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42】本宣+印调

我们先来欣赏一下封面!!来自和lo主一样脑洞奇大的 @工地劍客 


是不是!青春洋溢!

是不是!热血沸腾!

好了我们再来看看印调❤


是不是!可爱得飞起!

地址走这里http://vote.weibo.com/vid=2695282

欢迎投下宝贵的一票❤


我们的GUEST阵容!

 @鶴 

 @NADPH 

 @No Pain No Gain 

以及勤劳勇敢的 @工地劍客 让我们欢迎她再次出现❤


试阅见本lo,天窗走http://doujin.bgm.tv/subject/36848


好了最后一件事

更新!







其实也不能怪人家不积极配合,主要是唐昊这句话说得人特别两难,有些妄图跟风的比如孙翔刚想举杯,看到周泽楷和周泽楷旁边的于锋以及于锋旁边的邹远以及邹远旁边的……太远他近视眼看不着,反正就没人迎合,结果他也不干了。

唐昊一人灌下了一整杯纯生,假装自己从没说过话。

然而酒是个能圆场的东西,唐昊这杯下肚,大家即使面面相觑也不至于让他一人空喝闷酒,遂硬着头皮极尽活跃气氛之能事,其中邹远和刘小别一唱一和,而孙翔跟着起哄跑龙套,唐昊也不好意思接着摆出那副标志性的不高兴表情来震慑假想之中的敌人一二三。

但其实不论他震慑与否,众人都已各自找到趣味,譬如许斌这类不说话时候宁愿自己是空气的人,早就安安心心坐在角落里帮刘小别剥虾壳,除了对他挺感兴趣的邹远时不时蹭过来说些小话之外几乎没什么动静。只可惜他两个和和气气有来有往,结果刘小别愣是一句都没听清楚,急得在底下不停拿腿蹭许斌。

另一边,于锋尝试着和周泽楷聊天,结果对方除了笑和“嗯”“哦”“啊”就说不出别的什么话来,即便如此,于锋在几番尝试后便安然把这位网络小说家当成了倾诉对象,从生活琐事到学校工作,他要抱怨的事有一部辞海那么多,然而周泽楷含笑听着,津津有味。

网络作家,啊,真好,现在哪里还需要什么心理医生,一个优秀的网络作家就能给你想要的。

于锋想。

现在大学生,有趣。

周泽楷想。

孙翔把毛豆都剥完了,觉得很无趣,正好唐昊的那瓶啤酒转到他眼前,他拿过来把剩下的全倒进杯子里。唐昊看他倒得比自己还多,十分生气:“你能喝吗你倒这么多,装什么牛逼。”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沉浸在带头大哥一般的牛逼空气之中,虽然隐约感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

 

233寝室守则第一条:不要跟别人提及233寝室还有守则。

233寝室守则第二条:不要跟别人提及233寝室还有守则。

233寝室守则第三条:233寝室里每个人都是屌est。

233寝室守则第四条:当一个人怀疑另一个人不够屌的时候,对方可以提出决斗。

233寝室守则第五条:当你想质疑“这什么狗屁守则”的时候,想想寝室长唐昊在制定守则三天前说过的话吧。

……

孙翔这个人,底线很低,脑洞清奇,但是该牛逼的时候绝不腿软,该决斗的时候绝不手软,是个顶天立地的233人,而唐昊,作为寝室之长,亦没有说不的理由!

 

——“刘小别,我有一个问题。”

“有事您说话。”

“既然你们都知道唐昊和孙翔不能喝酒,为什么不阻止。”

“……问题就在这儿了许老师,我他妈不知道啊。”

刘小别背着浑身酒气的孙翔,邹远搀着蹒跚前行的唐昊,构成了一幅和谐社会的西天取经图。周泽楷犹豫着伸出手托了托不停向下滑的孙翔的屁股,在夜风之中羞红了脸,大帅哥脸红确实是美景一处,但这时候没人看他,大家都在关注着时不时两手掩胸恶心干呕的唐昊和趴在刘小别背上打鼾的孙翔。

“咋办。”刘小别问。

于锋打开百度地图,邹远见了,抬手按在他手机屏幕上温和说:“我记得这附近有个药店,去找找,唐昊他妈那边我去打电话,孙翔怎么办,他是不是跟刘小别一块儿住的?”刘小别着急坏了,呸呸呸连连否认:“别乱说话!我没跟孙翔同居一室!他自己跑来的!说真的要不是唐昊带着他来……”他说话刚说一半就被唐昊打断,寝室长手打醉拳脚底虚浮,一边绕着树做不规则运动一面嚷嚷:“前面有个——基,基佬!……吃,吃我一记庐!山!升!龙!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同,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是没,没用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小别转过脸平静地接着说:“要不是那个傻逼带着这个傻逼来,我都不知道这个傻逼自己跑来了。”

许斌提醒他:“讲话不要用代词,我分不清了。”

 

讨论在稀里糊涂中开始又在乱七八糟中结束,刘小别不情不愿地背着孙翔回他和许斌订的酒店,邹远和于锋分到了还在拍手唱儿歌的唐昊,周泽楷一路默默跟着刘小别一行,拦出租付的士费,刘小别直到下了车才意识到还有这么个人,他如梦方醒般伸出手和周泽楷握了握:“您,您好,您这是?”

周泽楷腼腆地看了看孙翔,又看了看刘小别,含情脉脉,刘小别被他那双堪比镭射的眼睛弄得毫无办法,侧过脸求救:“许老师,许老师,我不知道这个帅哥想干嘛,你问问他。”

许斌看了看刘小别,又看了看孙翔,直接问周泽楷:“不会打搅你工作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没事。”

许斌转脸对刘小别说:“他来接他对象。”刘小别本来准备傻呵呵地问他对象是谁,结果孙翔不偏不倚在他脖子后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刘小别被喷了一脑袋酒气,怒不可遏直想当街打人,他用力抑制住愤恨,麻溜地把孙翔从背上弄下去交给周泽楷,还摆出男朋友初次登门造访时候女方父亲的臭脸:“交给你丫了,别弄得折胳膊断腿就成,好好照顾照顾他。”

周泽楷眨眨眼,微微一笑。

“嗯。”

刘小别触电一般抖了抖身子,搓了搓满胳膊吓出来的鸡皮疙瘩,背着手目送周泽楷把孙翔慢慢背起来,晃晃悠悠地沿着人行道直到尽头。

下过雨后的街道湿得发亮,要去到对面街道,需走下通道又上去,周泽楷背着孙翔慢慢挪着步子,听见自己的皮鞋撞击在地面上细碎零散的回音,听见孙翔伏在自己颈后呼吸起伏,孩童般轻柔平稳,无忧无虑。

曾经有一段日子里,他觉得这整个世界对他而言好像都不太重要,他从小不善言辞,跟电视剧似的被欺负的事例虽说没有,但是人际交际方面也一直是个不小的难题。然而孙翔这个人太有趣,像水面,投入一块石头,哪怕是一小片砂砾,他都毫不吝啬地给予最大的回应,那是属于他自己独一无二的东西,是周泽楷再也不会有第二回的际遇。

 

孙翔对他意味着什么?

也许什么都没有。

也许就是全部。


评论(9)
热度(187)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