包拿出来数,就属孙翔包最多,刘小别其次,零零碎碎加起来光是配钥匙就花了快五十。回去之后几个人又把包重新拿出来,一个里头塞进去一串,孙翔边塞边抱怨麻烦。唐昊表情非常恬静,等大家都塞完了,他拍拍手:“好了,咱们寝室的问题就应该像这样协商解决,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开始。”

刘小别皱着眉头不说话。心疼钱倒是其次,他现在非常担心的事比这个要严重得多。

万一........当然是万一.........他们中间这次谁把钥匙弄丢了。

——这下就只能换锁了。

 

事有凑巧,他正愁着呢,孙翔在边上拍拍包:“妈的,这下绝对丢不了了!哈哈哈哈哈!”

刘小别觉得胃疼。

 

结果有些事还真是越用力想越不来,孙翔虽然平时神经粗得鲸鱼似的,新233寝室钥匙管理办法实施之后,眼看着两个月要过去了,他还真就没扔过钥匙。刘小别也就想着自己大概是杞人忧天,慢慢放下心来。

人算不如天算。

月底是金秋艺术节的大汇演。

孙翔他们要代表新闻专业合唱,上台之前得换衣服,脱了外套穿那种上世纪八十年代歌舞厅里看场子似的反光西装上去唱夜来香。临到上场之前孙翔包拉链也不给力,死人拉不上,孙翔快气疯了,随手把包重重摔在椅子上,扣着领结就往台上跑。

包里面东西就这么杂七杂八撒了一地,自然包括他们寝室那串宝贝钥匙。

钥匙很小,掉在孙翔包落下来那一堆乱七八糟的废纸里一点也不违和,清洁大妈见了,顺手把那个看起来体积最大的钱夹子给孙翔塞回包里,就哼着歌把钥匙给扫走了。

为了这串钥匙,孙翔差点没被唐昊给批斗死,还被迫点头答应毫无怨言帮全体寝室成员带饭一个月。然而带饭根本不能缓解刘小别那颗处女座纠结的心,他只要一想到寝室要面临换锁的危机,心里就涩得慌,叉着腰在寝室里走来走去盯着锁发呆。邹远实在受不了,举起书挡着脸喊他:

“刘小别!那只是个锁!你放过它!”

孙翔感觉寝室简直成了地狱,最起码刘小别每天看着他的眼神跟要拿他最终审判似的。他每天精神萎靡不振地去上课,唐昊也不给他好脸色看,上课睡着了脑袋都不朝着他这边。

煎熬了快一个月,免费带饭的日子快到头还不知道要不要延长的时候,最后救了他的,居然是人人上一条转发。

“我捡到了这样的钥匙,请问是谁落下的?”

这条是邹远@给孙翔的。

孙翔点开看图的瞬间,终于懂了什么叫雪中送炭。


评论(8)
热度(191)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