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45】

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vid=2695282

and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6848

通贩前十五名有特典,直参妖都Only,场贩前五名有特典:)




这个学期开始得莫名兵荒马乱,孙翔赶着重修上学期挂掉的科目,刘小别报了一打五花八门的等级考试,唐昊好歹也是体育特长生进来的,春天一到,就开始了起早贪晚的与时间赛跑。

只有邹远还是原来的节奏。每天抱着他沉重的古汉语课本往返于宿舍和教学楼之间,三月份他们那儿桃花开得正好,深红浅粉的花瓣顺着微风飘到他肩头,不知道又落进了多少少女的镜头里。他每周工作时间到校报编辑室报道,下半年的工作不用他劳心劳力,只需要跟个进度,剩下的交给下面小朋友就好。

而工作结束后,回寝室的路上没有于锋,

他们见面仍旧说话,客气礼貌一丝不苟,于锋说邹远你上次的稿子写得不错,邹远点一点头,微笑着说谢谢学长。

编辑部其他人看不出什么端倪,仍旧是按部就班辛勤工作。翻着油墨清香的报纸叠成一摞摞的高塔,他们坐在里头,从来不往外瞧。

 

就连迟钝如孙翔,也感觉到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他发现“问题”的原因并不是邹远的异常现象,邹远的思维对他这种单线条生物来说异常地难以参透,他唯一能搞懂的只有和他同处一个水平线上的唐昊。

但是,最近,就连唐昊他也搞不懂了。

“这不科学,”孙翔站在阳台上信誓旦旦地给周泽楷打电话,“唐昊我俩穿裤子都穿一个款的,你能懂吗,现在这个情况,就好像他突然买了一条刘小别那个货才会穿的大裤衩……”

周泽楷想象了一下唐昊穿大裤衩,心里认为毫不违和。

“邹远好像跟他对象掰了,但是唐昊一点反应也没有。”孙翔继续忧心忡忡地说,“我们刚知道邹远被拿下了……不对,邹远把别人拿下了的时候唐昊都快炸了,天天在宿舍里叨逼叨,说他妈让他照顾小远,他怎么能就这么把小远交到一个男人手上。现在邹远他俩掰了,唐昊怎么连个屁都不放?

“太不对劲了——唐昊肯定有问题。”

周泽楷笑了一下。隔着电话这笑声的宽慰感也不减分毫,孙翔心里噗通一跳,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脸上烧了起来。

周泽楷觉得孙翔这样特别有意思。孙翔每天都活蹦乱跳朝气蓬勃的,一旦认真严肃地思考起问题就总有一种哪里不对的有趣感觉,他想起自家编辑原来给他网络用语,有个词儿叫什么来着——

 

反差萌。

 

“去问问?”周泽楷最后给出的建议只有三个字。

孙翔趁着邹远去工作,扯着唐昊在寝室里开始了只有一个人的三堂会审。刘小别旁听,一个耳朵塞着耳机,一个耳朵听孙翔他俩扯淡。

“唐昊,我问你,邹远跟他那个学长,他俩是不是掰了?”

唐昊翻了个白眼,“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俩都认识多久了,邹远这样是因为什么你猜也能猜出来吧?”

唐昊开始啃火腿肠。泡面伴侣,一根的味儿顶十根。

孙翔苦大仇深地看着他啃完,结果唐昊一抹嘴说:“孙翔同志,我问你,你跟你那个大作家,到底有没有一腿?”

孙翔:“……”

刘小别乐了:“哟呵孙翔还会脸红呢,唐昊赶紧的掏手机,拍一个传给那谁,一张照片五十块钱来个十连拍咱俩这个月饭前就有着落了!”

唐昊劈着腿坐在板凳上,颇有点八十年代电视剧里黑帮老大的架势。

“你说,要是你爸妈不同意你俩好,你怎么办?”

刘小别今天第二次震惊:“艾玛唐昊什么时候学会想这么深刻的问题了?你俩今天怎么回事儿?忙出病来了?”

唐昊挥舞着手里的火腿肠衣,好像三国战场上关公挥舞着他的青龙偃月刀,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孙翔,他架起他的刀,随时准备对孙翔一击毙命。

 

孙翔想了半天,“我们……我们还没在一起呢。”

 

他心里老有点怕。周泽楷跟他门不当户不对,他现在上大学,还可以每天无忧无虑地面对周泽楷,可他一旦毕业了,需要找工作,买房子,回应爸妈的各种期待,他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值得撑到那个时候。

所以他对自己说,你们还没在一起呢,这些事儿还远着呢。

可是连唐昊都问了,他再躲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刘小别从床上翻下来,手机连着耳机扔在一边,跳下床趿拉上拖鞋以后他又反手把手机摸了下来,咔嚓一下拍下了唐昊跟孙翔隔着一条板凳互相凝视的画面。

“小兔崽子们,”他大大咧咧地跨坐在板凳上,一手一个搭住了两人的肩膀——虽然那俩都比他高他搭得十分艰难,“让哥告诉你们,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你得快点儿长大。

 

“许老师跟我回家的时候我爸把我暴揍了一顿,许斌想过来拦,我妈也想过来拦,但是我谁也没让过来,这顿揍是我该挨的,挨了这顿揍,我才能有头有脸地跟许斌说,你跟我在一块儿,没看错人。

“我把这边儿的驾照考了,实习单位也找好了,毕业以后我就能直接工作,一时半会儿肯定挣得没有许老师多,但是慢一点,我能追上他。我跟我妈说想和许斌住,要么你们搬过来我养你们,要么我逢年过节带着许斌回去看你们,我妈恋家,就没来。上回过年的时候我跟着许斌去了他们家,他爸他妈来了个混合双打,不过打得没我爸疼,挺一挺也就过去了。

“这条路是不好走,但是只要你想走,没什么能拦得住你。”

 

沉默片刻后,唐昊看了刘小别一眼:

“同样都是处女座,你俩的区别咋就这么大呢?”


评论(10)
热度(97)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