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32】

这一想,就想到炕上去了。

刘小别被许斌拿手格开的时候还侧着头想亲过去,许老师的头发被他蹂躏得乱七八糟,下唇上一道牙印泛着淋漓水光,见他还没个完,许斌皱起眉头说:“不要。”

哪知道这时候刘小别就跟打开了开关似的,一般二般的法门还受不住他,听许斌在那儿慢条斯理说不要他估计还以为这是在暗示“还要”呢,两只手冲着许斌下三路直奔而去,烦得许斌只好抬起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个响栗。

“醒醒醒醒,嘛呢。”

叫疼痛这么一激,刘小别倒是妥帖地醒了神,委委屈屈眨眨眼,犹埋围巾半遮面:“矮油,许老师,好久不见。”

“我刚才已经领教过了。”许斌翻了个白眼,劈手夺过他随随便便挎在肩上书包塞进他怀里,“最高指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去吧。”

刘小别还待耍赖,结果本来在沙发上哼哼的萨摩耶忽然暴起,一口咬住他牛仔裤屁股后头口袋把他往反方向拽。

许斌欣慰极了。

“连畜生都知道要好好学习才有前途,刘小别你看看你。”

刘小别..............

刘小别和暴君恶狠狠互瞪,彼此释放怨毒电波,好一会儿,暴君累了,趴在沙发脚下伪装成一块儿白狐皮地毯,许斌于是嗑着瓜子伸手揉了揉狗头。

“刘小别帮我开一下电视谢谢,反正你也不复习,哎要不再帮我把地拖一下,暴君有点容易掉毛。”

他话音未落刘小别就跳进房里,壮烈地啪一声关上门宣布:“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对不起许老师你们家小诸葛只能帮你到这儿了!面向对象方法的要点是一认为客观世界是由各种对象组成的............”

许斌眯着眼笑,亦不说话,暴君打了个哈欠,抬起前爪跟主人击了个掌。

計画通り。

 

刘小别为了见他们家许老师自当是翻越千山走万里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寝室在二楼,根本小事一桩,他收拾收拾就从二楼翻下去了,身手矫健。唐昊他们几个夜里想吃串了也经常走这条路,倒也见怪不怪,主要是邹远提出说刘小别是打了个电话然后跑出去的,跨栏——栏杆——的时候还带着甜蜜微笑,仿佛高塔上被拯救的莴苣公主。

“刘小别有问题。”

唐昊单手拍了拍膝盖,应急灯照得他脸色阴晴不定忽明忽暗,孙翔专注咬着手指上一根倒刺咬得如痴如醉,被唐昊打断之后有些不满,哼唧道:“我看你最有问题,你有病。”

邹远一脚踩在一骨碌爬起来掳起袖子就要打人的唐昊脚上,对方噙着泪蹲了下去,听中文系诗情画意地说:“刘小别的个人问题,可能在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解决了,对这样的行径我们想说——”

“不知廉耻。”唐昊骂道。

“毫无集体意识。”孙翔没控制住力道,撕下倒刺的时候把手给撕出了血,带着哭腔谴责,声泪俱下真情实感。

“嗯,”邹远和气地朝他俩笑了笑,“但是你们礼拜一是不是要开始考试了?”

“不要紧,不要紧,”孙翔乐呵呵地,“今天才礼拜天呢。”

“礼拜五。”邹远笑容不变,“上个礼拜天是你被辅导员叫去训话的日子,记得吗?”

“............”

“...............”

唐昊吸了吸鼻子。

“邹远,”他沉声喊道。

“有。”

“如果我死在礼拜一了,我枕头底下还有五十多块零钱,拿去吃顿好吧,咱俩是同乡,我信任你。”

邹远牵起他手,捏了捏。

“兄弟,”他中文系的血又上头了,“我必不会放你一个人。”

他俩还在这儿穷摇呢,在旁边孙翔已经无聊得撕开一包薯片吃了起来。

 

考试固然是阿鼻地狱,但考完之后的一个多月寒假实在诱惑一桩,他们几个考着试就开始讨论放假去哪儿旅游,本来想一块儿组团去看海,结果唐昊说海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滩水;本来想一块儿组团去重庆,结果刘小别求饶说你们快放过哥哥,你们想让我被辣死在山城吗;本来想一块儿去组团出国,结果自称“是个随便的人”的孙翔投了出乎意料的反对票。

“出国,我看不了更新,不知道周泽楷有没有好好地在做事。”

他捧着手机严肃地说。

唐昊看了刘小别一眼。

刘小别看了唐昊一眼。

邹远耸耸肩,优雅地脱掉外套。

孙翔忽然觉得有人遮了他的光,抬起头刚想说话,就被搬出去磨了二楼靠湖边走廊上的每一根围栏,嚎得撕心裂肺。

锯人一时爽,但锯完了他们四个人都有点发愁,最后还是放弃了一同出游的计划。邹远见意见没法达成一致,躺在那儿想了一会儿,忽然轻手轻脚带上门出去了。

 

于锋苦逼得很,最近背书背得他感觉自己就剩层皮在这世上苟延残喘,他有点怪癖,在寝室里人同学都在翻书,他就觉得吵,神经衰弱地背不下去,非跟逃荒似的逃到后山打坐,吸收天地灵气,这才觉得能够心静了。

邹远偷偷躲在树后头看了他一会儿,犹豫了很久,怕吓到他,轻喊了一声:“前辈?”

于锋抬起头,叹了口气。

“你啊。”

邹远看他一脸买足彩买一串好容易对了三场结果最后一场赌错了的便秘表情,于是谨慎地说:“我不是想来烦前辈,只是问问看前辈想不想假期一起出去玩。”

于锋仔细想想,觉得自己刚才那神情着实不妥,又温和道:“小远,我不是因为觉得你来不好所以才.......嗯,我就是,觉得没怎么复习,有点生自己的气,抱歉。”

邹远笑笑,坐在他旁边捏了捏他的脸,于锋有点尴尬,你说这一个二十岁的糙男人一张风吹日晒的脸有什么好捏的?可他偏就捏得自得其乐,还笑了笑,伸过头亲了一口。

“前辈说什么都好,我不会和前辈生气。”

于锋顿时觉得自己又有点臊得慌,好在他还记得邹远方才问题,清了清嗓子:“那个....你放假想去哪儿?”

邹远闭了闭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笑容来。

“有前辈的地方,哪儿都好。”


评论(12)
热度(93)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