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48】

靠靠靠!下章!下章一定完结!下章再完结不掉我他妈就在广州Only会场拍着手喊二十遍“昊昊吾爱!”(。

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vid=2695282

and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6848

通贩前十五名有特典,直参妖都Only,场贩前五名有特典:)






刘小别准备搬出去住了。

其实这学期开学之后他就已不再经常待在寝室,他们这边没什么查寝的规定,有时候在外面待得晚了,他就干脆不回去,在许斌家吃了饭顺便住一晚,第二天早上有课就回,没课的时候打工,温书,吃许老师,三线作战。

他成天见的赖在许斌家不走,说自己身强体壮能背能抗,家务全包就当是付房费了,许斌拿来他课表细细端详一番,这才犹犹豫豫地答应,自此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

这种日子持续了约莫大半个月,有天他在灶台前做拔丝苹果,刘小别从后头把他整个人箍住,他俩个头就差那么一星半点,刘小别起先想模仿韩剧拿下巴磕在他脑袋顶上,结果脖子都仰酸了也没成功,许斌如同定海神针一般纹丝不动,从鼻子里哼出一句:“嗯?”

刘小别偷了块苹果叼在嘴里嚼吧嚼吧,腮帮子蹭在许斌脖子上叫他听响:“这苹果,忒甜。”许斌回头看他一眼,移到池边上洗干净手,甩两下:“你想说什么你说吧。”

他男人傻乎乎地在后头笑了一会儿,犹犹豫豫问他:“咱俩……”

“嗯,听着呢。”

“咱俩同居呗?”

说完了他可能觉得不太严谨,又补充:“就,我不住寝室了,把东西都拿来。哦对了,上课其实还好,顶多我起早点儿,也不耽误。”

他说完了,许斌嗯了一声表示听到,看那边油锅开了就拧过身子把他往外赶。拔丝苹果做起来特别麻烦,但刘小别又喜欢得不得了,每个月做这么一次许斌都要刷个两三天的锅才能完全把这味儿去掉。

刘小别识趣地往外头走,暴君拢上来兴冲冲找他玩,他敷衍了事地从电视柜上拿起来一只小球朝起居室扔过去,萨摩耶就立马调转身子傻乎乎地追着跑。夜里他俩吃了饭,许斌给他留了满满一盒拔丝苹果,用外面餐馆打包的塑料盒封好让他带到学校去分给孙翔他们吃,刘小别跟他在门口嬉皮笑脸一阵,说这才多大点,我两口就吃完了,许斌知道他有心开玩笑,也不接话,只拍亮了楼道顶灯,看着他走。

这晚他俩都有点心事。

刘小别回到宿舍,打开门看到满屋子的蜡烛,吓了一跳,抬起头看了两眼门牌还以为自己找错地方。

“你们干吗?开坛做法呢?”

孙翔不屑。

“看了还不明白吗!”

“……就是因为不明白才问你不是吗。”

邹远无奈,好心解释:“我们在给唐昊过生日。”

刘小别有点愧疚,哦一声,吸吸鼻子转移话题:“那,唐昊人呢。”

“还没回来,我们都换了三道蜡烛了。”邹远说着朝左挪开两步,刘小别看见他身后书桌边上一大捆烧过的装饰用蜡烛差点没厥过去,他清清嗓子刚想说话,手上一空,孙翔骄傲地抬高手臂展示他精妙的小偷小摸技巧:“拔丝苹果,我的!”

刘小别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接着问邹远:“你难道就准备一直等到唐昊回来吗,照这样他肯定还有好……”

门边忽然传出摸钥匙的声音。

邹远赶紧示意他们:“快!躲起来!”

刘小别摸头不知脑地被邹远拉着缩到床底下,孙翔也不知道藏到哪儿去了,从刘小别的角度竟然找不见他,唐昊开了门,一见到满屋子的蜡烛就惊了,他还没来得及给点反应,刘小别就听见孙翔嚎起来:“唐昊傻逼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

邹远小声跟他咬耳朵:“这里我们要拍着手出去表示祝福。”

刘小别懵懵懂懂点点头,跟着他爬出去,黑暗里一片窸窸窣窣,烛影摇曳像一蓬蓬起舞的皮影,刘小别扶着床柱子还没站稳,就听见啪叽一声,感觉像不知道是啥玩意黏黏糊糊掉在瓷砖上声音,接着他刚准备依照邹远的吩咐拍手,又听见唐昊破口大骂:“孙翔你他妈!往我脸上!糊了啥!”

啪。

邹远打开了电灯。

唐昊脸上黄黄的,黏黏的,这质感,简直是似曾相识燕归来。

“哦。”孙翔稳定地站着,稳健地说,“我其实想糊蛋糕来着,但是拿成了拔丝苹果,很好吃的,你,舔舔?”

唐昊气沉丹田。

“哥屋恩——————————————————————————”

孙翔滚了。

等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仨的时候,刘小别干巴巴地拍了拍手:“昊昊,生日快乐啊,哈哈。”

邹远帮反坐在椅子上的唐昊擦着脸,回过头幽怨瞥了刘小别一眼。

 

孙翔这一滚,又滚到了周泽楷家。

其实也不怪他,不去周泽楷家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晚了还能待在哪儿,但今天情况有点不一样,他一按电铃,应门的居然是女声。

“谁?”

孙翔惊了。

周泽楷?!嗯?!居然?!趁我不在!和女人!嗯?!

男人!有钱就变坏!

为了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孙翔的智商在一瞬间突破了三百二大关,孙翔的大脑飞速运转,孙翔检索了所有他曾经看过的所有含有小三剧情的港台泰韩偶像剧,然后做出了以下豪气干云的举动:

他举起脚,恶狠狠踹向周家铁门。

“周!泽——疼疼疼疼疼……”

有钱人真是神经病!为什么要把铁门做这么硬啦!

孙翔抱着他被震得生疼的小腿蹲在地上缩成一团,鼻头发酸几乎要掉下泪来,结果铁门自己开了,那女人在对讲机里头笑得前仰后合,还尝试着和他说话:

“是孙翔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

靠!

孙翔满怀愤怒,气冲冲地小跑进入周家正院,结果还没跑到大门口就累得气喘吁吁,迫不得已改为缓慢步行,待他敲上周家正门,给他开门的人已经换成了网络作家。

“孙翔。”

周泽楷叫他名字。

孙翔累得翻白眼,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摆了摆手:“嗨。”

周泽楷抿着嘴冲他笑,那双眼睛亮得如同天上万千星斗的倒影都流进他眼底一般。没等孙翔考虑好下一句话要如何摆谱唬人,他又点点头,在孙翔肩上按了按,把他按得转了半个身,遂抬起修长手指冲着客厅里坐着的六七个人对孙翔介绍:“我家人。”

然后他又拉着孙翔转了一百八十度,叫他看对面走廊上含着笑冲他俩摆摆手走过来的女人。

“我妈。”

想了想,网络作家又温文尔雅腼腆地补充:“你说要见的,都在。”

孙翔……

孙翔听到了自己板结成块石化在风中的声音。


评论(17)
热度(108)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