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31】

好久不见!!!!!

朋友们!!!!!你们还好吗!!!!!

值此许斌同志过生日的良辰佳节,让我们携起手来,

共同祝福这所有的所有!!!!!!




那场考试给孙翔带来的伤害整整持续了一个礼拜——刘小别和唐昊没事儿就挤兑他,连辅导员也把他从寝室里拖出去倾心长谈,“咱们也是大二的学生了,这么点儿小事还用别人嘱咐吗?考试,这可是学生的大事,你说是不是啊孙翔,一失足成千古恨,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孙翔听得脑浆炸裂,他一个艺术生,平生最听不得别人跟他拽文,就得是周泽楷那样简明易懂的男频小说才能让他沉迷,辅导员一席荒腔走板的文言文砸过来,小孙同志登时两腿一软,顺着墙根出溜下去,做出头昏脑涨的姿势哀怨道:“老师,我不行了……哎哟,头晕,我那天就是带病去的,我觉得我身体还是不舒服……”

他们辅导员是个女的,三十多岁,长期面对一拨又一拨牛逼哄哄的熊孩子们仿佛已经提前进入了更年期,此时看着孙翔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小样子,心里头就立刻洒满了母性的伟大光辉。

她给孙翔准了一个礼拜假。

……孙翔活蹦乱跳地就回寝室显摆去了。

 

孙翔这一个礼拜过得特别自由,白天出去跟周泽楷瞎溜,晚上才回来睡觉,或者反过来,白天跟唐昊光着脚丫子坐在床上联机,晚上就睡在周泽楷家。

刘小别认为这厮罪不可赦,已经可以择日问斩了。

 

刘小别同志身在IT精英云集的大计院,期末考表排列得活似一条密密麻麻的大长虫,日程上头每天都有一门以上的课等着他去临幸。

他成绩倒是不差,就是这个学期逃课太多——都用来跟许斌培养阶级感情去了,许老师催他好好上课,刘小别就耍赖,巴在许斌大腿上说你男人号称小诸葛,一个期末考试而已岂能奈得了他何。

结果小诸葛一看考表汗如雨下,哭着跟许斌说媳妇儿咱俩可能得小别胜新婚了——他需要考前突击,保守估计得一个礼拜。

许斌一手摸他的头,一手摸他家暴君,面容慈祥如同当世活佛:

“那你别给我打电话了,”许斌笑眯眯,“发短信也不行,你好好闭关。”

 

对比可见,孙翔这厮生活奢靡,着实欠揍。

 

备受高数和专业课蹂躏的刘小别伙同唐昊和邹远,在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无情地拽断了孙翔的网线。

孙翔“嗷”地一嗓子叫起来,正跟他视频语音同时聊的周泽楷瞬间没了影儿,企鹅上显示通话和视频中断,刘小别摘下他的耳机,面容冷峻道:“别挣扎了,现充,准备受死吧!”

孙翔:“…………………………”

周泽楷一个电话打过来,他还以为孙翔这边出了什么事,一被接听就着急地问道怎么了——接着唐昊语重心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小周?是你吗小周?你说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呢,孙翔同志本来革命意志就不坚定,你们这样搞对象,简直是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践踏!”

周泽楷:“…………………………”

邹远实在不忍心放任唐昊苛责对面那个一头雾水的网络小说作家,赶紧把手机接过来解释了两句,周泽楷听明白了,又是不安又是好笑,最后也只能颇为无奈地交代一句别欺负孙翔。

邹远嗯了一声,带着微笑合上手机。

“一枪穿云说别欺负他。”

刘小别微笑。

唐昊微笑。

 

Get√

 

可当三人抬起胳膊腿儿一块儿扑腾的孙翔正准备走向门框的时候,头顶的日光灯忽然毫无预兆地跳了一跳,接着连一点声息也没有,整个房间就全面陷入了黑暗。

“卧槽怎么回事?!”

“谁关的灯!!!!!!!!!!!!!”

“跳闸了吧……”

“——妈的你们敢不敢不要把我扔在地上啊!”

 

邹远去找了一趟宿管阿姨——整个寝室里没在阿姨那儿留下过晚归记录和黑历史的就他一个,阿姨板着脸过来检查了一遍电闸,发现没什么问题,可能是灯管太旧了,邹远乖巧地问什么时候能换,阿姨眼睛一瞪:“现在都几点了!你们怎么还没睡觉!要换也是明天换,赶紧睡觉去!”

邹远回来通知他们这个不幸的消息,寝室里只有唐昊有一盏充电台灯,其他人的都是普通款式,因为他们学校平时不熄灯不断电,也就没人想到还会有这种紧急情况发生。

唐昊把他那盏粉红色的充电台灯放到寝室中间的椅子上,四个人围坐一圈,面色严肃,一言不发,活像是某种邪教的复活仪式。

刘小别扫视一圈,每个人脸上都被台灯的白光衬托得愁眉苦脸,他咳嗽了一声:

 

“我要复习。”

 

唐昊白了他一眼,“我台灯只能撑半小时。”

 

刘小别生出了天地之大无处是我家的凄凉感慨,几千年前也有一个闲极无聊的大老爷们儿产生了同样的思索,当时他站在高高的悬崖边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觉自己空虚寂寞冷,急需找个对象慰藉身心。

刘小别也这么觉得。

 

他思来想去,还是偷偷摸摸地拿着手机去了阳台。茫茫黑夜里他对着许斌的号码深吸了一口气,许斌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来时他几乎感觉到自己脸颊一阵滚烫。

结果他张嘴就是:

“许老师,我现在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许斌低低地笑了一声,“真没想到你能忍到现在才打电话。”

刘小别抬头望望天,心里觉得自己又委屈又幸运,他不是那个千古唯一的可怜人,至少他还有个男朋友。

“哎,许老师,”天上万千寂寞星辰陪他一同微笑,“我可真想你。”


TBC


评论(16)
热度(131)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