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40】

孙翔偶尔会陷入一种类似于“自恋”的状态。

比如说他这时候在街上跑着,一般来说依照电视剧里头情节,他心里应该要想一想周泽楷,结果他没有,他满脑子都盘算着一会儿要怎么进去来个华丽出场:抖抖外套——他今天这羽绒服太厚了抖不起来;甩甩头发——他新近剃了个板寸实在是甩不动;或者眨眨眼丢个飞吻什么的。

嗯?

行吧就这个了。

我要让全世界知道!这张桌子背后坐着那人!被我承包了!

孙翔踌躇满志,孙翔昂首阔步,孙翔……

孙翔刚准备进去,还没来得及施展自己的魅力大法就出师未捷身先被保安给拦了,那腰围能顶两个孙翔的大叔拿一对精光闪闪的小眼睛仰视一米八五的小孙同志,大概是看他一身不土不洋的穿着进的又是个帅哥的签售会,估计还觉得他要进去使用小镊子夹小姑娘钱包,登时用上了怀疑主义者的眼神。

“你的,票呢?”

孙翔心想狗日的刘小别怎么不说要买票啊?!但他心里发虚面上还是要装一装的,正如同纸老虎虽然是纸做的但毕竟还画成了老虎模样。纸老虎孙翔眉毛一皱下巴一抬:“怎么着?实话告诉你吧,那小说家是我……熟,熟人!你不让我进去,一会儿他就来扣你工资你信不信?”

保安斜了他一眼。

“他就在你后头,你自证清白吧。”

周泽楷小心翼翼弯下腰看了看孙翔,他话不多,因此尽管面上表情一瞬风云莫测,却依然没叫他憋出半个字来。孙翔见到他还待说话,却看到周泽楷冲他直直伸出手去,两只眼睛弯起来笑,说:“走吧?”

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

孙翔开开心心拽着周泽楷走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什么,小声说:“刚才那个保安态度不端正。”

周泽楷歪歪头:“嗯?”

“你能不能……嗯,扣他工资啊?”

周泽楷面有难色。

“……不能。”

孙翔表示理解。

“网络作家没办法扣不上网的人的钱对吧?”

周泽楷被他这个逻辑绕住了,他站在那儿认真想了半天,才回答:“上网……也不能的。”孙翔鄙视地看着周泽楷,觉得网络作家真是太没用了,这么有钱还是食物链最底层。

他心中虽然腹诽不断,却还是跟着周泽楷进了会场,小说家意气风发地坐在讲桌后面,孙翔等了半天他也不开口,倒是旁边有个主持人跑出来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孙翔想听听周泽楷讲话又听不到,无聊地掏出手机玩,这才发现唐昊给他打了二十多通电话,而最新一封短信是刘小别的,懒洋洋躺在唐昊一堆毫无意义的语气词信件上方,写着:有空的话今晚一起吃饭。

 

刘小别发这短信之前刚和许斌看完电影出来,他俩就美国现代军事装备等问题交换意见,谈得不亦乐乎,冷不丁邹远给他打了个电话。

“唐昊问你为什么不接他电话。”

刘小别瞥了一眼许斌。

“我把他拖到黑名单里了,他呼入三十多次,严重影响我正常生活。”

邹远叹了口气。

“唐昊现在躺在酒店的椅子上看电视,我让他回家他也不回。”

刘小别十分体贴地说:“他是太寂寞了,你要好好照顾他。”

邹远亦万分温柔地应:“好说,让我们携起手,一起承担照顾他的责任。”

刘小别出了一背冷汗。

刘小别又瞥了许斌一眼,许斌被他看烦了,拿宣传广告遮住脸,刘小别深情地瞪着乔治克鲁尼眼中的星辰大海,终于作出了一个决定。

他不能一个人承担这个责任,不能。

但孙翔这个人不省事,一听到刘小别开了金口说“一起吃饭吧。”他马上就自我带入想到这是刘小别主动向他示好要请他吃饭。他很高兴,这种好事他不能一个人享受,换言之吃穷刘小别他一个人是不够的,还需要谁呢?

他望向讲台上的希腊雕塑,不是,网络小说家。

半小时后签售会草草结束了,实际上“会”只开了五分钟不到,后面二十多分钟都在签售和握手,周泽楷坐在那儿冲每个排队的姑娘小伙羞涩微笑,释放出的电流能让北京城亮一整年,而孙翔坐在那儿,觉得亮堂的不只是这幢被雨水的潮气浸得湿漉漉的报告厅,还有他自己的心。

在那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心里头有点什么正在发芽,但不等它长大抽枝,谁也不知道得到的究竟是什么。

而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唐昊正在被邹远拖去试衣服的路上。

唐昊很委屈,他觉得自己今天出门,穿的就是精心挑选专为节假日期间密会亲朋好友准备的羽绒服跟UGG,可邹远站在他面前,每隔五秒就会露出一副被掐住了脖子的表情。他俩冷战了十五分钟,一直到于锋换好衣服出来,说走吧。

“走?!走去哪儿?”唐昊机警地站起来连连后退,途中差点踩了于锋的脚,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G市男人扫他一眼,想了半天还是放弃跟这人理论的念头,原因有四:第一唐昊比他高第二唐昊块头比他大第三唐昊是本地人第四,因为他是,于锋。

于锋,人生如同扭扭薯条一般的男人,不跟自己闹别扭就全然没法好好过日子。

扭扭薯条走到自己的番茄酱,不是,学弟面前,犹犹豫豫地问:“咱们去哪儿?”

邹远从头到脚看了唐昊一眼,他又看向天花板,好像那上面被火星撞出了一个洞。他长长久久地盯着,最后才看向唐昊,慢慢吐出了一口气。

“昊昊。”

“昊昊,”他强调,“不为别的,我就想给你送点礼物,凭咱俩这么亲的关系你能不能不要拒绝我?”

唐昊抓着脑袋想了想,他脸上有点烧。

“哎……不早说。”

他破天荒羞赧了一回。

 

是夜,K市中心某食府门口,刘小别坐在出租里半天懒得下去,在黑灯瞎火中猫着腰对许斌说:“要不咱们想个理由跑掉吧?”

许斌拍拍他肩膀,打开门走下去。

他在雨里擎着伞,帮刘小别稳住那半边车门,微微一笑。

“要勇于接受挑战啊,刘小别同志。”

话音都没落刘小别就跟坐滑梯似的滑出来接受挑战了。


评论(6)
热度(90)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