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43】+特典信息

昨天智商被车碾了,忘了写特典的事儿。

从今天起主动补脑!


特典❤

《233!的一天》

别看题目这么逗比,其实人家是四篇肉……不,三篇肉加一个昊昊。

因为lo主没钱了所以印得可能比较少!


另外再贴一遍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vid=2695282

and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6848


好了更新❤



周泽楷带着孙翔去哪儿了我们暂时还不知道——反正依刘小别的想法,孙翔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能被周泽楷怎么样?孙翔的个头儿跟吃了金坷垃似的一路往上蹿,大一的时候就一米七九,大二一开学刘小别就被自己寝室里那个人高马大的爷们儿吓了一跳——“卧槽,孙翔?你生长期还他妈没结束?”孙翔上个礼拜一米八四,眼看着越吃越多,还有突破天际的态势。

周泽楷还没有孙翔高,就算——就算他能力超群,真把孙翔怎么样了……刘小别估计孙翔也是乐意的。

看孙翔吃饭时那个小样儿,周泽楷一个眼神过去,他就知道人家要夹什么菜。心有灵犀到这个份儿上,居然谁都没拿下谁的本垒……

恋爱导师刘小别同志真想给他俩塞点X哥吃吃。

 

但是于锋和邹远去了哪儿倒是明白的。邹远本打算把唐昊直接送回家,可唐大少爷完全没有这个打算,他晃晃悠悠地在饭店外头的一条白石桥上迎风起舞,身上穿的藏青色衣裳被风鼓起来如同一个大大的橙子。

橙子唐昊倒还认得回家的方向,直线往北走,走两步,停一停,回头望望邹远:“小远,你回不回家?”

“我回家,现在就回,”邹远试图理性劝告,“我们打车回去,好不好?”

邹远在唐昊后头跟着,防止他一个不小心从桥上纵身跃下充当五月初五的屈原老师——但唐昊不一定喜欢屈原,因为屈原有一定可能也是个基佬。

而于锋在邹远后头,隔了一段距离,看他一句一句好言好语地劝说唐昊。

原来和别人在一起时的邹远是这样的。

于锋踩着邹远的脚印往前走,湿漉漉的石桥桥面上只留下了两串脚印。一串是唐昊的,龙飞凤舞嚣张跋扈,从脚尖四散的朝向就可以想象唐昊走路时昂着脖子如同斗战胜佛一样的姿势;另一串是邹远和于锋的,邹远踩过一遍,于锋再去踩一遍。

他看着邹远向前走,也跟着邹远向前走。

好像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成为一个人,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这个时候天已经很晚了,路上没几个人,白石桥本来就不宽,因此也没什么车辆,偶尔过去几个相依相偎的情侣,或者试图把铃铛按得震天响的骑着自行车的大叔大妈。比较老的居民区总是这样,哪里都是一派人间景象,就算只是在路上走,也能让人感觉到切切实实的存在感。

“让一让——让一让——”一个大妈呼啸着从于锋身边冲过,他躲闪不及,差点就被大妈带一个跟头,大妈打远处回过头来,“你这小伙,下回好好看路啊!”

他无奈地回了个笑容,却正好落在邹远眼里。

“我们这儿的人就是嘴上狠,”邹远眯着眼朝他笑,“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哦,于锋点点头,继续在邹远后面走。

原来邹远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空气潮湿得要命,这里的冬天和于锋家的冬天完全不一样,明明是同一个季节,却仿佛被谁分割成两个世界。邹远的冬天,他的冬天,于锋踢起路上一块手指头大小的石子,第一次觉得他们是那么不一样的两个人。

他从来没有主动去了解过邹远,也从来没有主动去了解过邹远对他的喜欢。他以为这喜欢来得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而邹远在他身边,也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他们前一天还在酒店的床上面对面地亲吻,但那个时候,于锋心里只有一团迷雾。

 

如今他却想要拨开云雾,见见那月明。

 

“我不走。”

唐昊一个人在桥上表演了半天单人探戈,终于感觉有点累了。

“我累了,待会儿再走。”

他一屁股坐在石桥栏杆边上,从两个栏杆之间的缝隙里往下探头,他不知道他们家门口这条河叫什么,他从小就看,看了二十年,却还不知道这条河的名字。

邹远蹲下来问他歇好了回不回家,唐昊头也不回,继续抻着脖子看河。

河里圆圆满满一个月亮,随着水波一摇一晃。

邹远没辙,只好扭头看于锋,于锋更没辙,跟着邹远一起蹲在唐昊背后,像三个蘑菇一样排排坐。

于锋的肩膀挨着邹远的肩膀,一层一层的衣服隔绝了温度,但是挨上去之后仍然有不可名状的颤抖。好像心脏扩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每跳一下,都是从脚尖到指尖所有血管一起歌唱。

于锋悄悄去握邹远的手,他的手比邹远的手要大上一号,却达不到能把对方整个包在掌心的程度。他攥的是邹远指节与掌心相扣的那部分,一只手覆盖上另一只手,居然能组成一个七扭八歪的圆。

“学长?”邹远偏了头惊讶地看他,眼神里还漾着两个小号的月亮。

于锋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攥了一下邹远的手,最后笨拙地问了一句:“你冷吗?”

邹远凑近一点道:“不冷。

“学长,你呢?”

于锋还没来得及思考,年轻后辈的双唇便贴了上来。他想邹远确实是不冷,这两片嘴唇这么烫,烫得他浑身都在抖。

 

“喂。”

唐昊说。

“你俩干啥呢。”

 

于锋有点讪讪,可邹远从容不迫——他对付唐昊早就熟练度全满。

邹远说:“我俩谈恋爱呢。”

 

唐昊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好像被说服了。

“谈恋爱不耽误看月亮,”他忽然补了一句,继而苦口婆心劝说道,“谈恋爱也要讲究情趣,懂吗?今天天气好,咱们看完月亮再走。”

 

桥下碧波一动不动,只为他们供奉着这颗圆月亮。




评论(14)
热度(92)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