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番外三——封面故事


悄悄爬上来发一发,祝写这篇番外的自己生日快乐*>w<*

顺便:《大学生了没》湾家通贩地址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436130580014#userconsent#

余本二十五哦!快来带走吧><


暑假刚开始,学校里基本上撤得空空荡荡,偌大的走廊里四处都是轮轴滚动声,人们互相拥抱,互道祝福,如释重负的欢声笑语与匆匆奔向归家路的幸福足音占据了这个夏天前奏的大量篇幅。南方城市夏日长且闷热,刘小别走在巨型蒸笼似的学生公寓里,上楼都上得一背汗,进了寝室看唐昊他们连吊扇都没开,扶着门框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你们能不能开开空调,嗯?热死爷爷了,节约给谁看啊?”

孙翔抬起一根指头戳了戳脑袋顶上:“还他妈用你他妈说,他妈的停电了。”坐他旁边的邹远那张脸黏在一瓶冰可乐上,有气无力冲他点点头权当打招呼,过会儿换另一侧脸颊贴上去,面朝着墙壁拒绝说话。刘小别顺鼻梁刮掉了汗,扶住桌角站着思考了一会儿人生,温度把他的脑子都烤融了,感觉现在做十之内加减法都需要耗费一整年光阴。过一会儿在厕所里冲凉水澡的唐昊露出脑袋,他刚忘了带内衣裤进去,用大毛巾包住屁股出来找,还特意龇牙冲刘小别打了声招呼。

“小样最近生活挺滋润啊?胖了。”

刘小别岿然不动,立在那儿对空气说话:“咱们一会儿去哪儿吃啊?”

孙翔打了个哈欠,摸出新手机玩了两把,百无聊赖:“不造,问唐大爷,唐大爷说今天都听他的。”

他们的唐大爷提好了内裤趿拉着拖鞋从厕所里湿乎乎地出来,随便把近旁一把椅子踹得就地旋了一百八十度,稳稳当当反坐在上头打着哈欠,挠了挠后背道:“吃啥好呢。”

刘小别:“……”

刘小别热得要窒息了,他一个北方人,不屑于陪这帮神经病胡搅蛮缠,他看这些混球一个个眼皮都懒得抬,愤愤拿出手机打开大众点评随便指着家面馆说:“走走走就这儿了,这儿有空调。”

 

在这种天里头唯一能让人有点出门欲望的,无非也就是“空调”俩字儿。

他们四个人好容易杀过去,结果一看人老板搬个马扎坐门口慢悠悠扇着蒲扇,大肚皮上一层油汗,刘小别上去问,才知道他们这片今天都停电了。

既然都停电了那还有什么好挑的,刘小别说要么就这么着,打个的去商业区那片儿看看有什么馆子,要么就随便吃点得了,邹远说不成,他下午四点二十跟于锋一块儿飞G市,没那么多时间打的吃了打的回来还拍照,刘小别收集了邹远的意见,再巡视一遍见孙翔和唐昊热得不想说话,他们四个就随便找了间卖凉皮的摊子坐了,围着一人点了一份。

吃着吃着四个人都不愿意说话,颇为寂寞,再想到过了这个暑假,该同居的同居去了,该实习的实习走了,考研党天天泡图书馆,见一次面就少一次,心里头都沉甸甸的,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儿,连平日里爽口的凉皮都嫌苦涩。

忽然邹远扔在桌上的三星响了,他看了一眼,接起来想到旁边去,结果估计是坐得太靠里,站了两次没成功,只好坐着讲电话,唐昊在旁边叼着筷子听见于锋絮絮说话,忽然说:“叫他来啊?”

刘小别皱起眉毛:“叫他干什么这么热……”

唐昊举起手:“嘘——”

他贴到邹远旁边冲着电话喊:“好人学长来不来吃饭啊这儿有好吃的凉皮儿孙翔请客!”

孙翔摔筷子:“放你妈的狗屁!老子没带钱!”

唐昊踩了孙翔一脚。

邹远白了唐昊一眼。

那边于锋傻乎乎地说:“啊?好,好啊,你们在哪儿?”

……

邹远劝了于锋半天又跟他说了实情,可对方不知怎么魔怔了,坚持着偏要来,邹远拗不过给了地址,挂上电话之后他们寝室食物链顶端的男人黑着脸说:“今天就麻烦孙翔请客了。”

孙翔委屈极了:“我真没带……”

孙翔看着邹远的脸悻悻把后半句咽了回去,拿出手机给周泽楷打电话,周泽楷忍笑忍得受不住,安抚了男朋友说自己马上来,这边孙翔放了电话左想右想心里始终咽不下这气,趁刘小别一不留神偷走他手机给许斌打电话,刘小别在旁边破口大骂他充耳不闻,那头许老师听得清楚,笑说:“你们有那么多椅子给我们坐吗?”

孙翔傻乎乎地说:“许老师您只要来就有,我们都给您坐!”

——要不是邹远拦着,刘小别那面碗早问候到孙翔脸上去了。

于锋虽说是先说要来的,可第一个到的是开着车的周泽楷,他细心把车停到步行半站路的商厦旁边走着过来,这空档里许斌正巧从地铁站出来,给刘小别打电话确认地点。于锋是最后到的,他从学校里走出来,打着把太阳伞,孙翔无心嘲笑说前辈你咋这么娘炮,于锋红着脸憋了半天,解释这伞是学生会小姑娘非塞给他的。

“我也不想打……我……”

唐昊扶着他肩膀叫他坐,许斌去柜台点单,孙翔跑到对面肯德基上厕所,周泽楷和刘小别忙着从邻近桌搬椅子,没人有闲心听他解释,除了他们家邹远。

邹远笑眯眯地看着于锋:“前辈热不热。”

于锋觉得一阵冷风从他脖子后头嗽一声过去,他赶紧赔小心:“我真是想跟你们坐坐,就算叫我请客我也认了,真的。”

邹远说:“前辈有时候太老好人了,容易吃亏。”

于锋感动地说:“小远你这么为我着想,吃亏我也罢了。”

唐昊在旁边听得冷痱子起了一身:“行了行了,你俩碰一块儿怎么老跟演琼瑶剧似的,该吃饭吃饭该闭嘴闭嘴啊,差不多得了。”

大热的天,七个男人围一桌,没一会儿就连不爱出汗的周泽楷额头上都一层细汗,怕热的比如刘小别,汗跟眼泪似的淌下来在桌子上头聚了一小滩,他实在没办法,就把T恤两边的袖子全卷上去垫在肩线底下。许斌看他热,给他叫了瓶雪碧,想给自己要的时候人家说最后一瓶了,没办法,刘小别喝完了他喝另一边,刘小别朝他嘻嘻笑,许斌在底下轻轻踢他腿肚子,抬手慢慢楷掉鼻尖上的汗。

周泽楷吃饭的时候默不作声,跟没他这个人似的,但他跟孙翔两个人高马大的坐在那儿,有不容忽视的存在感。

吃完了饭他们几个人三两成群地往回走,刘小别和许斌走在队伍最后头,慢悠悠地晃过一大片无花果林,踩着暑天太阳金色的影子。

许斌忽然问他:

“以后还有机会吗?”

刘小别嗤笑,耸耸肩。

“难说,忙起来之后谁说得清呢,能聚就聚呗,我估计唐昊也这么想。”

他俩一路无言地走回去,发现唐昊他们都已经在乱七八糟的寝室里头坐定准备拍照了,刘小别那张床板在他还睡着的时候倒是干净,等他搬走了,唐昊跟孙翔也不知道是哪儿弄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桶和盆儿,满满当当塞得床底到处都是。刘小别坐过去,他们四个艰难地挤了挤,又不知道是谁把一个包朝他踢过去,哧溜一声滑到他脚底,他低下头想把拿东西塞到里头,结果发现床底下全是东西,根本没有空隙让他搁。

在刘小别和那包包斗争的时候,于锋摆弄了几下架好的单反,唐昊嫌自己这边暗了,叫周泽楷想个办法补补光,帅哥认真地在他们寝室溜达一圈,最后无可奈何地不知道从谁桌上摸出来一小块灰乎乎的镜子,拿他几万块的衬衫擦干净,稀里糊涂地在唐昊的瞎指挥下调光。

孙翔摆了个他自以为最酷炫的姿势,而被包包弄得一手灰的刘小别抬起头擦了擦汗,冲着镜头比出标准中指——他又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于锋对好了焦就和许斌聊上了——许老师新近想入手单反,对他这玩意很感兴趣,周泽楷调了半天光唐昊也不满意,有点手足无措,孙翔本想阻止,结果唐昊一脸的不明觉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那头于锋和许斌聊得热火朝天,于锋说:“你看,如果我这样调一下,再按这里……”

咔。

最吃惊的反倒是一直生无可恋地坐在男人堆里认真等开拍的邹远。

“咦,怎么拍了。”

埋头玩黑白格子的刘小别闻言大惊,结果正好到了关键部分他头也不敢抬只大声问:“我他妈还想问呢!真把我的中指拍进去了?!”于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刚才跟许斌认真讲解机型跟性能呢,谁还注意刘小别竖没竖中指?另一边唐昊觉得调光这种事实在不能让外行来搞而孙翔觉得周泽楷晃到他眼睛了,他很生气。

“周泽楷别弄了,进来一块儿照!”

一锤定音。

结果他说完了大家都不乐意了,邹远说让于锋弄个定时直接进来,许斌说要不我来帮忙拍吧,刘小别又闹脾气愣是不让,最后于锋说那好啊我来研究一下定时。

周泽楷乖乖走过去准备入画。

刘小别调整了一个光伟正的笑容以展现计院吴彦祖的英姿。

而于锋……

“等我定一下……嗯定时在……啊啊啊啊怎么又拍了!”

“……”

 

一个礼拜后,233的成员拿到了两张集体照,刘小别因此感到了自己是寝室中真正被排挤的那个。

他觉得自己照得倍儿帅的那张,大家都不喜欢,他觉得自己忒难看的那张,其余三人全票通过准备放大了挂在墙上留念。

“谁想看自己天天冲着自己竖中指啊!”

刘小别难过地说。

“谁想看自己被周泽楷给遮住啊!”

唐昊跟孙翔难过地说。

邹远……

邹远已经在G市过起了他轻松愉快的暑假生活。





评论(7)
热度(119)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