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BO:weibo.com/taranlily
ASK:ask.fm/Taranlily
WEEBLY:taranlily.weebly.com/

大学生了没【30】

红酥手,黄藤酒,两个黄鹂鸣翠柳。

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鹭上青天。

这位美女,可否借在下胸脯一看?

 

 

 

要想知道唐昊究竟等到邹远没有,我们先要来依次解答几个难度略逊的问题:比如人类的起源究竟是什么?比如究竟有没有外星人存在?比如时空旅行究竟有无可能?

以上,搞笑。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等邹远送过于锋,自己蹑手蹑脚回寝室的时候,刘小别正敲着二郎腿笑得甜丝丝的,也不知道在和谁聊微信,孙翔那张乱七八糟的床上空空荡荡,而唐昊——哦,唐昊,我们的朋友。

唐昊抱着他的泡面靠在椅子上,拧紧眉头睡着了。

邹远静悄悄走过去,刘小别望着他的背影看了看,打了个哈欠。心有灵犀似的,这时候他手机屏幕上探头探脑冒出来一条绿油油的文字泡:

“还不睡?”

刘小别低头瞧见了,揉着眼默声笑笑,回复道:“快了。”想了想,又补充上一句:“许老师怎么不睡?又在批作业?”

邹远低下头看着唐昊睡得打呼,有些歉疚又有点想笑,于是十分苦恼地抓抓后颈,转头小声和刘小别打商量:“你觉得我叫他还是不叫?”

绿油油的文字泡又冒出来一只:“在陪暴君玩儿。”

刘小别啧一声,有些郁卒。

一个郁卒的刘小别幽幽投以邹远一瞥,漠然答道:

“听从你内心的召唤。”

“....................”

 

次日晨间十时许,唐昊咂着嘴悠悠醒转,明明意识早就清醒过来,可双眼的眼皮却好像被胶水黏住了一般无法轻易睁开。然而今早的唐昊早已不是曾经模样,他有必须要做的事和未竟的心愿,受一股强大精神力的支撑,唐昊有如神助,他死死按住椅子下摆,克制住颈间处隐隐酸痛,大喝一声,双目圆瞪,目眦欲裂。说时迟那时快,有什么东西迅速从他眼皮上弹离开去,登时眼前万般轻松,十方世界一片清静。

唐昊喜不自胜,莫非这就是传说中得道升仙的那一刻?世俗的枷锁,人生的羁绊化为实体,从身体中剥离,化为一缕青.............

唐昊低下头。

黏住他眼皮的那两片即时贴可怜兮兮地蜷起身子黏在一块,粉色。

一张上书:“唐昊快上床睡觉啦,下面冷。”

另一张上书:“唐昊快起来,不是说今天下午有考试吗?我和刘小别去图书馆占座,拜拜。”

唐昊攥紧字条,痛苦地闭上眼,他的胃醒了,正在肚里大声哭闹。

这依然是一个俗不可耐的清晨。

 

当了一早的假学霸,正午过后被重点折腾得元气大伤的刘小别两只胳膊挂在长椅背上,大喇喇敞着腿闭目养神。许斌坐在他旁边打电话, 大多数时间只听不讲,偶尔嗯一两声,倒像是忽然醒转过来一般,带着轻微黏腻鼻音。这天下午四点刚过,校园沉溺于虚假安宁之中,从两点三十分开始的考试还未结束,整个文理学区的空气之中藏着稀薄的紧张气息。

许斌打完了电话,转过头看见刘小别眼睛故意闭得死紧,眼皮都起了皱,哭笑不得。

“我说....”

“嘘——”刘小别竖起食指抵住他嘴唇,保持着低劣装睡姿势缓缓道:“系统休眠中。”

“.....直接关机成吗。”

“系统希望你对它好一点。”

许斌玩心起,单边胳膊压住椅背支撑着身体,转脸看看这人,饶有兴味地继续道:“开机吗?”

刘小别闭着眼笑,点了点上唇:“You decide.”

许斌思索着张张嘴,还未待答话,忽然身后雷霆万钧引擎声起,由远及近,一辆金属杆亮得刺眼的哈雷机车驶到他俩近前,忽然轮胎擦地,整个车身横漂卡位。开车的黑皮衣头盔青年长腿点地,耀武扬威地重重扳了两把油门,焦虑不安抱着他腰的白衣青年瞬间以更加忧愁的姿势紧了紧胳膊。

黑色青年摘下头盔甩甩头,眯起眼瞪着教学楼前面看板望眼欲穿,身后那位实在是看不下去,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没等话音落,对方就面红耳赤吼起来:“我就算没戴隐形只要用力也能看见!周泽楷你好烦啊!”

用力.......

许斌觉得这可真是充满了槽点的一个下午,再回头看看刘小别却见身边那人眼睛都瞪直了,感受到他瞥过来的视线,压低了声音凑上去问道:“现在几点?”

与此同时,跨坐于哈雷机车上的黑衣青年踌躇满志地宣布:“我考试去了!假期见!不要坑啊!!”

许斌低头看看手机,一怔,抬头就见那位动作敏捷矫健地——跳下摩托——扔头盔给白衣男——头也不回地跨过三级阶梯飞奔进教学楼。

一瞬。

叮铃铃铃....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




 

 

评论(11)
热度(109)

© 水火 | Powered by LOFTER