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37】

啊,感觉要被屏蔽了!心跳加速!




于锋这人说穿了,就是胆小。

干什么都胆小,做事之前思前想后,非得给自己一个绝对稳妥绝对高效的方案才能放心去做。

要说这是处女座的通病吧,刘小别就不这样,刘小别同志动手速度和心思一样活泛,逮着机会就一定要当场拿下——不然机会跑了怎么办?所以他跟许斌一见钟情,再见之时就早已经做好了所有通关准备。

于锋不行。

于锋老跟自己作对,邹远有多喜欢他都放在明面上,他就是不敢看。

要说他不喜欢邹远吧,他也不是不喜欢。他梦里头常常有个面目模糊的小人握着他的手给他讲睡前故事,然后他沉睡,再醒来,一个梦套着另一个梦,每个梦里都有那个声音温和的小男孩。他有时候像是在布满蒸汽的浴室里擦玻璃那样擦干净他自己的梦,就能看见那个小人眉眼清晰,百分之一百就是邹远。

他怎么会不喜欢邹远呢。

 

直到他这个坦坦荡荡的后辈把他按在床上,他还在想——

我到底在怕什么呢?

 

邹远捧着于锋的脸,从眉心那个皱起的小山丘一路细细碎碎地吻到眼睛,于锋睫毛很长,但并不很翘,舌头舔过去的感觉温温软软,仿佛要吞掉薄薄皮肤下头那一颗不听话的眼球。再下面是鼻尖,脸颊,邹远仔细至极,每一个吻都紧贴在上一次亲吻的旁边,他在于锋的嘴唇上啄了又啄,给对方那两片因为寒冷而变成淡色的唇瓣覆盖上一层血色。

他并不知道于锋会说什么,但其实他觉得他知道。模模糊糊的,能够摸到一点影子,可是这就够了,他触及到命运的衣角,就从来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微弱的可能性。

“前辈,”他声音压得很低,但嘴唇发声时的震颤可以直接让于锋领略,“你还可以说不。”

 

恩?

于锋有点没晃过神。

“为什么?”

 

邹远眼睛都笑得弯起来,门口白石桥一样干净动人。

“没有,没有为什么,”他把身体沉下来,让两个人的胸膛之间毫无缝隙,于锋身上一件外套,一件衬衫,他自己身上一条T恤——羽绒服脱在酒店沙发上了——他就算隔着这么多的衣服,这么多的时间,也仍然能感觉到彼此心跳的频率究竟有多契合。

他抱着于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于锋挺不好意思,邹远在他上面压着,整个身体都贴了过来。他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两颊一阵滚烫,抬了手胡乱抹一把脸,发现手上也是热的,他浑身上下都仿佛在隐隐约约地燃烧。

“小远……”于锋犹犹豫豫的,“我有点热……”

 

邹远看着他,眼神一错不错,“前辈,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是明白还是不明白。”

 

已经到了被怀疑智商的程度了……

于锋有点后悔,早知道他就应该更主动些,让后辈看了笑话,他还是比较惭愧的。

他闭着眼睛鼓起勇气,一手搂住邹远的腰——挺细,特别衬衣服,于锋不止一次觉得邹远身材穿什么都好看——另一手就颤颤巍巍地伸过去解人家的裤子。

他不是没谈过恋爱,而是之前的对象都是女生,进展也仅仅只是到互相拥抱而已,这次猛地遇上邹远这个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小男生,他就实在是手足无措了。

没试过的、不明白的,他得站在新世界的大门口徘徊好一阵子,才敢给自己鼓鼓劲,慢吞吞地推开那一扇半掩的门。

而邹远站在那门里头。

他的后辈神情骤然有点惊讶,半信半疑地又叫了一声前辈。

于锋咧着嘴试图笑一笑,可他太紧张了,这个笑容说不出来地有几分尴尬和怯意。牙齿露出来不当不正的三五颗,完全没能做到笑不露齿或是某个所谓的完美微笑。

邹远也忍不住笑,他把头埋在于锋肩窝,闷闷的气声温暖而宽慰,“别怕。

“前辈,别怕。”

他握着于锋不得其法的手,帮着这个不知所措却又勇敢非凡的男人解开自己的腰带。两只分属于不同人的手纷乱地交错在他的裤扣前面,扣子解开,拉链拉下,他重重地攥紧了于锋的手指,然后他松开,放任于锋的手直接贴上自己的身体。

于锋说不出话,入手的物体滚烫且坚硬,在他手心里存在感极强地搏动着。他咽了口唾沫,不敢跟那玩意儿的主人对上目光。

邹远比他手脚利落,反过来三两下就扒了于锋的裤子。两人硬挺的下身紧贴在一起,他试探性地挺了挺身,只听到于锋一声极低的呻吟。

 

邹远的手指极为灵活,他在校报打字打得多了,手指动起来都要比一般人快上那么几分。他拉着于锋的手和他自己一起包覆住两人下身,于锋有点慌不择路,只能僵硬地跟着邹远上下套弄。

湿黏的液体粘在手上,他脑中思维都混乱起来了。

邹远无奈道:“前辈,就像给你自己做一样就行了,别紧张……还是前辈以前没自己做过?”

“……做过。”于锋眼神四散奔逃,邹远那东西不知道怎么回事出乎意料的比他还要大,两个人的手加在一起套弄才不那么费力。

邹远亲亲他的脸,下身愈发硬挺涨大,和于锋的性()器挨蹭在一起不断淌下暧昧的泪滴。他忽然凑到于锋耳边,带着点期待问道,“那前辈,有没有想着我做过?”

 

犯规。

 

犯规啊!!!!!!!!!!!!!!

 

于锋脸孔涨得通红,手上也干脆罢工,可是邹远眼神热烈而直接,就那么明明白白地期待着他的回答。

 

“……有,”他自暴自弃,“想着你……有过。”

 

他曾经在那些纷乱的梦境之后尝试开解自己,心脏却只有在念及邹远的名字时才会敏感地震颤。他不得不躲在被子里,羞耻地握着自己的下身不断套弄,他想着邹远和他接吻的样子,还有梦里他们一同沉没的样子——在空无一人的寝室里达到高()潮。



评论(10)
热度(75)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