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36】

我们赞美tag!人类进步的阶梯!







唐昊此刻简直感觉有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邹远的【男朋友】于锋冲他冷淡地点了点头,邹远的【男朋友】于锋把椅子拉开自顾自坐了下来,邹远的【男朋友】于锋从头到尾没跟他正面交谈过,就连需要筷子的时候也只顾着跟邹远咬耳朵:“麻烦叫你同乡把筷子传给我一下好吗?”

唐昊很生气,唐昊很难过,就算自己一直对这小子怒目而视,这小子也不会走走心吗!明明都已经迎男而上了,为什么就不能在这种时候迎难而上!同乡的怒目算什么!不要在意啊!和我说话啊!

..........和我说话好不好。

唐昊没人可以说话,他竹马的男友力此刻正挤爆温度计飙射出来,一手温柔地剥着基围虾,嘴里软和地喊着前辈。空虚寂寞的唐昊咬了一口大鸡腿,低头把刘小别孙翔抽出来建了个小讨论组,在组里喊:“都出来都出来。”

孙翔果然最闲,马上回复:“什么情况!”

唐昊正愁没人聊天,此刻抓住孙翔如同压死骆驼——不是——救命稻草,竹筒倒豆一股脑全说了,这边他俩侃得正热络,刘小别才懒洋洋插话:“我说手机怎么老闹腾呢。”

他说完就没音了,估计是先把聊天记录补了一遍,唐昊和孙翔心想这可是一位恋爱界的前辈(自称)啊,于是都屏气凝神等着。

刘小别看完了,大概觉得有点无聊,沉默了一会儿。

“唐昊,你在担心啥啊,我不懂。”

唐昊说:“我担心那人会把邹远骗了!”

“........骗了干吗,帮他去卖安利吗?!”

唐昊警惕地扫了于锋一眼,对方被他眼风刺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刘小别见他半天不答话,知道他这人爱瞎认真,赶紧说“不不不我就举个例子。”

唐昊严肃和他讨论:“邹远会不会真的跟他去卖安利?”

“......................”

刘小别觉得好爱,真的不会再累了。

他把手机扔到一边想了一会儿,许斌接过来看了看,嗤一声笑了,坐在他旁边箍住他腰亲了一会儿,问:“想不想去K市玩儿?”

刘小别心说我们家许老师真是治愈,他翻个身把许斌压在下面在他喉结上咬了一口,笑答:“去,许老师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和许老师心连心。”他说完了,想了一会儿,下身顶了顶许斌,笑得更意味深长:“身连身。”

许斌...........

刘小别那句话说的人无心,听的人却有意,唐昊十分困苦,抱着脑袋仿佛于锋马上就要把小远拐去卖安利,思前想后万法通源,他最终想到一个问题:于锋这小子!为什么要来!

 

啊。

我为什么,要来。

此时此刻,于锋同志也在思考着这个艰涩的难题。他放假回家之后一刻也没闲着,在床上横着躺竖着躺,直到他妈妈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跟他说:“你能不能给自己找点事做!多大的人了!”

于锋也很纠结,他身体里的小天使和小恶魔每天打得头破血流,他也很难受,难受的于锋憋着一口气撑起身子喊道:“就算我去找女朋友也可以吗!”

他妈眼睛一亮,再进来的时候塞给他一张visa。

“哦哟!可以呀!”

于锋.....................

于锋连年都没在家过就被欢天喜地的娘亲送到了机场,临行的时候老母亲握着他手激动地说:“下次记得带回来看看。”

于锋冷汗流了一身,觉得自己糗大了。

去了K市他窝在酒店里看了几天雨,愁得头发都快白了。起先他想,要不要跟邹远联系呢?还是说说吧?可是说了的话,他会不会直接找过来,这就太麻烦他了,我不能麻烦人家啊,果然还是说和爸妈一块儿旅游比较好吧?然后请他吃个饭,可,可他要是坚持想见我爸妈,我难道还去自由市场找钟点工来冒充吗?!

他纠结得肠子都在肚里发疼了,这才想起来自己下了飞机之后还一顿饭都没吃。于锋下楼买了碗馄饨坐在风雨飘摇的小摊边上,一边努力把莫名辣得要死的馄饨咽下去一边吞雨水,苦得要掉眼泪。这时候一群当地小男孩欢歌笑语从他眼前过去,于锋咬着勺子暗自羡慕,没想到为首的那个一回头看到了他,喊了一声:“前辈?”

旧传有诗四句夸人得意者云:“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

于锋此刻心情,其余数种莫不可比。

 

等见到真人于锋才意识到,之前他的担心全是多余,邹远对他实在是关爱有加,先是询问住得怎样,需不需要搬去他们家,“有多余的客房可以给前辈住。”他如是说;接着又问他吃饱了没有,“要不要我带前辈去吃点什么?这附近的东西都做得不太行,我怕前辈容易水土不服,要不就去吃粤菜?”;随之又对他的衣着表示关心:“前辈冷不冷?要不要添些衣服?”

于锋握着邹远的手,感动地说不出话。邹远在他脑袋上摸了摸,又在他脸颊上捏了捏,最后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于锋心一横眼一闭,两手扳住邹远肩膀就亲了上去。

邹远推开他,皱着眉头。

“前辈不用为了感谢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我只是想看看前辈有没有发烧。”

于锋更是接近涕泗横流的边沿。

“没有没有没有!”他摆手,“邹远,我真的喜欢你,真的。”

这话说出来,他有点后悔。

主要是邹远听完了一点反应也没有,既没有脱他裤子也没有亲他嘴,只淡淡笑了笑说:“我很开心,谢谢前辈。”

于锋觉得自己捧出了一颗红亮的心却被别人浪费,十分难过,可他还没难过超过三秒,邹远忽然又问:“前辈,你是不是从来没有亲过别人?”

这个问题太羞耻了!现在的孩子到底接受了怎样的教育!

于锋别扭极了,左手捏住右手右手捉住左手唔唔着思考半天,啪一声站直了脸红脖子粗地冲着邹远怒吼道:“这种问题就不要问了!这是隐私!隐私懂吗!问我我也不会告诉唔——”

邹远忽然把他按进怀里,微抬起头含住他嘴唇,阖眼轻笑,说:“既然前辈不愿意告诉我,那我只好自己试试看啦。”

于锋忽然觉得他又在邹远注视下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关键是这次埋得还挺深,他两腿都在发软。

救..........救命!


评论(16)
热度(85)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