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34】

打tag一气呵成,爽!(。



跟八卦比起来,周泽楷有时候也不算个事儿。

孙翔这么在心里对自己说。

我是关心邹远,对,关心,爱护,不忍心看自己寝室里唯一一个青春洋溢萌气逼人最主要是幸运值鹤立鸡群的小青年陷入泥潭,绝对不是八卦之心不死。

绝对不是。

 

孙翔又看了一眼唐昊发过来的那几个字儿,心里只觉这两句话里有一股澎湃的汹涌澎湃的魅力,好比潘金莲花枝招展地坐在二楼窗口往下望,正好被那西门大官人一眼认住……

孙翔坐在床上呈老僧入定状给唐昊发消息:

“录播啊唐昊大大!!!!!!!!!”

 

心急如焚的三分钟之后,唐昊回复道:

“除了录播,还有直播。怎么样,你看哥屌吗!”

 

这又是什么展开。

 

孙翔说:“不看。”

 

唐昊有点受挫,但又不是特别受挫,孙翔小同志骨骼清奇也是出了名的,这点智商上的距离还难不倒荣耀大学助人为乐的唐昊同志。

唐昊问孙翔你要从哪里八起,俨然是一副知名电视台八卦节目主持人的德行

“从那个谁,那个好人学长来找邹远开始啊!”

 

“好,”唐昊深吸一口气,“那我开始了!”

 

那个时候孙翔还在跟他妈斗智斗勇,周泽楷一个电话堪比百万雄兵,他撒开脚丫子跑到阳台上听网络作家低沉温和的嗓音缓缓道来,半空中炸裂一个二踢脚,烟雾的刺鼻气味里头浮现一点奇形怪状的浪漫。

那个时候刘小别躺在许斌床上,把床头的一摞书一本一本地翻阅过去,许斌的笔记又正又稳,嵌在字与字的缝隙中特别的赏心悦目。刘小别看得昏昏欲睡——春晚节目实在无聊,许斌终于安顿好狗走回卧室,低头在青年不断打架的眼皮上落下一吻。

那个时候唐昊在上厕所。

他年夜饭吃得太多——主要是他妈手艺好,和学校食堂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唐昊通体舒畅地从洗手间走出来,甩着两只湿哒哒的手眺望远方,接下来他就隔着他们家阳台的窗户玻璃,看见了他亲爱的室友兼邻居邹远穿得像个小号狗熊一样站在外头。

奶白色的羽绒服,浅灰色的休闲裤,还是个品味清新的狗熊。

 

那个时候K市气温接近零度,是当地少见的寒冷天气,地上的水渍秒秒钟变成冰碴,一不小心踩上去就会摔得鼻青脸肿。

那个时候邹远安静地站在空地上,背后深夜广阔,而烟花漫天,鞭炮齐鸣。

有一个男人向他走来。

 

唐昊高中时代为了装逼泡妹很是翻过几本名著,杜拉斯的《情人》翻了三页不到就扔进了床头柜里积灰,他到现在只能记住那个他思考了三十秒还没能成功领悟断句含义的开头:

“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

唐昊对着手机深情朗诵:

“邹远说,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

“于锋说,不,不要再说了,小远,你不要再走过来,这一次,请让我去追赶你!”

 

孙翔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掉进马桶里。

他心说听个八卦也不易,狡兔三窟躲避他妈不说,还得时刻防着唐昊给他精神上的致命一击。

 

“咳,”唐昊重新清清嗓子,“我当时的角度不好,太靠上了,我就看见小远走过去,于锋走过来,俩人牵着手,不知道说话没有,后面鞭炮太闹了,我听不见。

“然后他俩站在墙根底下,我扒着窗沿儿往下看,正好看见那个学长把小远搂到怀里……哎呀卧槽,我现在想起来都气得慌,小远多好一孩子,怎么就让这么棵白菜给拱了呢!”

 

孙翔心想你是气得慌,你这气得都说胡话了。

 

“然后他俩就亲上了,妈的,我掐着表看的,他俩亲了足足八分三十五秒!世风日下啊孙翔同志!道德沦丧啊孙翔同志!”

孙翔小声骂回去:“关我屁事?!”

“后来我看见他俩往小区大门那边走,我猜是要出去,看不见背影以后我就回来了。后来我越想越不对,越想越不对啊!这大半夜的,他们能去哪儿?!啊?!能去哪儿?!

“我就给邹远他们家打电话,说我们家想找他打麻将,他妈说小远出门买醋了,还没回来。过了一会儿我再打,他妈说小远回来了,我认为不能打草惊蛇,就说我已经凑够人数不用告诉小远了。”

 

“惊心动魄,”孙翔坐在马桶上冷静地点评道,“那直播呢?”

 

今天于锋又来了。

邹远给唐昊打电话:“帮我个忙,我要出门一下,我妈问起来你就说我跟你在一块儿。”

 

唐昊在这一刻的智商狂奔直至一百八。

 

“吃饭吗?带我一个!”



评论(11)
热度(92)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