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47】

出门办事,回来修,下章完结!(争取

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vid=2695282

and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6848

通贩前十五名有特典,直参妖都Only,场贩前五名有特典:)


好男人就是他,他就是唐昊,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夜不寂寞》,前两天,有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热心听众为唐昊点了一张名为《桃花朵朵开》的图片,让我们衷心祝福唐昊同学今后的人生路,也能如同桃花一般,朵朵盛开,越开越美~

图片地址:http://www.digu.com/pin/texdtlhwt62da


好接下来,更新




于锋一直以为是他那封表白信为他打开了爱之大门,结果第二天他正常参与社团活动,学妹正常地递给他一大打交上来的稿子,他们编辑部办公室每个月这时候都会变成货真价实的稿件的海洋,而新晋菜鸟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一张张稿子堆起来放到一块儿。这天于锋接过稿子随手翻了两翻,在中间找到了他给邹远的自我剖析。

于锋:“……”

于锋转头四面看了看,做贼心虚地把那东西塞回了自己的口袋。

罢了,罢了。

他想。

等有钱了,匿名送小远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再把自我剖析藏在玫瑰底下,这样才最安全。

 

提到钱,有个人比于锋要忧郁得多

刘小别从上大学开始就四处打工,这些年也算是小有积蓄,但怎么也算不上小康,如今有了许老师要养,人家虽然从没指望他,但他觉得这就是他的责任——男子汉大丈夫,连挣钱养家都做不到,怎么成?

到了春季开学,好多临时工都没了,刘小别这种自诩有了家庭重担的男人一清闲下来就郁闷了,他前两天在商场帮珠宝行干了几天导购,特别心动一款戒指,但数数存款,好像还差那么点。

火箭上天,差一个小数点就能要命,刘小别买戒指,差那么两三位数,同样想死。他左思右想,实在没办法,又转了两趟地铁去游乐园应聘那倒霉职业去了。

那个看管布偶装的男人依然坐在那儿抽烟,刘小别过去假装不认识他,只说:“您这儿那个穿轻松熊和小朋友合影的活儿还空吗?我最近正好……您瞅瞅……”

男人沧桑地“哦”了一声,蓝色烟雾随着他说话气流张牙舞爪冲着刘小别面门袭击上来,刘小别清清嗓子,不露声色往右边移了两步。

“刘小别,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再也不干这热死傻逼的职业了吗?”

刘小别赶紧嬉皮笑脸地凑上去,反手往屁股口袋上拍了拍,左边不是,右边,摸出一包中华,本想整包递过去,半途中停住了手,男人抬起眼皮瞥他:“咋?我说错了?”

“没没没,怪我,我那时候觉悟不够,我活该,俗话说‘事不过三’,恳请您原谅我这回,成不?我保证不二犯!”

男人劈手夺过中华,晃来晃去听了听响,刘小别垂手站着,乖得像收起爪的病猫,男人看他扮得一手可怜,哼一声,撕开包装抽出一条烟含在嘴里,刘小别赶紧给他点上火,听他宣讲:“咱们这种职业,比其他的狗屁职业崇高多了。”

“是是是。”

“咱们是给小朋友制造梦想,圆梦,懂吗?”

“懂懂懂。”

“……”

 

——圆梦。

刘小别闷在便携蒸笼似的布偶装里头热得想先掐死轻松熊再掐死自己的时候,脑子里头首先浮现出的,就是这俩字。

这是给自己圆梦,也给许老师圆梦,尽管他估计还没来得及做这种梦。

没事儿,赶巧不如赶早。

刘小别一边机械地抬起厚重熊爪朝那帮冲他吹口哨的熊孩子挥手,一面默想。

为了让许老师知道,他男人顶天立地,帅气逼人,一切都是值得的。

刘小别扮了三天轻松熊,凑够了买戒指的钱,虽然钱只够买一只,但把那玩意从珠宝行里头拎出来的时候他心里头还是沉甸甸的,好像一块石头终究是落了地。他把戒指藏在一堆要带去游乐园充气的心形气球里头,晚上趁许斌去洗澡的时候拿出来自我陶醉,觉得自己真是帅得令人心脏停跳,结果这时候许斌突然从浴室里探出头来喊他,刘小别一恍神,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胡乱把戒指塞进气球里就跑了。

到了浴室门口,许斌围着条浴巾和他说:“你看看那花洒是不是漏水。”刘小别心说不至于啊,前两天才换的喷头。他探身把那玩意取下来低头研究的时候,许斌忽然从背后亲他耳廓,一面亲一面摸他手背,从他手上把花洒度过去,冷不防拧开水阀喷了刘小别一身热水。

“刘小别小朋友,”他面色恬淡地放下花洒,顺势解开浴巾扔到瓷砖地上,“都说了,不要玩水,这下全淋湿了吧。”

刘小别说……

刘小别还有什么可说的!都这份上了还说什么屁话,是男人吗!刘小别扯了T恤箍住许斌肩膀把他推到墙上就亲,许斌拿下身顶了顶他,说:“明天周五,还得上一天班呢,悠着点。”刘小别侧过头从他颈侧啃到喉结,一路往下,气喘得跟野生动物似的,也不知道听到没听到。

结果等他俩在浴室里搞完两炮出来,刘小别爽得就差冲上云霄了,什么气球里的戒指早就忘了个精光,第二天一早他去上班,哼着歌往气球里打气,打完了他看着一屋子气球,这才忽然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猛然记起来,一下子懵了。

这可咋办!

但没办法,该上的班还是得上,这天刘小别把气球攥得紧紧的,一只都不卖,好在工作日来玩的小朋友不算多,人家虽然觉得他拿着气球又不卖挺奇怪的,倒也没说什么。等下了班,刘小别摘下轻松熊的大脑袋看着那堆瞅不见内容的气球就发愁:虽说他已经做好了拿一天工资垫付这批糟心气球的准备,可难道他就这么现场拿树枝一只只戳破了捏?可带回去又太不叫事儿了,人家老远见一个大好青年拿一堆爱心上地铁,一准要以为他是基佬——尽管他就是基佬,不对,重点不在那儿。

刘小别急死了,他急得走来走去,轻松熊圆滚滚的尾巴就在后头摇摇摆摆,忽然隔着老远有其他人的脚步声朝着这边来,刘小别一惊,一个箭步——一个熊步冲过去把轻松熊的脑袋重新戴上,回眸一笑。

是许斌。

许斌看着他,不出声地笑了一会儿:“我本来想去学校接你的,结果你舍友告诉我你来这儿打工了。”

呔!卖友求荣的,没一个是好东西!

“我就想着过来找找,结果还挺巧啊。”

刘小别搓着手思考着可以用以推脱的话,结果他一手还捏着气球,搓手的动作就显得比平时还要搞笑,许斌笑得眼睛都弯了,伸手把他那熊掌拿开,捏在掌心里。

“你先别动。”

他说。

刘小别站得笔直笔直,也不敢说话,汗顺着他后背一直流到腰上,他也不敢动。许老师冲他眨了眨眼,朝前凑了两步,在熊头大概是嘴唇的地方,认真亲了上去。

刘小别:“……”

刘小别惊呆了。

他赶紧在熊头里往四面看了看,好像没什么人,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连手都紧张得发抖,没出息得跟初遇表白的菜鸟一般,结果他这么一晃,忽然啪一声,有那么一只气球破了。

许斌愣了愣,转过脸看了看刘小别手上气球,又低下头看了一眼。

草地里有个东西,反射着夕阳余光。

刘小别什么都不想说,但许老师什么都明白了。

 

许斌弯腰把那只戒指拾起来,谨慎地放在手心里。

“好看。”

他评价道。

刘小别简直连呼吸都不敢,怔怔地看着许斌把那只戒指戴上,兀自欣赏一番,这之后他拿掉了刘小别的熊脑袋,用手慢慢分开他被汗浸湿的刘海,随着手指的动作印下一个个吻去,这过程中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重复着相同动作。

然后刘小别笨拙地伸出两只厚厚的熊爪将许斌整个人包起来。

“许老师,我特别喜欢你。”

他说。

“我想你和我好一辈子。”

许斌刚好亲到他嘴唇边上,闻言垂下眼,揉了揉他脑袋,和他抵着额头。

“这可是你说的。”

他说。

 

刘小别把气球绳绕低了几圈,在一堆爱心的海洋里亲了许斌一口。

要是他还写日记的话,他想,他一定会在这天的开头写上:

今天,是我二十多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评论(13)
热度(89)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