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44】

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vid=2695282

and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6848

有人问特典怎么get,目前的想法是前二十名吧,至于怎么统计,这个我要思索一下XD具体办法出来之后会告诉大家。



再说孙翔,这位老兄一觉睡醒发现天还黑着,以为自己没睡多久。可他尝试着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浑身都在疼,脑袋碰到软乎乎的席梦思却好像碰到了钢板,从接触面上一阵阵传导来刺激性剧痛。

他疼得蜷起身子慢慢坐起身,从一堆行李和票据的海洋中找到可能是自己拖鞋的东西,穿上,一瘸一拐推开门出去,他沿着长到几乎要让人怀疑走出去就能通往阿根廷的走廊一直走到镂空的栏杆边,自丹田运起一口气冲着楼上楼下用他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大喝:

“走!!!走!!!开!!!”

回音绕梁,久久不散。

过了约莫三分钟,周泽楷从斜对面四楼一间屋子里出来,穿着白绒绒的睡衣揉着眼,整个人看起来软乎乎的像只绵羊。孙翔看到他之后简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又运气一口气准备骂人,结果周泽楷看了他一眼,随即晃晃悠悠地转个身消失在楼梯口。

孙翔:“?!?!?!”

周泽楷这是要反啊!

这一刻孙翔心里充满了各式各样复杂情感,他忽然理解了穷摇剧女子的内心活动:啊,好你个周泽楷,把我的衣服抢走不还,我喊你你还不敢答应!只要是个人!只要是个正常人!被抢走了衣服还被带到别人家躺着!结果想上访给自己讨说法都得不到回应,能不生气吗!太能理解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拎起周泽楷给他的这身睡衣闻了闻,我靠什么味这么香,这人怎么还喷香水,what a 娘炮!

带着一肚子情绪的孙翔正准备回去睡个回笼觉修生养息,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吓得浑身颤抖:怎!怎么回事!这屋子里莫非还有第三个人!他仔细一想:手边没有武器,身上这套衣服不仅香还滑溜溜的,根本没办法用来糊脸,孙翔急得团团转,忽然低头一看,智商狂飙三百六,迅速脱下拖鞋躲到墙角蹲着等待敌人踩入他的包围圈。

周泽楷几乎在一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匍匐在墙角的孙翔那头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他忍住没笑,悄悄喊:“孙翔?”

孙翔几乎是弹起来的。

“靠!啊!周泽楷!居然是你!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他站立不稳,险些摔了个狗啃泥,周泽楷把他扶起来,说:“下楼过来的。”

“啊……”

孙翔想了想。

“我怎么忽然在你家了?我记得我是在K市喝酒。”

“三天前。”

“啊?”

“三天前你,喝酒。”

靠!

孙翔大惊。

我他妈居然睡了三天?!

但这还不算什么,重点是他一定要核实一件事,孙翔忽然犹豫了几秒,脸色一红,周泽楷看着他这样,面上表情也逐渐变得有些拘谨。他俩大眼瞪小眼停了许久,孙翔终于鼓起勇气磕磕巴巴地问:“我,我的衣服,没,没……”

周泽楷点头,“我换的。”

孙翔放心了,他低头把散开的纽扣扣上,拍了拍胸口,转身打着哈欠找自己那间屋子,他还困着呢。周泽楷被他刚才那话弄得摸不着头脑,又不好意思问,只能跟着,孙翔走了几步,又走了几步,终于停下来回头看了看周泽楷。对方眨眨眼,听见他问:“我的房间在哪儿?”

周泽楷再一次忍住几欲喷薄的笑意帮他打开右手边房门,孙翔大摇大摆走进去关上门,留他一人杵在那儿。网络作家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门就又开了,孙翔把周泽楷拽进去,问他:“你还困不?”

周泽楷准备摇头,忽然想到什么,赶紧点了点头。

“哦。”

孙翔不以为意,打了个哈欠爬上床裹住被子,他从厚厚的被子山中伸出手拍了拍空着那半边的床:“你就别接着爬楼梯了,多累啊,就在这儿躺会儿,躺会儿。”周泽楷嗯一声,刚准备上床,忽然孙翔又惊坐起,看了他一眼。

周泽楷的动作停滞了,战战兢兢和他对视。

“怎么?”

“周泽楷。”

“嗯。”

“我的衣服,你没有扔掉吧。”

“洗了。”

“很好。”

孙翔倒下去就开始打鼾,他那被子跟麻花似的缠在身上露出半个屁股,上头一排黄色的海绵宝宝讥诮地瞪着周泽楷。

网络作家耸耸肩,无奈地笑笑,翻身躺在孙翔边上,关上了壁灯。

“晚安。”

他侧身看着孙翔安详睡颜,伸手在他发顶抚了抚,悄悄说。

 

当孙翔达成他睡回笼觉志愿的时候,于锋却被尿给憋醒了,张开眼,迎接他的是唐昊几乎贴在他鼻梁上的那张严肃认真的脸。

于锋吓得差点就交待在席梦思上了。

唐昊也被他吓了一跳似的缩回身去,看着他捂住裆跑进厕所,伴着冲水声出来,整个人露出一种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买中了足彩的表情,邹远出门买唐昊要吃的烤串还没回来,现在是晚上十点半。

“你还不回去吗?”于锋抓了抓后背好心问。

唐昊挑起眉毛。

“我知道你特别希望我回去。”

于锋:“……”

于锋改变了口吻,又好言道:“今天太晚了,不如就在这边睡一会儿,明天早上再回去吧。”

唐昊哼了一声,高贵冷艳。

“留我?怎么,想借机会传染给我基佬基因吗!没门!”

这句话的槽点有:第一,基因跟传染有什么关系?第二,我说留你你不愿我说不留你你不要,你到底想怎样,啊?

于锋在心里把唐昊翻来覆去地揍了一通,随即保持沉默。

唐昊好像也无心跟他纠缠这件事,转头看了看窗外,他那张平日里总是皱着的脸这时候放松下来,带着点莫名其妙的忧郁。于锋都碰过两次钉子,自然不敢惹他,然而接着躺下去睡也显然不是办法,只好干巴巴坐在床边等着这位大爷吩咐。

过了几分钟,也许是十几分钟,也许只有几秒,反正于锋脑袋里全是爱因斯坦那个美女和火堆的理论,这段尴尬又生硬的时间过去之后,唐昊终于开了金口。

“小远他,是我的兄弟。”

“是,我知道。”

“我不想他受委屈。”

“嗯。”

唐昊瞥他一眼,也不作什么表示,只絮絮念叨:

“小远他妈妈,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我知道小远还没告诉她。至于你呢,你是不是也没说?你不用讲了,我猜就是。所以说啊,你们现在能这么安然无恙地好好谈恋爱,那都是因为你们爹妈都还蒙在鼓里呢。”

“你说万一,万一哪天你妈知道了,跟你说让你跟小远分手,你会不会?”

于锋张了张口,刚想说话又被唐昊挡了回去。

“你现在跟我说什么都没用,我不信,为什么,因为你没这个经历,我也不信任你。”

他站起来,倚在窗户边上,外面城市霓虹映得他的面孔明明暗暗,屋子里漆黑一片,像是于锋此刻心情一般,他在他们俩叠加在一块儿的沉重呼吸声中伸出手,用另一只手指握住,阖上眼,感觉冰凉的皮肤微微发着抖,室内暖气二十六度,这不是因为寒冷。

但唐昊仍然继续了下去。

“小远的脾气很好,但性子倔,如果你走了,他心里头怪得也不会是你,是他自己。”

“你跑来找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但他可高兴了,他是真的高兴。”

“你能不能,你有没有把握让他一直高兴?”

 

于锋说不出话。

他偶尔会觉得自己对所有事都无能为力,上一次是在高考填志愿的时候,现在,此时此刻,更深的绝望感席卷了他。

未知是冰冷刺骨的河流,是四面涌来的流沙。

只剩坠跌。

 

邹远回来的时候于锋睡了,唐昊也早就不在,他把烤串放下准备跟不知道跑哪儿去乱逛的唐昊打个电话,结果看到于锋的手机还亮着,电力不足的屏幕黯淡下去,忽闪忽闪,邹远翻出于锋的电源线帮他接上,光芒一瞬闪过,他的恋人眉头紧锁,蜷缩在被子里,连呼吸声都轻薄得几乎不可闻见。

那一刻起邹远心里就悬了起来,这像是一种预兆,以至于第二天醒来看见空空的床榻,他也并不算格外惊讶。于锋在给他短信中简短表示了对邹远的感谢,说自己一早启程回G市,路途顺遂,毋需担忧。

此去一别,就到了新学期后。


评论(12)
热度(84)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