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33】

自从和邹远鸳鸯作对,于锋的心里就滋生出两只整日摔跤扭打个没完的小鬼头来,一曰天使,一说魔鬼,这次邹远一来找他,天使和魔鬼就在他脑子里摆开架势辩论起来。

天使:因为咱们实在是不知道邹远脑子里在想什么,所以我觉得应该谨言慎行,你们刚变成小情侣吧,彼此的这个什么,理解,是吧,都还不够,不可轻举妄动啊!

魔鬼:好好好!去去去!

天使:你这一去,真的做好了从身到心接纳邹远的准备了吗!你真的做好了和邹远一样的觉悟了吗!士之耽兮,不可说也!

魔鬼:好好好!去去去!

天使:............

魔鬼:好好好!去去去!

于锋..............

于锋啪一声合上书站起来,把黏在他身上的邹远也吓了一跳,不由自主跟从他动作四面环顾,小声问:“前辈怎么了?”

“邹远。”于锋拉起邹远的双手。

“我,我,我..........”

 

“前辈,你什么?”

于锋浑身过电似的抽搐一把,这才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居然躺在邹远大腿上昏睡百年,嘴边一溜口水险些就要飞流直下,吓得他抬起袖口猛一阵擦,连问:“怎么了怎么了,我睡着的时候说了什么?”

邹远似乎觉得有些好笑,憋忍半天方道:“没有,前辈刚才跟被掐住喉咙似的喔喔喔了半天,我还担心前辈要爬起来面朝东方打鸣了呢,人类的语言倒是没怎么使用。”于锋虽然觉得邹远这话听起来古古怪怪的,但好在没泄露天机,多少感到些许安慰,随口劝了邹远几句便看着他回去,只说是改日再议。

这一改日,就拖到了放假。刘小别考完了最后一场,出了教室把包扔在地上摸出手机给许斌打电话,没一会儿许斌开着他的本田来接他,刘小别笑嘻嘻钻进去,一路绝尘,到夜里孙翔想起来给他发微信,人都已经离开千里之外。

剩下来他们三个,寝室的气氛就有些凝重了。唐昊是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主义,亿万年雷打不动;邹远则一直像有心事,关门开门都震耳欲聋,四周环绕立体的低气压让孙翔愣是不敢近身,每到这时孙翔就克制不住地想逃。

可就连周泽楷居然也不见他了。

自打那次视频被掐断,孙翔就彻底断了跟周泽楷的联系。是,他有周泽楷手机,可回回打都是已转入来电提醒;是,他有周泽楷QQ,可回回登陆那人明明该是对他可见的头像却都是暗的;是,他有周泽楷家里地址,可那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泰森似的西装革履却满脸横肉的歪国人保安,令他只敢在几米远的地方绕两个圈巡视巡视,还被泰森X2的视线看得两腿发软;是,他有周泽楷小说网的ID——也只有这东西还能让他确信周泽楷还活着了。

周泽楷活得好好的,每天更新风雨无阻,可就是不见他。

孙翔憋了一肚子八卦和抱怨和无理取闹,万箭穿心,心如刀绞,肝肠寸断。

然而周泽楷还是不理他。

周泽楷像是从这天起彻底地,完全地从他生活中消失了,唯一的联系就是孙翔每天凌晨守着的更新,只有那东西才让他觉得周泽楷还在奋斗不息——一枪穿云,他的偶像,还没放弃。

但周泽楷干吗放弃他呢?

孙翔想不通,放假了他该回去,可他不想回去,每天缩在冻得人发紫的寝室里日思夜想,冻出了清鼻涕,最后他老妈气得打飞的过来把他押送回家,他才过了个温暖幸福的中国年。

在辞旧迎新的凌晨十二点,孙翔忍不住假装群发短信,浑水摸鱼地给一枪穿云发了条肺腑之言。

“你是不是换号啦!这是孙翔的号码,新年快乐!”

十五分钟。

仅仅过了十五分钟,那个叫周泽楷的号码忽然给他回了一通电话,孙翔在鞭炮齐鸣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中接起来,那段周泽楷的声音虽然不高,却字字如槌,击在他心上。

“在赶稿,对不起。”

孙翔拿下手机,看了看周泽楷的来电头像,在心里默默啐了自己一口。

妈的,真帅,这么帅,干什么我都能原谅他!没错我就这点出息!

他欲哭无泪地拿起电话贴在耳朵上:“没事儿没事儿,你赶吧,赶赶赶。”

周泽楷顿了顿,似乎在想事情,半晌忽然说:“要出书,所以忙。”

孙翔一愣:“什么?哪部?”

“在写的。”

“啊!我靠!”孙翔一拍大腿在他爹妈睽睽之下站起来,激动得出口成脏,“他妈的!老子最他妈喜欢那本了!靠!你小子可以啊!什么时候出书?给个准信老子去蹲预定啊!”

“给你留。”

周泽楷打断他,斩钉截铁说。

孙翔激动之情如同脱肛野狗,可他不枉跟刘小别厮混了两年,面上装逼高贵冷艳的功夫虽不炉火纯青倒还学了点皮毛,于是作出毫不经意模样继续跟周泽楷胡搅蛮缠客套了几句,待挂了电话方才泪流满面。

妈的!事到如今他才觉得,认识作家怎么就这么的好呢!

他心情好得都冒了烟,打开微信看到唐昊私敲他,可还没来得及看就被老妈拎着耳朵过去跪搓板,一边跪一边教训他怎么能说脏话呢!孙翔表面上是是是好好好,心想这还不都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要不是我整日浸淫在寝室那群满嘴黄赌毒的傻逼中间,哥也是出污泥而不染.........啊卧槽不能这么比喻,有点恶心,有点。

毕竟不是作家嘛,用词不当也可以原谅。

他摸着自己跪肿的膝盖,十分心安理得。

可唐昊那厮究竟要跟他说什么呢!好在意啊!孙翔看他妈脸色依旧不好,只好按捺着这股在意得不得了的心情,一直拖到了第二天早上。

他好容易吃过早饭,摸到手机迫不及待打开,手都有点抖,唐昊没给他语音,只打了几个字。

“你们说的那个人,来看邹远了。”

孙翔放下手机立地捂胸,只觉一股八卦气味穿肠过肚,正敲打他窗。


评论(6)
热度(102)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